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的地方

我们每一天都要进食,也要排出;有进有出,身体才会健康,寿命会更长。

如此,人世间就要有一个方便的地方,大小来一个方便,这个地方要有一个名称,所以就叫茅坑、屎坑,文明后就叫方便处、厕所。

小的时候,住在山边胶林里,离家不远处,茅草芭边,地上挖一个约3尺宽的深坑,植起4根木柱,坑面架上两条木枋,四边薄板围起到肩膀,茅草盖顶,客家人叫它屎坑。其实茅草盖顶,应该叫茅坑。

到现在我都不会忘记,每一次下过一场大雨,屎坑的水就会满涨起来,走进屎坑,蹲在两根木枋,一方便就会叮咚叮咚响,像高山流水。草丛唧唧虫叫,远处阵阵蛙鸣,顶上树叶沙沙响。在胶林里去屎坑方便,有声音伴奏,另有一番趣味。

猪屎种蔬菜

年少时候,住到一块菜园地,父亲早上割胶,下午养猪种些菜。离家不远处,用木枋搭起一间猪寮,亚答盖顶,四周木板围起,地上铺上厚木板,留有斜度,替猪冲洗,猪屎就顺水流。猪寮后面,挖了一个大坑,让猪屎流入。在坑边架上两条木枋,筑起一间人用的屎坑,让人肚子里的残渣废物,排放在坑里。每一次我去排放,就会闻到猪屎味,阵阵飘放;低头看,一堆堆蛆虫在翻动,当排泄物一掉下,一阵子就不见了。这个大坑人猪共用,贮藏起不少的有机肥料。

猪栏里有8头猪,菜园里番薯苗不够吃,割胶回来,要甘榜里低洼地带,割回一些野芋叶,或寻找一些香蕉收割后的蕉树,载回来斩碎煮给猪吃。猪的食量很大,排泄物也多,屎坑很快就会溢满。

父亲常常吩咐我,那些番薯苗、长角豆、茄子、韭菜,有空就要施肥,不然就浪费坑里的肥料。父亲钉好了一个长柄大美绿铁罐,两个煤油桶。我用长柄美绿铁罐,一罐罐舀起来,倒进煤油桶。那一阵阵臭气就在飘散,那时不戴口罩,都不感觉有什么臭味,因为已经习惯了。然后用一根扁担,挑到菜园里,一行行走,边把猪屎水淋下,盼望菜瓜快快长大,猪屎味就伴着我苦难岁月,流走在人间。

唉!回首人生,年岁近百,心头千言万语难说尽,抬头遥望青山依旧绿,人生没有不老年。

章钦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