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助产士救援手记2
离开常规的道路

无国界医生在南苏丹的医院内,一名祖母抱着用保暖毡包裹着、早产出生的孙儿。当地产妇死亡率是全球最高之一,故无国界医生在当地援助的重点是为产妇提供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无国界医生在南苏丹的医院内,一名祖母抱着用保暖毡包裹着、早产出生的孙儿。当地产妇死亡率是全球最高之一,故无国界医生在当地援助的重点是为产妇提供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来到南苏丹,展开我加入无国界医生后的第一个救援任务。在救援项目里,每项工作对时间与精力都有高度要求,更别提每晚都需随时待命,应付为分娩并发症,包括产后出血、严度先兆子痫或子癎、产前出血等的工作,但我很享受,而且不感疲累。

有赖在国际救援人员与当地员工团队的合作下,这些都真的是可以达成的。处理因分娩并发症而流产的孕妇,以及为不全流产或死胎不出的病人做真空吸引术(Manual Vacuum Aspirations ,MVA),也是我的职责。我曾用真空吸引的方式接生,也处理胎儿臀先露(注︰胎儿臀部或足部在子宫颈先露的一种胎儿产式)的个案,以及曾用“内转向术”(注︰经阴道通过扩张的子宫颈将胎儿从一种先露转至另一种先露)和“外转向术”(注︰通过母亲腹壁和子施加压力的手法对胎儿转位的方法)处理胎位不正的个案。

每天工作有很大部分是巡房与接收病人,这包括接收病人住院、处方药物,以及评估病人是否可出院,并让他之后在家接受药物治疗。基本上,就是专业助产士的工作。

在南苏丹,无国界医生除了提供妇产服务,也提供紧急手术等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在南苏丹,无国界医生除了提供妇产服务,也提供紧急手术等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理所当然的抱怨

我在离开菲律宾的家8319英里远的地方,才发现自己原来多么的幸运,一切只把在家乡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南苏丹并没有高速公路,只能在首都才看到铺设完成的道路。在朱巴以外的地区,雨季时分,汽车陷在泥巴里几个小时也很常见。当我还在菲律宾抱怨马尼拉的交通时,许多病人甚至要徒步6至10个小时,才能到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接受免费诊症与治疗。当我一直抱怨在家总是吃着千篇一律的食物,但南苏丹的人们没有各式各样的食物可选择,甚至在任务期间,有一段时间我们还吃木薯叶配花生酱。我没有新鞋、新衣、新玩意,但这些对于当地人来说都是奢侈品,他们甚至需要依赖一个组织才能获得免费医疗。

菲律宾人常抱怨公共医院等待看诊的长长人龙,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南苏丹受过训练的医护人员严重短缺,每 6万5574人当中只有一位医生,每3万9088人只有47.6位护士与助产士。

来自菲律宾的助产士迪亚斯参与无国界医生后,首个救援任务获派到非洲的南苏丹,图为他在当地工作情况。Darwin Diaz

来自菲律宾的助产士迪亚斯参与无国界医生后,首个救援任务获派到非洲的南苏丹,图为他在当地工作情况。Darwin Diaz

能帮助人感骄傲

我们有多少人愿意付出这样的努力?或许一、两个,或更多一点。但只要你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开心,并付出100% 努力,我会为你们每个人感到非常骄傲。我只是刚好选择离开常规的道路,但我仍会为自己是助产士、能到世界各地帮助有需要的人而感到骄傲。

迪亚斯/图:无国界医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