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当官的,都不是省油灯

小时候看卡通片,好人坏人,单看外型就知道,而且好人总会胜利,坏人总会失败。

长大了看电视剧,好人坏人,有时单看外型就不太容易分得出,有时还需问一问,这是好人还是坏人?

庆幸的是,编剧没有太让观众伤脑筋,都会让你知道,哪个是忠的,哪个是奸的。

随着岁月增长,也渐渐知道现实社会里,是忠是奸别说外型看不出,忠跟奸也不是绝对的。

涉及政治的人,更是如此。

有时常会遇到有朋友问,某某政治领袖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忠的还是奸的?老实说,这问题还真难答。

专制政体下没忠奸

尽管难答,但仍然会主观地认为某人是忠的,某人是奸的,虽然这是见仁见智的主观臆测。

这个问题,直到读到魏得胜的一篇文章《同朝为官无忠奸》,实有当头棒喝之感。

魏得胜在文中举出两个历史上有名的奸臣,分别是宋代的大奸臣贾似道和明朝的内阁首辅严嵩。这两个人有共同点,都是聪明人,文采很好,很厉害读书。

这两个人能得到皇上宠幸,也都有共同点,就是投皇上所好,误国殃民,被而骂是大奸臣。

但是,魏得胜的分析是,其实在专制政体下,是不存在忠奸一说的。因为道德上一个纯粹的好人,无论如何是当不上官,更当不上大官的。

“大家都彼此彼此,忠从何来?奸从何来?”若要说有分别,那是靠对比出来的。这就像在一堆瘸子里面选拔将军,虽然区分出了将与士,但大家都是瘸子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失意者美化为忠臣

所以,魏得胜说因为人们或多或少都存有同情弱势的心理,因此官场落魄者很容易成为人们同情的对象,乃至曲意将这些失意官员美化为忠臣,以衬托成功者之奸。

“我们说,一个人官场失意了,只能表明他的官场技术玩得不够娴熟,或者他个人的运气不怎么好。因而,我们不能就此说落魄官员是好人,就像不能说没有偷到东西的小偷为好人一个样。”

读到这段话,实是让人震惊了。

也就是说,当理解到政治本质,理解到官位本质,减少了浪漫想像,才能更理解一个政治人物的言行背后,所隐藏的信息。

就像今天的官场,随着巫统内部权斗引发的内阁改组,有人新官上任意气风发,也有人失意官场语多忿慨。

政治有太多化妆术

于是,我们就看到过去说话常掀争议的人突然脑筋正常了;过去打官腔的人突然针砭时弊了;过去一味颂扬上司的人突然敢炮打司令台了。

当然,能觉今是而昨非总是好的,只是当官场落魄者突然正义,如果因此就美化他为忠臣,是一个好人,那实是太单纯了。

套句魏得胜的话:“专制体制下的官场,几无好人,自然也就不存在所谓奸臣了。一句话,全不是省油的灯。”

既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差别只在官场技术及当官命水,那么官场落魄者都不该美化为忠臣,更何况是官场得意者,自诩是好官好人,岂能当真?

毕竟现在的政治有太多化妆术,在表演政治当道的时代,政治人物的言行举止都经设计包装。

对政治人物的不信任,本来就是民主制度的基础。不管是当权,或是不当权的,皆是如此。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