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朱天文

17岁的张爱玲写〈天才梦〉就已经很老练了。同样少女的朱天文,她的《淡江记》写得如此柔情似水,天真烂漫,爱国爱民族爱国父。热血的少女办起来三三,和神州诗社有得拼。

如今回头看少女朱天文,像是上古开天辟地的救世神话,“那张海棠叶是一片诺亚方舟,渡过二十世纪的劫难,一切重新来过。”(〈桃花潭水深千尺〉)

杨邦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