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稳令吉避高成本国

令吉走弱等于高收入国目标越来越高,越来越难达到。

令吉走弱等于高收入国目标越来越高,越来越难达到。

大马当前经济正受内忧外患令吉走弱困挠,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欲在未来不到五年时间,让大马达到高收入国目标,恐怕已不容易。

令吉如果无法迅速止跌回扬,有无达到高收入国已经不重要,如何避免大马沦为高成本国才是重点。

打击民生经济

对于平民百姓,高收入国不一定是好事,尤其只在数字上达到世界银行条件,民生不一定会改善。

但是,如果大马沦为高成本国,样样东西都贵,民生经济将受到打击,那才是悲剧!

股市和令吉汇率本周初双双下跌至惨不忍睹局面后,首相纳吉周二终于表示关注,同时宣布成立一个特别经济委员会,以面对当前国内外经济动荡,维持经济增长动力。

首相还特别强调他了解当前国内经济状况,因为他一直都聆听国家银行总裁和证券监督委员会主席的汇报,同时也会见国内外首席经济学家和分析员,以及工商企业界领袖。

这意味着,他早就清楚令吉走弱冲击经济和民生,但是却迟至令吉急速俯冲,跌得“不成币型”时,才宣布成立特别经济委员会,而且重点还是维持增长数字。

高收入国目标漂浮

自纳吉于2009年5月首次宣布,要于2020年达致高收入国目标,以及接下来定下经济每年平均增长5至6%。

达到这目标后,国家经济策略就只有一个方向,经济要增长,数字最重要,确保2020年国民人均收入总值达到世界银行规定的“高收入国” 门槛,即1万2736 美元。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务高筑问题和7亿美元(约29亿令吉)转入首相私人户口问题爆发后,对经济策略的谈论沉寂一段时期,时过境迁,这个强调经济增长数字的策略又重现。

只是目前挑战不一样了。

汇率跌跌不休,如果将国内人均收入目标兑换成令吉,目标水平节节“浮升”,所谓的“特别经济委员会”任务就是要快快将这“漂浮不定”的高收入国目标,稳定下来。

人均收入需再增18%

从国策角度来说,这任务可不小,单单要达到纳吉6年前提出的高收入国目标,令吉稳定很重要,否则目标浮动,无法抓稳,令吉走弱等于目标越来越高,越来越难达到。

如果我们以本周四每美元兑4.21令吉计算,要达到高收入国,国民人均收入总值须达5万3619 令吉。

首相于2009年5月初宣布这政策时,每美元仅兑3.56令吉,当时要达到的国民人均收入总值为4万5340令吉,这意味增加了8279令吉,或18.3%。

首相周三内阁会议后宣布这特别经济委员会成员,名单一出,就遭外国通讯社引述财经分析员评论非议,指政府设立架构准备效法前首相敦马哈迪1998年锁汇作风。

激进手法恐行不通

这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成员包括诺莫哈末耶谷,这位曾在1998年协助前首相敦马哈迪,以激进手法将令吉锁于每美元兑3.8令吉的前内阁部长。

其次,成员不包括学术型温和派的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

这“内忧外患”,处理空间不大,因为内忧源自首相本人政治问题,没经“政治解决”,无法恢复信心,而外患则不在我们控制范围,让官联企业售海外资产收令吉,治标不治本。

激进手法可以用一次,再用恐怕弄巧反拙,特别是我国投资环境已每况愈下,消费税、最低薪酬、朝令夕改外劳政策令外资生畏。

现在又有这7亿美元“政治献金”问题,只有对症下药,才能抓稳令吉,避免大马沦为高成本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