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了之 家被泼漆
儿欠阿窿害惨父母

胡天平夫妇促请大耳窿高抬贵手,勿把儿子欠下的债务算在两老头上,左是陈彼得。

胡天平夫妇促请大耳窿高抬贵手,勿把儿子欠下的债务算在两老头上,左是陈彼得。

(巴生28日讯)儿子欠下7组阿窿贷款一走了之,结果阿窿找上门泼漆讨债,年迈父母殃及鱼池,生活备受滋扰。

这对夫妇是胡天平(59岁)和颜亚兰(55岁),居住在直落玻璃花园。他们今日在社会工作者陈彼得安排下促请阿窿高抬贵手,“冤有头,债有主”,欠债的是儿子,不要向父母与家人讨债。

贷款的是两老长子胡育冯(34岁),双亲皆对长子向阿窿借贷毫不知情,仅在7月被告知长子已辞去五金店的工作,然后搬出父母住家,说是要到外坡帮友人打工。

据家人透露,在过去一个月内,共有7组阿窿因债务到期上门追债,欠款最低是400令吉,最高则2000令吉,均属小额贷款。所借贷的款项总额约6000令吉,连本带利须付还超过1万令吉。

欠款均属小额贷款

其中500令吉的贷款须在一周内付还700令吉、700令吉还1000令吉、1500令吉须在一个月内还2000令吉,以及2000令吉须在6个月内付还4214

胡天平表示,长子在五金店工作的月薪有2500令吉,并无不良嗜好,也不赌博;平日放工便回家和父母吃饭,就算出门购物,也是与父母同行,因此长子向大耳窿借贷也令他们感到讶异。

“大概是一个月前,7组大耳窿跑腿陆续上门讨债,皆是华裔男子。他们告知我们无法联络上儿子,之后便留下写有联络号码的字条,要儿子联络他们还债。”

他说,在跑腿上门讨债后,住家便在本月20日及25日晚上接近午夜12时分,先后被抛掷红漆及黑漆袋。第一次红漆抛中住家及邻居庭院,第二次则变本加厉,连女儿停放在庭院的轿车也中招。

“两次泼漆的手法如出一辙,皆是驾车而至,然后抛出4袋漆料,但我们无法确定是那一组阿窿所为。”

他表示,首次被泼漆隔天,住宅区一带的路灯与树木便贴着儿子的身分证照片,并写着“大老千,欠债不还”的字眼。

女儿停放在庭院的轿车被淋黑漆。

女儿停放在庭院的轿车被淋黑漆。

每月仅600元入息
两老无力为儿还债

颜亚兰表示,丈夫已退休,家里仅靠女儿每月600令吉看顾外孙的费用帮补开销,两老无力为长子还债。

他们已在第二次被泼黑漆后报警,以策安全。

“儿子离家时带走所有东西,包括衣物,甚至连被单、枕头等都搬走,不留一物。”

铁花门也黑漆斑斑。

铁花门也黑漆斑斑。

陈彼得:勿连累父母
欠债者应出面承担责任

陈彼得将陪同事主要求警方根据大耳窿留下的联络电话调查此案,并促请欠债的儿子出面承担责任,勿要连累父母。

他同时针对事主住家与女儿轿车被泼漆一事,咨询律师意见,以确定有关大耳窿是否已构成刑事破坏或恐吓罪名。

“经济不景气,大耳窿追债事件也层出不穷。我在3个月内便接获4宗类似案件,其中一宗被追债的担保人是年仅18岁的学生。”

他促请警方正视与关注大耳窿追债与非法借贷的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