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的自由

我近来在同胞之间关注到一个令人不安的现象。

这是一种一群人纯粹根据某个人(通常是女性)的外表,经常是指其穿着,就群起在互联网攻击当事人没有道德的暴徒行为。一名体操选手因为穿紧身衣赛服遭到批评,夺取金牌的成绩反没有人喝彩;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这一次是一名与家人度假时,穿了两件式泳衣的7岁女童。

攻击一名正与家人度假、身躯尚未成形的小女孩,对我而言不可思议。除了明显的自以为是之外,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如果一个人要显得虔诚及有意对他人所谓的反回教行为提出告诫,方式其实不胜枚举,惟在网络上的“荡妇羞辱”不是其中之一。

我不是心理学家,但我对我们的社会变得更为“宗教化”(至少根据一些人的定义)感到兴趣,攻击任何被视为不符合定义的个人的暴徒行为也不断增加。令人感到可悲的是,当局属意的宗教正确行为日益涉及更多限制。她们的关键词是“不可做”,而非“可做”;民众因此每天被告知如果他们希望最后能上天堂,那些是不可做的事情。

很显然有一张列明70种重罪的清单能确保我们去错地方。突兀的是,我成长过程中所了解的回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宗教,只有非常少的重罪,诽谤他人即是其中之一。

所得不均

当民众每天被告知他们不可做许多事务,惟他们却看到其他人可自由为之时,不满开始积累。为何有人可以穿他们想要穿的而我却不能?为何有人可以做他们想要做的而我却不能?

我们因而有了不平等的自由,而我相信这与这个国家的财富分配不均紧密相连。如果你有钱,你可能进入比较好的学校,拥有更多就业机会,展开更多旅游及购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这个世界向你敞开。反之,你完全没有这些选择。

这个国家的所得不均获得良好记录。这国家不只是具有庞大的超低收入民众,他们与非常富裕阶层的鸿沟也越来越大。除了提供穷人一次性及无法永续的援助外,并没有很多缩小贫富鸿沟的工作在进行,俗话说,他们没有教人如何钓鱼。

因此,缓和低阶层民众感受的方式,就是告诉他们尽管他们拥有的不多,他们的优势就是最有可能上天堂。富裕人士显然更容易有罪,因此应庆幸自己虽然贫穷,却朝着正确的方向。穷人因此将本身所有花在正确的仪式、正确的服饰、确保他们的孩子获得良好的宗教教育,姑且不说其他。他们已获得承诺,他们终有一天将获回报。

但与此同时,账单必须支付。孩子最终变得不怎么样,理由是学校没准备好提供他们富有成效的生活;食物及公共交通变得越来越贵;消费税更重击他们。

滋生不满

尽管如此,我们的政治人物及宗教司仍告诉我们救赎就在眼前,只要我们继续那笔直及非常狭窄的道路。这不容易明白惟我们相信它。即使每天的生活都很明显没有什么愉悦。

与此同时,为何我们的一些同胞拥有我们所没有的自由?为何他们可以去国外度假及购买花哨服饰,并不是所有都符合回教教义?为何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微笑及大笑?难道他们不怕在人间享乐最终会导致他们下地狱?

暴徒行为因而发生。除了将有关人士变成罪恶之徒外,我们该如何合理化某些人的自由?这与他们究竟是不是无辜的孩子无关,他们必须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受到抑制。惟有如此压迫才会有平等。逻辑是这样演绎的。

政治人物或许不会关注到这一点,甚至可能给予鼓励,以此掩盖他们的失败。一旦所得不均没有获得解决,不平等的自由将继续滋生前所未有的不满,而且没有人知道它将引领我们往哪个方向。

这是在8月31日可供思索的东西。我们的所有人民是不是平等的独立了?

(泰发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