犹太人拍片
感谢上海二战庇护

多名犹太人在短片中感谢中国上海在二战时期的收留。他们手持白纸,以中英双语表达是曾在上海避难的犹太人。

多名犹太人在短片中感谢中国上海在二战时期的收留。他们手持白纸,以中英双语表达是曾在上海避难的犹太人。

(上海29日讯)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馆最近特地拍摄一部公益宣传片《谢谢上海》,一群曾在上海避难的犹太人或其后代,在片中手举中文“谢谢”的牌子,感谢上海在犹太难民无人收容时伸出援手。

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也在片中现身致谢,“我们永远感谢你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1938年32国代表在法国埃维安开会后,西方主要国家都不愿再接纳大量的犹太难民。除了中美洲多米尼加,上海是唯一仍向犹太人开放的避难地。

接收超过各国人数总和

联合国的统计数据显示,从1933至1944年,上海至少接纳近3万名来自欧洲各国的犹太人。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对大屠杀的研究表明,上海在当时接收的犹太人超过加拿大、澳洲、纽西兰、南非和印度接收人数的总和。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以色列宣传片的导演马尔伽利斯说,他的团队从拍摄前4个月开始准备,用了3天在以色列国内拍摄。

他们走访海法、特拉维夫、死海等地,录制上百段人物影片,包括在上海长大的犹太难民、上海姐妹城市海法市市长亚哈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曼、著名魔术师海滋·丁等。

马尔伽利斯说:“后来难民中的大部分人都曾回访过上海,看看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他们的回忆。”

居住地穷治安差

“上海隔都”(Shanghai Ghetto)的生活并非天堂。这块位于今天上海虹口区南部和杨浦区西南部,仅有2.6平方公里的地方,是上海当时最穷、治安最差的地方。

美国前财政部长、曾在上海居住的犹太人布鲁门撒在著作《从流放到华盛顿:20世纪领袖回忆录》中写到,习惯了柏林和维也纳的温和天气,上海的夏天潮湿又闷热,冬天则异常寒冷。

“电力不稳定,卫生条件差,疾病横行,加上法治欠缺,腐败猖獗,这种环境,对许多新移民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联合国大屠杀研究的资料显示,在犹太难民医院建立前,上海的医院救治不少犹太难民,而虹口区居民也克服种种困难,为犹太难民提供住宿。

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于2008年开始收集记录当时居住在上海的犹太难民,纪念馆网站称,数据库目前已有逾3000条的记录。

该馆是上海现存最重要的犹太历史建筑之一,包括20世纪初建成的摩西会堂旧址,以及两个展览馆。

二战期间,前中华民国驻维也纳领事馆总领事何凤山签发签证给奥地利的犹太人,使数千名犹太人幸免于难。

二战期间,前中华民国驻维也纳领事馆总领事何凤山签发签证给奥地利的犹太人,使数千名犹太人幸免于难。

中国版辛德勒
领事救千难民

犹太人歌德斯德堡在2012年对《多伦多星报》指出,他在17岁(1938年)的时候,曾为了自己和家人的一张出国签证,奔波于一家又一家外国使馆之间。在进入中国使馆前,他得到的全是否定答案。

他指出,中国总领事何凤山当时毫不迟疑地批出签证,并让他翌日尽可能多带几本护照过来,结果他带来18本护照,全都获得中国签证。

“说实话,我当时甚至不知道中国在哪里。”

不顾上司反对发签证

1938年11月9日至10日凌晨,纳粹党员与党卫队袭击德国全境的犹太人后(史称“水晶之夜”),纳粹对犹太人迫害升级。为避免关入集中营,犹太人被迫逃亡。但西方主要国家拒绝接受大量犹太移民。

何凤山1937年被派驻奥地利。罗尔·华伦堡国际基金会的资料显示,在担任维也纳总领事的前3个月里,他不顾上司、驻德国大使陈介的反对,共发出1200份签证。

他女儿何曼礼则估计,父亲拯救了数千犹太人。

1938年12月,7000名犹太人穿越边境前往意大利和瑞士,大部分人都持有中国签证。

然而没有人为何凤山拍一部《辛德勒的名单》。

授“国际义人”荣誉

直至1997年过世后,他的名字才重新被人提起。2001年,何凤山被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授予“国际义人”荣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