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 应召人生

150826D10_C1842-5
书名:《应召人生》
作者:塔娜妲沙望恩都(Thanada Sawangduean)
中译:栖子
出版:高宝书版

卖淫,是世界上最古老且“历久不衰”的行业,也是最大的服务产业链之一。有需求就有供应,有市场就有剥削,在偌大的全球性产业中,《应召人生》只是沧海一粟。

关于性产业和性工作者的著作不多不少,沙望恩都也不是第一个撰写个人故事的应召女,却是第一个获得文学奖的应召女,用难以置信的勇气和诚实,公开自己从事性交易的故事,也是全球少见的性交易真人真事。

这是一部平铺直叙的著作,故事主人翁是作者,本身是一名应召女,也是几乎不可能和文字扯上关系的人,遑论“文学奖”这样的高格调。因为她的职业,使得一个不被社会承认、接受和尊重的无名小人物,站在文学奖台上,接受不一样的目光,并且聆听和传阅她的故事。

娓娓道来应召痛苦

世间所有最真的事情往往简单平淡,却能触动人心最深处的柔软,不需要华丽辞藻的堆砌,不需要严谨斟酌的遣词用字,用不着精心的情节铺排。沙望恩都以真挚的情感和文字,将自己和其他应召女郎的故事娓娓道来,写下她们各自背负的人生痛苦。

《应召人生》呈现了最直接的人性样貌,有良善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面,但是,面对命运的磨难和各种人性嘴脸,却没有哀天怨地,没有怒骂仇恨,没有自怜自艾,即使环境复杂,现实残酷,饱受迫害,她们依然有着格格不入的天真直率,渴望并追求幸福。

国家各种体系失能

她们出卖自己的肉体谋生,却没有杀人放火掳掠,而是社会结构下的受害者和牺牲者,女人之所以成为性工作者,主要还是因为国家的各种体系失能,比如社会福利体系、职业训练就业辅导体系、家庭支持系统的不健全、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横行,以及性别弱势,让赤贫的她们成为性产业的供应者,成为低学历、无技能、无自信、难以进入劳动市场的弱势群体。

从来都是别人为弱势群体代言,这是第一次,有一位年逾45岁的性工作者,亲笔写下自己的故事,不为申诉,也不为赚钱,而是为弱势群体发声——【谨将此书献给和我有着相同命运的人,尤其是含冤入狱、被剥夺自由和人权的女囚们,请你们勇敢振作起来,我希望这本书能为各位发声,为正义呐喊。】

泰国摄影师兼导演奥玛曾拍摄与记录泰国未成年男妓的状况。图为13岁2童妓,其梦想是成为一名舞蹈家,却因现实被迫卖淫。

泰国摄影师兼导演奥玛曾拍摄与记录泰国未成年男妓的状况。图为13岁2童妓,其梦想是成为一名舞蹈家,却因现实被迫卖淫。

应站在她们角度

在泰国,她的小名是“阿宁”,在日本,她被客人叫做“惠利”,18岁未婚生子,而后跳入火坑,卖淫20多年,曾经吸毒、赌博,也曾因为非法移民和卖淫而坐牢,亲身体验司法制度的折磨及何谓人间地狱。遇过形形色色的人,有互相照顾的同行姐妹,有情有义的日本黑道老大,疼爱她的妈妈桑,翻脸追杀的泰国黑道分子,嗜好性虐待的韩国嫖客,还有狱中林林总总的囚友。

沙望恩都用她的经历,带出了“性交易业无处不在”的事实,也让人对泰国、香港、新加坡、日本、韩国及中东巴林等不同地区的性交易市场和情况,也包括各国海关的收贿贪污,官黑勾结,包括马来西亚。

泰国和西班牙的性服务业都是“旅游项目”,繁忙紧凑的香港,就连性工作者也要“赶场”,在中介的安排下马不停蹄地工作,接客人数和不能拒绝,否则非但难以清还中介的费用,还得空手而归,色情架步举世闻名的日本是整本著作的主要舞台,也是最复杂和经历和回忆最多的地方。

在人们的眼光里,沙望恩都和其他同行,婉转的称呼是“应召女”,绝大部分以“妓女”称之,或粗俗而鄙视地以“鸡”为谐音,更甚者,以“公车”和“公厕”等形容极尽侮辱。

每个人都是帮凶

但是,在批评她们吸毒、赌博、求神、找人包养及供养男人等等行为之前,必须站在她们的角度和环境去看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一切,所谓的“自愿选择”又是如何被现实环境和社会结构步步逼迫而成,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帮凶,嫖客更是助纣为虐,甚至是罪魁祸首。

那些欠缺实际的“人生可以选择”、“自强不息”、“人生不能输掉尊严”、“再穷也别作践自己”、“士可杀不可辱”的劝世大道理,不过是自命清高和欠缺同理心的废话,看不见狭隘的社会和性交易业者的残酷,也看不见她们如何努力求生、对抗命运、寻找离开黑暗机会的挣扎,比起那些养尊处优,动辄寻思的人,她们以巨大的勇气和坚韧,映照出活在光明之中的懦弱与窝囊。

在沙望恩都面前,不理解、鄙视及践踏她们的人,或许更应该惭愧、汗颜。

没有沉沦与堕落

尽管大多数性工作者对自己的命运和人生都感觉无望,只是交给命运,沙恩望读却坦言自己的人生就是一连串的错误,但她是特别的,由始至终没有放弃自己,也没有过度的自卑和自践,她错过,堕落过,但在那样的环境,她也只是一个从天真无邪到历经沧桑,从不成熟成长到成熟的女孩,不管多么艰难,依然怀抱希望,尽力而为地和命运挣扎。

犀利去观察人性

她是有思想的,也不甘于屈服,带着一股倔强和观察人性的犀利,即使沦陷在人们最鄙视的世界里,却没有理所当然地沉沦堕落。在她和其他女孩身上所发生的事,只是反映自古以来始终难以改变的事实——命运从来就对女孩不公,被视为家庭的负担和累赘,却要扛起所有的责任,贫穷家庭的女孩,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供养长辈兼承担兄或弟的未来和生活,最终却没获得感激和愧疚的回馈,反而是无止境的贪婪、无情的漠视和鄙视。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接受女人奉养的男人,在《应召人生》的世界里,显得那么无能和无耻。

特摘录结尾篇的两段话,一位性工作者让我们思考何谓“尊严”和“尊重”。

“我所经历的这一切教会我什么是人生——关于人、关于各种职业的甘苦辛酸、还有社会阶级与差距。我不曾看轻自己做过的每一种工作——包括卖淫在内。我也没有到处找人上床,至少这一点我比那些红杏出墙的人更有尊严。想跟我发生性关系就得付钱,我才不像有些年轻人或某些人,只因自己高兴就随便跟人发生关系,只因为自己是女人就看轻自己,自我作践,我认为这比卖淫更可耻。”

“永远不要用职业去评断一个人。我的工作经验很广,而我敢说,有些人睡过的人数比妓女还多。这些人完全不在意跟谁上床,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妻子丈夫或孩子。这些人就是这么坏。这些人是人渣,是社会败类。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做选择,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选择做正直的好人。就算有些人觉得你的职业不值得尊重,你还是必须心存善念,拥有善良的心,这才是每个人应该努力实践的终极目标。”

文:小小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