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职不可私相授受

有网友把前首相马哈迪比喻为是马来西亚的江泽民,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恰当的比喻。

话说,马哈迪日前向人民道歉,说他挑错了接班人,以致让国人受苦。怎样挑错呢?大家已从报章上知悉一切,毋庸赘述。

马哈迪已不是首次说自己挑错接班人,他之前说挑选阿都拉接任首相,并且向阿都拉推荐纳吉作副手,以便继阿都拉之后接任首相;后来他发觉都看错人,一错再错,于是向国人道歉。

马哈迪的道歉,我认为至少有两种解读法。一是明贬实褒,当然不是褒扬他的接班人,而是褒扬他自己乃无可替代的领导人,所以他退位之后,接班人个个都是不堪一提的阿斗,不是无能就是营私舞弊,大有说到领导国家,舍我其谁之慨。“你们当会后悔让我下台了吧?”

李光耀选对吴作栋

换言之,马哈迪明里说是道歉,暗地里则是踩低别人,抬高自己。一千六百多万马来人(华印人沾不上边)就只有他马哈迪一个人才堪大用,余者碌碌。

另一个解读法则是老马自揭其短却不自知,因为他的道歉已等于自承没有眼光,没有知人善任的能力,不若人家李光耀那么好眼光,“一击即中”,选出一名能力与他难分伯仲的吴作栋为接班人。

实际上,马哈迪的错误不在于“挑错”接班人,而是在于“指定”接班人这种做法,因为很少领导人有李光耀那么好的眼光与不徇私的胸怀,所以,其他领导人挑错接班人,或刻意挑选朋党为接班人,终至怠误国家乃属常事。所以“指定”接班人是不正常的做法。

剥夺党员民主权利

而且“指定接班人”的做法就是把国家的公职当作私器,可以私相授受,这是不符合民主精神的。我们马来西亚的政治制度是首相由执政党推举,所以,由谁接任首相应交由党员决定,不能由原任首相指定,这种“指定”的做法已剥夺了党员行使民主程序的权利,如果偏又一再“挑错人”,原任首相可就罪责难逃矣!

在古代的中国,官员推荐某人做官,如果后者犯了罪,推荐人须受到株连受罚,轻则降职,重则丢官;如果所推荐的人触犯当诛大罪,推荐人也往往会被杀。大马现在虽然不是封建国家,推荐人不会受到牵连,但首相毕竟是最重要的职位,身系国家之安危,如果原任首相撇开民主程序,一连挑错两个接班人,向人民推荐了错误的的首相人选(假如确有此事),使到国家、人民身受损失,那么,推荐人总应该负上一点道义上的责任,不能用道歉了事,更不能用“我怎么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怎么知道他会从廉洁先生变成金钱王”这样的话就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吧?

说到这里,我才醒悟到拿江泽民和马哈迪相提并论是不恰当的,因为中国最高领导人是由党决定,马哈迪却能越过党,私下指定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而且看样子,他还有指定第三个接班人的打算呢,马哈迪比江泽民胜出不止一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