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获巫统党员支持
阿妮娜:我不孤单

150829B01_C1467-0

(吉隆坡28日讯)“我不孤单。”

巫统女党员阿妮娜在庭外受询时指出,在起诉首相纳吉一事上,她不孤单,也不害怕,因为她坚信其他巫统党员与她同在。

询及会否担心起诉纳吉是违反党纪,她直言:“我不害怕。”

她说,身为巫统一员,她有责任代表巫统向纳吉要求,把26亿令吉献金归还巫统。

她非常遗憾巫统发生这种事,本月初也曾在吉打浮罗交怡妇女组区部大会上,提起这件事,可惜纳吉似乎无意听劝,也不加以理会。

斥纳吉“小便”

阿妮娜于8月初在巫统浮罗交怡区部妇女组代表大会上,直斥纳吉欺骗巫统300万名党员。

根据网上流传视频,她当时以吉打州马来俚语“小便”(kencing)来指责纳吉向300万名巫统党员撒谎。

当时她说,她支持国阵,也是巫统党员,但是党主席每天都对党员说谎(kencing),在电视上也只会胡说八道。

阿妮娜指责纳吉的言论,遭到党内一些领袖批评。

150829B05_C1468-0

阿妮娜(中)在代表律师哈尼夫(左二)等人陪同下,步入法庭。

为了巫统声誉
决定起诉纳吉

阿妮娜直言,虽然纳吉所作所为已影响巫统的形象及地位,但巫统内部没人敢对他采取任何行动,因为他是首相兼巫统主席。

她说,正因为自己是巫统党员,知道起诉纳吉及照顾好巫统声誉是她的责任,因此她別无选择,唯有到法庭为巫统讨个公道。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巫统,我相信其他党员也跟我一样,希望法庭做出公平判决,也请身为主席的纳吉对党员诚实及公平一些。”

要求公布政治献金账目

阿妮娜要求知道纳吉接收所有政治献金的账目,要求知道纳吉AmPrivate个人银行账户接收政治献金账目、赔偿、堂费,及任何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她说,巫统是在1966年社团法令下运作,由巫统最高理事管理,这些最高理事会是由遴选及受委的党员组成,并由纪律局及巫统州联委会监督,巫统联委会是由主席委任的个人担任。

款项没存入巫统户头

她说,纳吉在2013年3月21日至25日,分別2次通过瑞士安勤银行(Falcon)新加坡分行户头,把总值26亿令吉的款项,转移到纳吉在大马银行的私人户头。

她指出,纳吉没有把款项存入巫统户头,该笔款项也没有记录在巫统2013年和2014年财政年报告中,但26亿令吉或相等于6亿5000万美元的大部分款项,却在2013年8月30日转到非巫统的新加坡户头。

“纳吉接获的26亿令吉捐款,应作为巫统的用途。”

阿妮娜说,纳吉已经承认接获该笔款项,并指这笔款项非个人受惠,巫统最高理事也说明纳吉是巫统的信讬人,并说明款项是政治献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