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亚陈:集会去种族化
非华裔出席率会吓人

专访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

玛丽亚陈要求与会者若发现有人挑衅煽动,应保持冷静,并与对方保持距离。

玛丽亚陈要求与会者若发现有人挑衅煽动,应保持冷静,并与对方保持距离。

 

首次主导净选盟大集会的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极有信心,明、后天的4.0大集会,非华裔的出席率会让人吓一跳。

她不希望有人将这次的大集会种族化,更强调通过民众的反应,并没有观察到有“华人反应更热烈”的情形。

玛丽亚陈今天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畅谈她今次主导净选盟4.0大集会的心路历程与种种挑战,以及对此大集会的心愿和期望。

对于部分人士将此大集会视为“华人为主”的集会,更指若真是华人为主,整个集会能够带来的社会回响将不会太大,她不以为然。

她以刚才蜂拥进入净选盟办公室热购T裇的公众为例,“你们看看刚才的人潮,很多马来人都来购买,所以我们并没有将这次的集会视为非马来人的活动。

“你会感到很惊讶,因为将会有很多的马来人参与我们。我们也不希望评论的人将这个评为‘更多华人参与’还是怎样,这不是关于哪个族群的人更多,而是关于我们争取的目标。”

民心思变 不限华裔

她也认为,国人在上一届大选后的两年期间,整体的看法都已经改变,而这并不只是限于巫裔,国人发出更多不满的声浪。

对于上届大选后曾兴起“华人海啸”之说,玛丽亚陈指国民人心思变,并不只是华社想法的改变,因为选举结果显示国阵维持了郊区和偏远地区的选区,而民联三党当时也攻下了其他的选区。

她说,国家政局在上一届大选的改变不全是因为华人,很多是混合型选区,可见巫裔扮演的角色也不小。

她说,在三次的净选盟集会后能观察到这样的反应是让人感到惊讶的,净选盟的集会也是过往多个集会中最好的集会,人们不只是慷慨捐款,也积极参与。

马华议员勿唱反调

她说,净选盟这次也邀请了所有的国阵成员党国会议员前来参与集会,希望届时能够看到国阵议员出席。

她调侃说,“马华的议员应该要和我们站在一个阵线,而不是和我们唱反调,对不对?”

吁推动政府改革非暴力革命

询及有人认为这次的集会主体已经从“干净选举”改为“推翻纳吉”,玛丽亚陈强调,若要换政府,必须要通过选票箱,所以净选盟不是要求大家通过暴力来推翻政府,或是展开革命。

她强调,其目标是希望能够在净选盟4.0集会后推动政府机构的改革,并在未来一年半内举行选举。

“我们还是在现有体制下争取……推翻政府在国内被视为个负面的用词,似乎是个禁忌,但执政政府的更替其实也是民主的一部分。”

盼实现多党制

她直言,本身想看到的并不是两线制,本身更希望看到多党制的环境,在国会内有不同政党提出各自的意见,让国会的辩论更活跃,而这也是人们应该争取的。

她说,若有人指要求纳吉下台是“推翻政府”的举动,这代表这些人并不了解议会民主的真谛。

她说,现在首相看似并不理睬人民的意愿,而人们本身也不能够自行提出信任或不信任动议,但目前是要求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不信任动议。

“然后在12到18个月内,有一个全新的选举,这是我们应该往前走的方向。”

勿与警方对抗

谈到有人可能看不过眼警方逮捕与会者而与警方起冲突,想要“救回”这些被警方逮捕的与会者,玛丽亚陈认为这是其他与会者必然会有的反应,“但我们不是叫大家和警方起争执。”

她说,若任何情况下有与会者转使用暴力,如抛掷烟雾弹或挑衅,净选盟都要求警方逮捕这些人,也相信警方有能力。

“如果警方有能力控制,应该能够将他们(滋事者)区分开来,并带离现场。我们也建议大家别和他们接触,包括别和他们展开骂战,只要离开他们,因为他们也是小部分而已。”

“最重要的是大家必须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到那里去,我们不是要去那里宣泄暴力,应该是和平的,我们是希望自己的声音被政府听见。”

她也说,净选盟4.0之后将会有其他的活动,包括要关注有关改革能够落实、也需关注随时发生的选区划分工作,这些都是人民应该积极协助净选盟2.0的重要工作。

不会演变成爆炸案

谈到军方指将会进行预防工作,防止集会演变成泰国爆炸案般,玛丽亚陈在记者面前笑了出来,也指着记者身后在忙着买和拿T恤的人群,反问记者“你真的觉得他们会带炸弹来吗?我不认为。”

她说,这些都是当局的恐吓手段,因为过去多年的集会都显示会有人恶作剧,但这些都不是警方不能够控制的情况。

筹逾200万续办活动

玛丽亚陈透露,净选盟2.0至今筹募逾200万令吉,在扣除这次集会开销,所剩义款将作为后续活动开销,直到下一次的全国大选。

她指出,在筹集到150万令吉时,净选盟2.0已公开表明资金足以用来应付推动整体集会。无论如何,净选盟依然坚持以最低成本办理此趟集会。

她预估开销大约是80万令吉,但是净选盟必须要先计算一些“不可预测的额外成本”,例如当局武力驱散人群、所有物品被当局充公。

她解释,每个流动厕所价格是5000令吉,租用60个就是30万令吉,一个播音机价格是2 万令吉,6个总额就是12万令吉。

挑战纳吉提信任动议

玛丽亚陈也力呛首相纳吉,如果他真的深信本身是获得多数人的支持,可以自行提出信任动议。

“就好像东姑安南说我们不代表沉默的多数,那你为何不动议一个信任动议,让国会投票?如果不信任动议最终不被通过,我们也将会接受。”

朝野联手执政有先例

谈到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及新希望行动的国会领袖在日前于国会开会后决定和一些要求改革的国阵议员联手组成新的多数政府,玛丽亚陈指这类的情况也曾发生在斯里兰卡,当地执政党和在野党联手组成联合政府来解决国内的问题。

她认为,这是很正常的进展,即少数政党和其他议员联手组成新的政府,这在民主国家并非新事。

不进独立广场无需准证
集会合法

尽管政府对净选盟4.0集会的看法一再改变,且提出许多不同的诠释,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声称吉隆坡市政厅曾提出,“不进入独立广场就无需申请批准”,强调净选盟4.0是合法集会。

玛丽亚陈受访时说,目前最大的担忧是政府针对净选盟4.0发出不同的讯息,而且讯息很混乱,可能一时是“没问题”、另一个时候却是“非法”、“封闭网站”、“可能有人来吸毒,发生好像刘蝶广场的事件”。

针对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的刘蝶广场论,玛丽亚陈质问对方为何将净选盟4.0集会和刘蝶广场的骚乱事件扯在一起,强调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只是个案。

不论是否选购到净选盟4.0集会T恤,公众都要求与玛丽亚陈合照,以示支持。

不论是否选购到净选盟4.0集会T恤,公众都要求与玛丽亚陈合照,以示支持。

警方市局说法混淆

距离集会只剩28小时,玛利亚陈说,最担忧的是警方和吉隆坡市政厅过去的说法不一致,强调当局给出的讯息很混淆。

“我会说他们的态度是友善的,但是他们仍然给我们很混淆的讯息(mix signal)。”

她提出,第一次和警方见面前已经提呈有关通知信,会面时警方坚决否认净选盟4.0集会主办单位曾经提交通知,但警方仍保持友好态度,指将会提供援助。

净选盟的第二次会面是和“地主”吉隆坡市政厅开会,而市政厅指若不进入独立广场范围就不需要任何的批准。

“而我们也没有要进入独立广场,所以不应该有人质疑是否合法,我们是合法的。”

她强调,净选盟4.0集会的合法性并不只是因为不进入独立广场,也是因为出席者尊重国庆日,而且是符合联邦宪法下的权利。

而最后一次的会面,警方也说要合作,当时警方提供彩排活动的时间表,而净选盟也提供了大略的活动时间表,但此后就没有任何回应。

勿闯入广场草场不进入独立广场的决定可能让很多人不解,但玛丽亚陈指集会者还是会很靠近独立广场,只是不踏上独立广场的草场上。

“独立广场是那个青草地,但他们现在摆放很多东西,你也进不到去,我们也不要骚扰。但集会地点是和净选盟3.0集会相同。”

谈到小部分集会者可能好像过去的集会那般,动员闯入那块草场,玛丽亚陈毫不犹豫地说,“相信警方可以制伏和逮捕他们。即使上次有些人推过围栏,警方其实也是可以逮捕他们。”

对于警方在上次集会因为小群人闯入草场而发射催泪弹和水炮等,玛丽亚陈认为这不必要,警方其实只是需要将这群人困住和带走,就能够控制情况。

安比嘉让人钦佩

玛丽亚陈形容拿督安比嘉是让人钦佩的人物。

谈到外界有人以她和安比嘉作比较,她马上说:“这名好朋友拥有很好的资格,是个让人钦佩的人物。”

安比嘉也是净选盟2.0前主席。玛丽亚陈直言,确实有不少人将两人做比较,但对她而言,没有多少人可以和安比嘉比较。

“但我们都是尽量把自己做好。”

从安比嘉和国家诗人拿督沙末赛益联合主持大局,到现在由玛丽亚陈掌舵,玛丽亚陈指净选盟2.0的领导层也从集中在吉隆坡地区,转为分散在全国各地。

询及她是否面对更大的压力和负担,她说,整个团队分为中央、东马沙巴、砂拉越、北马、南马、东海岸等,所以整体领导工作的分担更为均衡。

儿子支持助打理家务

忙着筹备净选盟4.0集会的玛丽亚陈感到欣慰,她的儿子不但支持她的行动,协助打理家务之余,还贴心地入厨房煮饭。

原本一脸严肃的玛丽亚陈,在聊起家中的3名儿子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在谈到儿子为她煮饭时,更大赞小儿子煮得一手好菜。

询及她宣布举办净选盟4.0集会后,有否影响家庭生活,她笑得很开心,然后说:“这是当然啦!我甚至没有时间与3个孩子交谈。

“但是,他们很支持,也会参与这一次的集会。我的家庭很支持,这是很重要的。”

她开怀地透露,她的孩子在她忙于工作时,协助照料家务。

“他们把家务做得不错,我不用(担心)……他们都很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也不用我过于操心。”

另外,她强调,她与孩子之间虽难常见面,但是他们都谅解,依然保持密切的沟通,包括透过whatsapp设立家庭群组,相互讨论事项。

T恤售罄 超大号也要

净选盟4.0集会T恤受欢迎程度,简直“爆灯”!

净选盟2.0尽管早在网络上表明T恤已经售罄,但今早依然有不少公众涌往购买,甚至囤放在旁的超大号T恤也在短短10分钟内一扫而空,让该组织多进账逾1000令吉。

《南洋商报》记者上午10时专访玛丽亚陈,中途不断有公众前来购买T恤,而较迟抵达的公众获悉已无存货时,甚为失落。不过,大部分人也没有空手而回,玛丽亚陈把早前净选盟演唱会的黄色T恤也拿出来,让公众免费索取。

虽说免费,但大部分公众提取T恤后,都主动乐捐,同时也有不少人拎着T恤与玛丽亚陈合照。

这些公众大部分是询问是否仍有“X”或“XL”尺码的T恤,即使明知道只剩超大号“3XL”及“5XL”的尺码,都毫不考虑付款购买。

新闻背景:
玛丽亚陈与学运结缘

现今59岁的玛丽亚陈,中文姓名陈青莲,1956年出生于英国。她较后在英国认识丈夫,即社运分子尤努斯,两人在返回大马后才擦出爱的火花,婚后玛丽亚陈因而改信回教。

两人婚后育有3名孩子;1970年代曾为马大学运分子的尤努斯在2010年病逝,享年59岁。

至于玛丽亚陈,父母家族经营锡矿业,曾祖父与祖父则从中国南来后,在霹雳州替人洗琉琅;外祖父就带了她母亲扎根在怡保万里望。

她在1976年赴英国伦敦攻读经济学,更在那个时候开始认识学运,从此与社运结下不解之缘。

在英国的11年,她修读完城市规划硕士学位,1985年返马。她随后加入妇女行动组织(Awam)与妇女发展共同体组织(Women Development Collective),成为全职妇权运动分子。

她也在2005年成立雪州兰社区自强协会,提升女性的政治觉醒,推动女性参与政治。

打从净选盟1.0集会开始,她已是其中的核心成员,推动选举改革运动,较后在2008年接管净选盟督导委员会。她在净选盟2.0及3.0集会时,扛起行政、地勤与策划集会的任务。

独家报道:苏正义、江枚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