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集会者一次比一次多
陈亚才:华裔摆脱5.13阴影

_@Archive_120515bytyc35

陈亚才:与马来同胞不同,华人是自己来,不会跟着领袖走。

(八打灵再也30日讯)时事评论员陈亚才指出,华人积极参与净选盟4集会显示华人已摆脱5·13事件的阴影,他们克服镇压及暴动的恐惧。

他说,以净选盟1、2、3及4集会华人出席率比较,可看到华裔子弟的变化。

华裔占集会者85%

陈亚才也是隆雪华堂执行长。他昨天参加首天大集会后,便在面子书提到,据其观察,现场集会者约有八成五是华裔。

他今天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净选盟1集会出席者85至90%是马来人,华人当时还对5·13事件有阴影,除了一些社运分子,其他人都不敢出来参与。

“第二次集会时,华人开始要参与,但不敢自己出来,就找了一群人一起参加,个人估计出席率大概是20%;而第三次集会已形成一股热潮,开始呼朋唤友,出席率大约40至50%。

“到了净选盟4集会,华人已经与过去不同,要确保自己安全才出来,而是自己决定了,不管其他人来不来都要参加,这是最大的差别。”

陈亚才认为,这显示华人已经克服恐惧感,即使执法单位在集会前发出各种禁令,他们的态度还是很坚定。

“即使会有催泪弹,已经没有心中的恐惧,甚至还做好被抓的准备。”

年轻人出席率高

陈亚才说,这次年轻人出席比率很高,从他们的身体语言可见他们的热情洋溢及勇敢,他们对能向国家表达是一种荣幸与自豪。

“我们常说年轻人是国家的希望,基本上这是很正面的反应,显示年轻人关注国家政治与经济问题,令人鼓舞。

“如果今天出席的只有1000至2000人,反而值得忧虑,因为这个国家正在面对大问题。”

他也说,这次集会进行34小时,但人潮散去又回来,且越来越多。

巫裔出席率靠政党动员
华社民间力量较强

对于马来人出席率偏低,陈亚才认为,马来社会的动员与政党有密切的关系,反观华社民间力量比较强。

他不否认民主行动党是积极推动,但华社靠政党的部分不多。

次日集会巫印裔增加

“马来社会没有中立及自主性的非政府组织,他们的民间组织也与政党有太紧密的关系,如今巫统与伊斯兰党内部发生问题,导致马来社会无所适从。

“他们对马来人的政治前景感到忧心忡忡是导致马来人出席率相对少的原因。”

不过,陈亚才说,这种情况在净选盟4集会第二天有所改变,马来人与印度人的出席率已提高,走到任何角落都能看到他们的踪影。

“昨天也是有马来群众跟着领袖来,但领袖走后就跟着走,华人则是自己来,不会跟着领袖走,跟马来人现象不同。”

针对华人出席率对马华而言有什么启示时,他说,华社已摆脱对政党的依赖,在没有马华支持下,民间却可动员男女老幼参与。

“马华要好好思量,要从另外的角度看到这个趋势,马华接下来要怎样赢得华人的信任与委托,将是他们更严峻的挑战。”

扭曲华人行动党主导集会
《前锋报》不怀好意

《马来西亚前锋报》指集会被华人及行动党主导,陈亚才说,这是一个不怀好意的扭曲。

他说,该报章避谈集会诉求,仅以肤色区分是不恰当的作法,因为净选盟1至4的集会诉求都不含种族课题,而是关注国家政治与经济危机,需要国家迫切处理的问题。

“如果因为单一出席率高就化为种族课题及忽视诉求,这是一个不怀好意的扭曲。”

两度现身集会
“马哈迪惊讶组织力量”

当提到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这两天动作频频,陈亚才认为,马哈迪应该对这些组织带动的力量感到惊讶。

“若仅从种族角度出发,敦马肯定不会出现,但他两次现身,可见支持者的诉求是不能忽视,也不能以种族课题而论,这应该是敦马的用意。”

他相信,马哈迪的想法与支持者的诉求是接近的,若他能抛开肤色,以大议题选择合作,反而会受到人民的尊重。

独家报道:郑依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