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六朝荣华盛衰

以江南为诗的背景,写得最具社会与历史伤感的是南京。

晚唐的韦庄,他为南京,当时称金陵,写下这个历史名城的历史真实面。

南朝三十六英雄

角逐兴亡尽此中

今天的南京,是明朝时叫起的,有与北京相提为一南一北之都的用意。

韦庄诗中的南朝,是指曾在南京定都的6个朝代,即是吴、东晋、宋、齐、梁、陈6个王朝。诗中“三十六英雄”,指吴国4主、东晋11主、宋7主、齐5主、梁4主及陈5主,一共36个历朝王者,他们全以南京为都城,南京才有六朝之都的名称。

李白曾写了金陵3首诗作,就以以下这么两句描出了这个先后称为建业、健康、金陵的历史都城南京的气势。

金陵百万户

六代帝王都

凭吊叹息之诗

古代南京六朝帝业的最后一代王者是陈朝后主陈叔宝,他文才非凡,却不善经营国政,面对北方强敌隋军迫近,还跟张贵妃张丽华及爱嫔们沉迷酒色,唱他创作的《玉树后庭花》,终于遭到隋军杀害,他的曲作《玉树后庭花》就被指为亡国之音。

隋朝得了天下,为免南方人再次兴起,彻底破坏了六朝荣华聚积的南京文物建设。到唐的时代,城内的官舍及宏伟建筑多被有意破坏,只剩秦淮河一带仍有商业活动,同时成了娼妓酒市集中地。

受到政治摧残的南京,后人只能凭吊叹息。晚唐诗人高蟾,他的〈金陵晚望〉有这么两句——

世间无限丹青手

一片伤心画不成

高蟾他痛心再好的画家,也画不出遭破坏之前的龙盘虎踞气势的昔日六朝之都的原景了。

一首歌遗祸

隋朝为政治设想破坏南京气势,大运河建成之后,南京自然成为南北物资集散的一大中心点,更是长江流域商业运办理的最大集散之地。过去,六朝的荣华,南京成为金粉之都,失去政治地位的南京,在唐代,依然商贸酒色盛旺,尤其在秦淮河南岸横塘地方,旅店、酒市、妓院及画舫,让往来南北及长江的商人、旅客、官员有落脚的方便。所以,杜牧他在秦淮河的画舫上过宿,才有感而写下“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名句。另一位唐诗名家刘禹锡也为陈后主淫乱失政害惨南京的历史哀愁,写了〈台城〉一诗——

万户千门成野草

只缘一曲后庭花

刘禹锡明白的责怪陈后主淫乱,造成南京受害,令繁华的南京落得一片虚空。

——唐诗风情“江南”(5)

游枝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