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风景

近午时分人群和摊贩都散去的孟沙湾街,楼高65层的光大盯看这生活的聚散,迄今已数十载了。

近午时分人群和摊贩都散去的孟沙湾街,楼高65层的光大盯看这生活的聚散,迄今已数十载了。

这没什么,不就到菜市场或巴刹转一圈,不买鸡鸭菜蔬或南北杂货的,也不妨随意转悠吧。不带什么,就带点儿心情,你钻身到摊贩和采买的拥挤人群里,听一听身边的吆喝、闻一闻空气中无处不在的腥臊味,也看着满地的污水,然后一边闪躲着绕行。抬头,城市蓝天就在眉梢头,擎天高楼也在不远处伫立着。高楼广厦尽管闪着初升的金黄日晖,赶路上班的车流尽管一路吐着废气,但侧身在市井气息浓郁的城市街头,你在传统与现代的边缘一派悠闲地游走,一阵凉风从街角吹过来,心花登时都开了……

最草根的民生文化

传统菜市场,当然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但民生所系,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菜市的,而菜市的所见所闻,更是一个地方最草根的民生文化,以及最不造作的生活原样了。再怎么个穷乡僻壤,或再如何繁华的地头,只要还有生活在,就免不了有它的身影。别的不说,过去的乔治市,因为是住商合一的商埠,城里总有几个这样的地方:官方路名的Market Street或华人口头所说的“新万山”(Market Street Ghaut)、卖菜街(Carnarvon Street)等等,都是城市规划因应民生需求而有的。

新万山废置多年

只是,而今新万山何止不新,甚至已被历史的洪流冲刷得了无痕迹,除了人们继续沿用的符号,就再无其他了;过去沉淀为几代人的生活记忆,甚至已顽固为人们的槟城生活印象的社尾万山,如今在废置多年之后依然在等待“转世”,就算再回头注入新气息,也不复当年了,不是?

菜市场是生活生根的象征,菜市场的兴衰,与人们的生活形态与心态息息相关。早一阵子踏着朝晖闯进藏身在闹市后巷的城区叫卖声与吆喝声里,城市的斑驳门墙,蓦地就活转了过来:原来乍看再怎么颓败不起眼的粉墙和瓦顶,只要生活还守着,它就依然生机洋溢,与人们阴雨与共。难怪,难怪总能在人群间闪现出一些旅人模样的身影,他们背着背包,尤其抓着镜头框住某一幅画面,就为留下原汁原味的生活景象。

那天从汕头街拐进一段市声沸腾里之后,不晓得这蓝天下的生活还能延续到几时……

懂得穿街走巷,就能在街道纵横的城区找到生活的滋味。

懂得穿街走巷,就能在街道纵横的城区找到生活的滋味。

杜忠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