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空期限至 随时来拆迁
居民护家园寝食难安

150826L01_C1615-4

河边的住户同样遭迫迁的厄运。

(芙蓉25日讯)3度遭迫迁的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居民,今日面对发展商随时调动铲坭机车清场毁家的拆迁行动,只能以焦虑、无奈及满腹狐疑,守护家园。

受影响居民在行动党的协助下,通过法律诉讼行动与发展商抗争,惟,最后却败诉,发展商最终发出通牒,训示居民须于本月25日前搬空;因此,很多居民都经历无数据的无眠的夜晚。

第三度遭迫迁

他们反映说,这是居民第三度遭迫迁,早于80年代,他们第一次遭到第一个发展商的迫迁,在行动党协助下通过上诉枢密院及达致庭外和解及达致协议赔偿。

该名发展商没有履行协议,还将发展地段的地契抵押给银行,过后拆迁问题就担搁下来。

后来出现第2个发展商通过申请庭令,要求居民搬空,惟,较后法庭撤销有关申请,发展商就消声匿迹。

今次,再有另一个发展商通过银行的拍卖, 购买到上述地段,受影响居民再通过行动党及法庭捍卫他们的权益,结果居民败诉,而演变成今日遭拆迁的厄运。

150826L01_C1614-4

甘榜乌鲁沉香的一些破败的荒屋。

两次迫迁不了了之

居民感到疑惑的是,前两次遭迫迁,都无疾而终,今次会否再次重演;他们只能继续留守在家,静观其变。

他们担忧,假如没人在家,发展商就会趁虚而入;也有好些居民需要离家到外面工作,但,他们都是通过手机联系,任何人发现有异动,就必须通告及到场支援。

每户只赔3千元 居民愤慨又无奈

行动党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今日到场视察及慰访居民;根据现场观察,这里没有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一切都很沉寂。

居民对新地主只给予每户3000令吉的赔偿,表示愤慨及甚感无奈。

有些老居民则感叹说,其实这是他们第4次遭迫迁,因为早于60年代,政府推行重新迁置计划时, 他们就从士毛坪、利民街、威士律、拉杭格吉及暗邦岸范围被迫迁到那里。

过去半个世纪,因为受到政府的漠视,该处一直都未获得良好规划发展。

目前,该范围还散落好些荒屋,及板筑陋屋, 还有破败凋蔽的长屋;很多垃圾都散落路边,有好几家住户范围还堆积着拾荒者的废料杂物;附近还有几个养殖鱼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