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梦的梅花

150829D11_C1403-5

尚在澳洲悉尼时,每年都会去蓝山看看,那儿风景优美,空气新鲜,我曾经在蓝山住了14年,还有老朋友可拜访探望。这次再回去,大街没有什么改变,小巷也一如旧往,走过一家咖啡厅,看到李晓梅在里面端着杯子很仔细的沿着杯缘一面嗅咖啡的香气一面喝。她的长发还很黑,也许是染色的吧,直直垂在背后,面色有点苍白,看上去好像是日本画里面的妇人。

二十多年前,中国开始开放门户,年轻胆大的就想办法溜出国,有很多人去到澳洲。当时李晓梅才20出头,也去到悉尼挂名“读英语”,事实上是想办法找个机会留下来当移民。她租了一间小单位,对面却住了开餐馆的朱老板一家八口人。朱老板生了6个女儿,一直都因为没有儿子而遗憾。

送菜送饭送来娃娃

朱老板娘是从马来西亚来的,心肠直爽,爱帮助人。她看到李晓红这个上海姑娘孤单单的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读书,非常同情,经常都会给她送菜送饭,有时她带着孩子提早回家,就吩咐丈夫放工后顺便给李晓红带点好吃的。朱老板通常要等到晚上10点多钟才能回到家,给李晓红送饭菜,送着送着,李晓红就怀了朱老板的娃娃。

朱老板原本不想认账,后来发现这个未出世的娃娃是个男孩,便改变了主意。澳洲是一夫一妻制,要给李晓红弄身分必须和她结婚,要再结婚就必须先离婚。朱老板娘不识英文,要骗她签离婚书是很容易的事,于是朱老板便和李晓红结了婚,李晓红把上海的妈妈也接过来,现在朱家一下子变成十一口人!

两个妻子住在一起,两个大冰箱,孩子就在争吵中长大。

我到朱家饭店工作的时候,小男孩已8岁,李晓梅在餐馆每天都打扮得很漂亮,笑脸迎人,大家都喜欢她。小男孩上学读书,有外婆带,她说:“我要再去读书,完成我未了的心愿,我想当护士。”

朱家原配还在厨房工作,每天都一面切菜一面唱邓丽君哀伤的歌,有一天她放下菜刀说:“我忍不住了,我要离婚!”

她女儿找我说:“我妈妈要跟爸爸离婚,你说怎么办?” 我说:“你妈妈很可怜,其实你爸爸早就跟她离婚了。”

两个老婆同住家里

澳洲人都想不通,朱老板怎么会有两个老婆同住在一个家里,还肩并肩在餐厅工作?21世纪还重演家春秋?

李晓梅果然读完书,作了护士,但突然发现有胃肠癌,只好辞工在家养病。男孩渐渐长大了,他决定去当警察,把朱老板气个半死,因为朱老板最讨厌警察。

多年后再看见李晓梅,她还是一株梅花,只是秋到叶落,梦如花瓣散落无踪。

来到美国之后,又认识一个开饭店的朱老板,他有一个老婆,也收一个情妇,老婆和情妇都在餐厅工作,美国人都说:“这怎么有可能呢?”

美国的朱老板娘说:“我要开始寻找我的梦想,我要去读书装备自己,我要给世人带来快乐和盼望!”

另一棵梅,虽已半老,还坚持开花!

许有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