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眼中的多元之道

在外籍人士的眼中,马来西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这里指的不是游客,而是长居大马的外国人。他们跳出属于自己的文化世界,进入一个陌生的新环境,展开全新的生活,适应本土的文化习俗,调整自己的心态,整个过程并不是1、2天的事情。

在这个即将迈入58岁的国家,他们或许对大马少了一份家乡情,但却视它为“第二家园”。

他们在这片土地建立家庭,为梦想拼搏,所付出的努力,不比你我少;所面对的困境,可能比你我还多。

对大部分长居大马的外国人而言,这个国家的多元种族和文化是最大的吸引力;然而,事情不尽然那么完美。“多元”就像两刃的剑,它可以为你的生活带来乐趣,也可以让你遭受不公平的待遇。那他们可以做些什么?适应、接受、调整是李中平、安东尼和朱迪的在马生活之道。

中国
李中平:优势独特人民友善

150830D02_C1277-5

在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创新生活,各种挑战迎面而来,李中平获得很多本地人在业务和生活上提供协助。

马来西亚中资企业协会执行会长李中平在1996年从中国出差来马第一次体验了本土的多元文化之美,当时他的心中对马来西亚藏下了一份依恋情怀。

他回忆90年代的大马,它仿佛上了一层淡雅的妆饰,流露出纯朴、清新之感。在两个星期里,他除了考察了西马的主要城市,还到访了新开张不久的吉隆坡塔,也顺道去了马六甲野新探望笔友一家人。

“我在马六甲亲身体验了乡村文化,一大早到橡胶园看工人割胶,然后逛菜市场,看到一幅幅和谐的画面,各民族间的融合感,在乡村里尤其浓厚。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这个国家。”

在他眼中,他看到的马来西亚有着独特的优势——政治局势稳定、经济发展平稳、各族和睦共处、自然环境优美。当时的他在想:“如果有机会在大马生活也很不错!”约2年后,他如愿以偿。

适应本土华语

1998年,李中平迎娶了本地新娘,正式在马定居,并经营自己的生意。在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创新生活,各种挑战迎面而来,必须考虑到种种的因素。庆幸的是,他感受到大马人的友善,也获得很多人在业务和生活上的协助。在这富有人情味的国家,他一家四口生活得舒适安稳。

谈及来马首先面对的挑战,他提到了语言。大马华裔的华语参杂了很多其他语言,他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我可以说华语、粤语和英语,只不过本地人在华语中参杂了马来语、福建话、客话的,有时会令我摸不着头脑。我会说一点点马来语,像是‘minum’、‘berapa’、‘teh tarik’、‘pergi mana’等等的简单词句,以应付日常生活的需要,同时也可以和马来朋友拉近距离。”

勇于尝试美食

论美食,马来西亚是实至名归的美食天堂。无论是中餐、马来餐或印度餐,他都“来者不拒”,椰浆饭和印度煎饼更是他的最爱。原本在中国很少喝咖啡的他,来到大马生活后无咖啡不欢,也认识到许多不同种类的咖啡。

“我曾经闹了一个笑话。有一次,我问朋友什么是咖啡‘鸟’?引来一阵大笑后,他才解释那是咖啡‘乌’!基本上,饮食上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是一个勇于尝试任何美食的人。”

有一件事情,令他永生难忘,那就是经历了两次患上骨痛热症的痛苦。1998年刚来马就患上骨痛热症,接着在2013年又再次患上,令他苦不堪言。骨痛热症是大马最严重的一项由黑斑蚊传染的疾病,它极度普遍,亦极度危险,他时常提醒来马的中国朋友需要小心防备。

他个人觉得大马的治安状况整体还算安全,但是在有些地区也存在着治安日益欠佳的情况 ,希望警方和相关当局重视社会治安的问题,毕竟关系到老百姓的民生和游客的安全。

李中平旗下的公司有投资、贸易,也有从事旅游度假生意。丰富的生态及海岛度假资源也是大马的一大特色,深受国内外游客的欢迎。知名度高的旅游胜地非岛屿莫属,如西巴丹岛、热浪岛、邦咯岛、刁曼岛等等;另外,热带雨林旅游区如金马仑、国家公园、东马雨林都很旺热,再加上各州旅游度假名盛景点,好去处多不胜数。

吸引中资企业

身为一名商人,他也认为大马是一个理想的投资地。与其他国家比较,海外投资者对大马产业市场的稳定深具信心,在价格合理化、强大投资法及经济展望保持稳定的情况下,促使大马成为理想的产业投资市场。

“随着中马关系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到马来西亚投资创业,开展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与本地企业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在2000年以后,中资企业在金融、贸易、建筑、能源、航空、海运、电信、电力、教育、旅游和餐饮等各个领域崭露头角,增长速度非常迅猛。”

他相信中马双边贸易额在2013年开始突破1000亿美元(约4200亿令吉);马来西亚连续7年成为中国在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等等,这些都是和中资企业在马投资持续增长是分不开的。为了达到两国领导人期望双边贸易额在2017年达到1600亿美元(约6720亿令吉)的目标,他期待更多中国企业来马投资。当然,为了吸引更多中资企业来马,他希望大马政府提供更多签证方面的便利。

聆听人民需求

“多年来,大马在这方面确实有不少进步,但希望能够再有所改善。此外,大马政府早前宣布,中国普通公务护照及中国团体游客赴马将享有免签证待遇,可却迟迟未看到落实,但愿脚步能够更快一点。”

他说,大马是一个民主体制比较成熟的国家,政府高官和议员们都很亲民。议员们可以更多地聆听人民的心声,了解人民的需求,建议政府制定更多利民政策,从而推动经济成长与发展,加强对外投资与经贸合作,鼓励更多大马企业走向东盟,走向世界。

150830D02_C1249-5

在这富有人情味的国家,李中平一家四口生活得舒适安稳。

美国
安东尼:乐于体验文化差异

150830D02_C1516-5

来到大马生活,安东尼亲身体验文化上的差异,虽必须重新适应和学习,但他乐在其中。

安东尼甘多佛米兰迪(Anthony Gandolfo Miranti)在美国念书时认识了现任的大马巫裔太太。在交往时,他提到说忍受不了美国寒冷的冬天,希望可以到热带国家生活一段日子。两人在1996年结婚后回马,一直到2001年再回到美国居住约3年半,2005年才正式定居于大马。

倾心于新世界

首次来到大马,对一个美国人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一个全新的世界,他马上倾心于它。(最重要是不会太冷!)大马人多数会说英语,语言隔阂完全解除,他可以一个人到任何地方,与任何人交流沟通。

“在马生活了约11年,我可以说一点点马来语。”比如?他现场示范:“Sikit sikit boleh,tapi tak bagus.”接着马上笑说:“我太太也没教我太多,而且她的英语比我还要好!我们主要是以英语沟通。”

1996年来到大马之初,大马的面貌与现今截然不同。他记得,大马那时正在搭建目前世界排名第5的摩天大楼——双峰塔。一天,他刚好在那附近,抬头仰望在建造中的宏伟建筑,而他周遭的环境是鸡鸭成群、牛只悠闲吃草的乡村氛围;此时,那座高耸钢铁看起来多么的格格不入、多么的超现实!他心想:“好吧,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他指出,美国人对马来西亚的了解不多。在亚洲国家之中,他们比较熟悉的是印尼、泰国和新加坡。来到大马生活,他亲身体验了文化上的差异,生活习惯、饮食、节庆、思维等等,必须重新适应和学习,但他乐在其中。

“我很爱吃辣,马来餐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不过最爱的还是印度餐。坦白说,我是近几年体重才开始增加的,因为刚来马时还没能完全适应本地饮食,食物味道不是大问题,我更在意的是‘口感’。

“比如,我无法接受珍珠奶茶。我第一次尝试是在台湾,喝第一口感觉还不错,可是当我‘不小心’吃到那一颗颗的‘珍珠’时,我快吐出来了!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我们鲜少在饮料中参入其他配料,所以一开始会感觉很恶心。大马也很流行类似的饮料,习惯了就没问题。”

欢庆华巫大节庆

目前在大学里担任讲师的安东尼非常享受在大马的生活,直到今天,各种新发现仍让他感到新奇。他特别喜欢欢庆佳节,可以享尽各种美食是最大的乐趣,同时也可以发现大马文化的脉动,在节日庆典背后所蕴含的深层意义。

原来,太太的父母是异族同婚,母亲是华裔。每一年,他们欢庆华裔和巫裔的重大节庆,即农历新年和开斋节。两个不同文化的节日、不同的庆祝方式背後,有着渊源的历史源由和意义,充满了不同的文化特色,令他感受极深。

“只不过,我有时会想念美国的冬天。以前,我最讨厌在冬天铲雪,现在我很怀念铲雪的时光。大马的天气实在太热了!我以前经常到户外跑步,后来因为天气炎热和空气污染就减少了。”

不同观点自我警惕

我国的空气污染指数偏高,有时甚至上升到不健康水平,这种空气素质十分令他担忧。他支持环境绿化,减少碳排放,提倡可再生能源。大马的光能很充足,他希望各界人士善用太阳能取代不可再生能源。

另一方面,安东尼察觉一些大马人对美国人的误解,认为美国人一般都不孝顺父母,总让年老的父母住进安老院。

“这当然不是事实!可是很多人对美国人还是有这种刻板印象。不过,这也帮助我找到一个平衡点,看到不同的人对不同国籍人士或族群的各种观点,借此来警惕自己。”

大马人渴望求变

在现今的马来西亚,他坦言看到了一个很好的现象。许多本地人开始致力于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以前,他可以从本地人的身上感受到一种负面心态,安于现状,不想做出任何改变;现在,很多人开始以行动证明对改变渴求的决心。

150830D02_C636-5

这座双峰塔当年令安东尼印象深刻,如今也时不时带着儿子们重游。

非洲肯亚
朱迪佛菈:融入多元生活

150830D02_C1246-5

朱迪特别喜爱传统马来服装,还自豪的说:“我共有6件呢!”

来自非洲肯亚的朱迪佛菈来马生活已有8年。她19岁来马深造,毕业后想往另一阶段挑战,对在一个多元种族与文化的国家展开职业生涯满怀期待。

在找工作期间,来自各方的负面意见令她忧虑,多数人认为她不谙马来语,又非马来西亚公民,一定很难找到工作。结果,她很快找到了一份媒体公关的工作。

“我记得那间公司的老板说:‘我们不以种族、肤色、国籍论断一个人的才能。’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放慢语调减低误解

在一个国家生活久了,她也学会了一些日常用语。有时,同事会使用马来语跟她沟通,她大略可听懂。原来,一些马来语与肯亚通用语——斯瓦希里语相似,如Sabun、Dunia等等,这让她更容易学习和记得。

与大马各族一同共事,朱迪看到他们的思想开放,愿意接受不同国籍的她,并帮助她适应社群之中,融入三大种族的多元生活。

“首先,要学习与别人沟通。以前我说的英语有很重的乡音,而且说话速度很快,别人可能很难听懂。所以,我努力学习发音准确、语调放慢、内容有条理,才能减少沟通上的困难和误解。”

感受乡村人的热情

目前,她在拉曼大学(UTAR)担任业务发展经理助理。在工作、学业、生活上,她结识了很多友族朋友。农历新年,华裔友人邀她到他们家拜年;屠妖节,印裔友人把她接到家里同欢庆;今年的开斋节,她前往吉打州的一个马来乡村度过了愉快的6天。

在往吉打州出发前,她心中充满担忧,不断地自问:“当地人可以接受我吗?”到达目的地后,她第一感受到的是乡村人的热情,他们不因其肤色投以异样眼光,而是把她视为一家人。

“我的马来语不太能和他们沟通,他们又不谙英语,但语言并没有成为我们之间的隔阂。他们非常喜欢我穿传统马来服装(Baju kurung),每天都会让我穿上他们的衣服,这个小小的举动让我倍感温馨。

“在那段期间,我们每天拜访不同的马来家庭,与他们一起坐在地上用餐、用手进食、学习制作竹筒饭、品尝榴等等,做他们平常做的事,融入纯朴的文化、简单的生活。而且,他们看到我也不会露出担忧、不屑和轻蔑的神情,反之以喜乐的容颜取代,非常乐意接受我。”

肤色偏见常受挫

同时,朱迪也曾因肤色和国籍在马经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她曾被一间公司的保安人员拒于门外;曾在巴士或火车上一坐下,邻座的本地乘客就马上离开;搭乘德士,司机拒载非洲乘客;走在街上,随时会遇到警察临检。这些事时常重复发生,虽令她心情难过受挫,但也让她看清事实。

司机谩骂感错愕

有一次,她在上德士之前得知司机不用计程表,便询问他可否使用计程表。没想到,他望着她骂了一声粗俗字眼。她当时非常错愕,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遇到这种情况,我不会回嘴,也不争吵。为何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呢?任何种族或国籍的人都会危害社会,为何只针对非洲人?尤其在吉隆坡市区,这种对非洲人的偏见更显而易见。”

她记得第一次物色出租房子时,那位接洽人一看到她是非洲人就马上拒绝说:“我们不租给非洲人,看你也租不起吧!”她要求接洽人让她与屋主商谈,那人一口拒绝。不久,那人联络她,并给了她屋主的联络号码。

那位屋主告诉她,他有两名儿子在新加坡念书,租房的屋主就是一名非洲人,而且待他们非常好,因此他非常愿意把房子租给她,并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协助。

另外一次,她找到一名屋主准备出租房子。屋主曾听过很多关于非洲人的负面新闻,约出来见面得知她是非洲人感到非常害怕,而朱迪也明白她的心情。

“她经过我旁边,却不敢来跟我会面。过后,她才带着男友过来跟我一起谈,也‘勉强’答应让我租房子。相处了约一年半后,我在搬家前,她向我道歉,并坦言一直对非洲人都怀有偏见,而我令她对非洲人的印象改观了。”

从一开始对某个族群的不了解和误解,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才可以打开心结。若要把两者之间的鸿沟缩小,唯一的方式是学习了解对方。她愿意成为主动的一方,一层层解开彼此的隔阂。

“我知道自己不能争取到什么权益,但我会改变自己来适应这个社会。坦白说,本地人对非洲人的印象好像比以前更差了,相信是因为很多案件如诈骗、偷窃都与非洲人有关。我明白这一切关乎信任,彼此需要时间互相了解。”

增进跨文化交流

朱迪曾在补习中心担任补习老师。学生经常问道:“老师,你在大马是如何生存的?非洲是不是没有食物,所以你才过来这里?”面对这种问题,她会解释非洲真实的情况,他们也对非洲的文化产生兴趣。

“我多么希望有更多人了解我们的文化!我认为,大马的教育缺乏了国际文化项目,不仅是亚洲的文化,也应该注重少见少闻的国家文化,以提升学生与国际的连结,学习与外籍人士相处,增进跨文化交流。”

150830D02_C1250-5

今年的开斋节,朱迪在吉打州的一个马来乡村度过了难忘假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