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电影梦

150831D01_C1711-5 (1)

国庆日特辑

不知不觉由电台DJ张吉安主持的《安全考古地带》节目已满10周岁了。10年前当他开台不久就曾访问过他,真是“十年一觉杨州梦”。10年人事几番新,但张吉安对电影以及对广播的热情未改。

趁国庆日将至,特走访他谈十年广播的回首,和电影中的“爱国”面貌!

电台 篇:评论电影节目主轴

《安全考古地带》满10周年,张吉安表示很庆幸,因他没想到该节目能坚持这么久。

“这是我进入电台的第一个节目。当年也是爱FM第一天开台的第一个节目,2005年4月1日晚上9点开播。”

《安全考古地带》刚开始半年都是大马的独立导演上节目,因那时一些马来西亚新导演在国际影展频频拿奖,引起关注。张吉安笑言,几乎所有的大马独立导演都在节目中亮过相,他也因此看了无数的大马独立电影作品。为期半年后,节目则进入以评论电影为主,也开始办电影欣赏会,当中与雪华堂和本报配合最频密。再后来内容慢慢扩张至剧场,跨界艺术,包括电影节、艺术节,艺术评论与画展等,越来越多元化。

“从影像到跨界艺术,其实是回归八大艺术,但节目的基调还是以电影为主轴。刚开始节目也面对考验,听众无法接受冷门电影,尤其雅思敏阿末(Yasmin Ahmad)上节目,全程用马来语交流,有听众来电投诉。”雅思敏阿末私下对他说,其实这还是她第一次受邀上国家的电台亮声。

早期很少电台会做电影评论,即使有也仅限上映的院线电影,而《安全考古地带》则对海外电影、世界各地独立电影来做评论分析。因主持节目的因缘,他也以非天主教徒的身分,被推选为天主教团体举办的“国际宗教电影协会”评审员,为每个影展所设立的“人道精神奖”担任评审工作。评审标准以人道主义与关怀弱势族群为主。张吉安担任过两次评审工作——伊朗国际影展以及香港世界华人纪录片奖。

“马来西亚电影新浪潮”昙花一现

10年过去,张吉安现感觉很平静。“不像七、八年前有很多感慨,10年里见证了电影与世事的改变,很多东西都是昙花一现,像当年很多人以为“马来西亚的电影新浪潮”会出现,很渴望与仰望,但其实还不成熟,昙花一现而已。”现他学会处之泰然,那不是停顿或满足现状,只是明白与学习如何安住当下。

电影篇:电影教育工作推手

走过10年,张吉安分享印象最深刻两个事件都与蔡明亮有关。

“当年是‘第70届亚太影展’,我国是主办国,蔡明亮的《天边一朵云》入围,但却不允许播映。蔡明亮很纳闷,我通过电邮联络他,决定为他办一场分享会,结果很轰动,吸引了无数观众前来,那是我第一次办导演交流会。 ”

第二回是蔡明亮的《黑眼圈》在国内被禁演,他在部落客写《黑眼圈》被禁七宗罪,结果被网络媒体转贴,引起网友声援,最后影片成功解禁。他为《黑眼圈》办了3场交流会,其中一场还在本报举行。这也是蔡明亮的影片第一次正式在大马戏院上映。

培养听众欣赏非主流电影

《安全考古地带》踏入10周年,张吉安欣慰培养了一群学习欣赏非主流电影的听众。他通过节目,成了推广电影教育工作的推手。

2013年11月,“空中电台”变成“具体的硬体”,张吉安成立“茨厂街·乡音馆”,发挥多元艺术空间功能,除播电影,也结合其他文化艺术,直接与听众见面。2014年11月一场暴风雨吹塌屋顶,导致内部严重受损,,只好暂停休业。后因缘具足下,今年2月1日在新山成立《吉安泰祥·乡音馆》,继续播放电影。

爱国篇:家在我心才是爱国

国庆日将至,很多人都会怀念当年雅思敏阿末在国庆日的“国油广告”。张吉安也由于节目的关系与雅思敏阿变成好朋友。

“雅思敏阿末的国庆广告很不一样,这可能是她生命过程与一般人不一样,她的生活有印度人与华人朋友,感情生活也一样。可以说她的生活就是马来西亚的缩影,加上她观察生活的敏锐度很高,很勇敢,处理角度不一样,不会自我设限,即使敏感的课题,会采用幽默手法去碰触。她的电影语言比一般导演丰富得多。”

发现彼差异处理差异

张吉安表示雅思敏阿末的影片很多元族群,广告也如此,不仅现实也写实。“她最后一个国庆公益广告《Tan Hong Meng》印象很深刻,用小学生的眼光来看国家,3至4个系列,找3至4个不同种族的小学生对话。该广告后来在康城影展非竞赛的广告单元获奖。她的国庆广告不造作,不像一般国庆广告刻意宣扬和蔼可亲、相亲相爱与互相包容。她敢拍冲突与矛盾,因家人都会有冲突,更何况是不同的族群!但她要拍的是如何在冲突中找到认同,发现彼此的差异,认真对待差异,而不是不敢面对,故意去粉饰。 ”

张吉安对雅思敏阿末的电影都很喜欢,他的一位香港媒体朋友看了《单眼皮·Sepet》 向他分享,当女主角祈完祷后打开衣橱,背景是金城武的海报,然后是许冠杰的歌曲《世事如棋》,朋友才明白马来西亚的族群原生态如此多元。张吉安强调雅思敏阿末的电影让海外观众看到一个较真实马来西亚社会。

“或许我们可以说看比南利(P. Ramlee)的电影,可看到当年的马来亚;看雅思敏阿末的电影则看到独立后21世纪的马来西亚,他们各自还原那个时代的原貌。”

雅思敏阿末在去世前曾拍了短片《Malaysia Artists For Unity》,找了70位各领域艺人,包括张吉安,当中写了一首歌名为《Here in my Home》,那时因为在308之前,她感慨国家由于种族政治陷入混乱。“把这里当家,爱这个家,就等于爱国,不是挂在嘴巴的爱,可惜一拍完她就去世,原本我要将歌译成中文,歌名为《家在我心》,但因她去世也无下文了。 ”

“家在我心”才是真实的爱国,张吉安认为要通过媒体广播提醒要爱国是一种悲哀。“只要认同这个家,找到身分认同,就是真正爱国,如雅思敏阿末电影中的许多结束场景,是开放式的,爱国也一样,有各种想象空间,各种姿态,不要停留在说教的层面。 ”

张吉安与雅思敏阿末私下是好朋友。

张吉安简介

◆电影系讲师、乡音采集人、行为艺术工作者、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发起人、《茨厂家·乡音馆》、《吉安泰祥·乡音馆》馆长。

◆出版著作包括《乡音考古:行为采集 · 民俗演祭》、《乡音回家》专辑、《八府巡按·八音乩童》。

访问结束前,询及张吉安有什么新计划?“目前我正准备拍电影,现在写剧本,以60年的故事为背景,讲叙茨厂街与半山芭的人与事,是部剧情片。希望明年可顺利开拍。”

报道:心然 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