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谢罪访华计划搁浅!

下月3日,安倍首相是否访华,原是备受关注的政治课题。但他已断然拒绝中国之邀,谢罪访华计划的搁浅,又成为中日关系另一新挫折。

安倍自2012年底再问鼎首相宝座以来,走遍世界各国,偏偏一直无法坦荡访华,使两国关系处于“经热政冷”状态,异乎寻常。

归根结底,那是安倍个人因素所致,是其厌华立场与扩军路线惹来的麻烦。

回想上世纪70年代,在安倍叔父佐藤荣作前首相等鹰派政客猛烈反对下,田中角荣首相仍坚持访华,为修复中日友好关系做出极大贡献。

安倍是鹰派代表人物,不仅厌华如叔父,还放弃坚持了70年的和平非战主义,通过扩大解释等不正当手法,欲与美国以强大军力联手控制环球,或让日本兵力“国际化”,而中国却大力反对美国单独或美日称霸,这就注定了安倍与华格格不入,针锋相对,被列为不受欢迎之日相。

安倍当家,比外长更勤勉,风尘仆仆出访,每到一处,必拉帮结伙,大派红包,甚至不惜对与华失和的国家提供武器等军援,或洋洋得意大谈“人权”和“自由民主”,暗地里反共产主义,虽没指名道姓,但明眼人看得出,是针对中国而发声,而他这一厌华、对华不友善的立场,原是日本亲美右派的基本立场,安倍既是他们推举的政客、代言人,大力推行此路线也是理所当然,不足为奇。

日本对华恩将仇报

中日两国关系,源远流长,亲如兄弟。

日本自古向中国取经,拜华为师,情理上应和睦共处,共同抵御西方帝国主义或霸权的打压侵犯。

重礼仪和仁义道德的日本,也理应对一衣带水的恩师以礼相待,更何况,日本战败时,蒋介石“以德报怨”;毛周均以索偿会加重日本人民经济负担为由而拒之。

可日本右派政客都把这一切历史恩怨与特殊背景忘个清光,反而恩将仇报,以中国为假想敌国,还说不该给中国经济援助!如今中国举行抗日战胜纪念活动,也并非反日,而是反其“军国主义”,这恶劣思想不反,还待何时?难道安倍对此恶毒思想情有所钟?

在安倍看来,共产主义该消灭,世上不容它存在,故跟美国在太平洋上组第一、第二岛链围堵中国。

实际上,小小寰球理应多元化,共生共荣,是百川归海,有容乃大之天地,安倍可想过,人口仅1.3亿的日本与13亿的大国中国为敌,13对1,等于自己被孤立!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安倍口口声声说开着对话之窗,等待中国来,但没等中国伸手言和,却大建堵华高墙,散播刺激中国领导人神经的言论和做出令人不愉快的言行如否认侵略、重整军备、由太太代表参拜军国主义象征的靖国神社等,讲一套,做一套,谁会相信他?

厌华外交无建设性

前些时候,中方要安倍遵守去年两国达成的4原则,才举行习安会,即: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二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三通过对话解决紧张局势造成的危机;四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以构建政治互信。

的确,假如一个欠缺善意者来访,不如不迎,免伤和气,不欢而散。

实际上,安倍不愿遵守,也怕难堪,掉入中国制造“战败国首脑谢罪访华”陷阱,故放弃访华,意味着习安会已成破局。

他为了其右派理想,可抛弃中日友好之至高利益,前者比后者重要。

当然,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也是使他不得不打消中国行念头的一因。

日前,报道说安倍吐血,健康欠佳,不管真假,其人气大不如前,在即将到来的参议院选举中也会大败,故无人挑战党总裁选,即使胜了,党在选举中败北,也无法当首相,不如以静待变,等安倍下台后才打算。

安倍的厌华外交,显然是个毫无建设性的政治路线,反之,取代他的新首相如能悬崖勒马,以和为贵,继续把日本的和平非战精神发挥淋漓尽致,视中日友好为国家至上利益,则新首相必定与安倍不同,会在亚洲地区吹来一股新气息,造福亚洲人民。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