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妈妈的味道

 

吃了第一口,我欲罢不能。那不是山珍海味,也不是什么稀有海鲜,而是很普通的一碗鸡蛋面线。游子回家并不是常见的事,回家吃到妈妈煮的鸡蛋面线。我随之融化在妈妈的味道中。吃了一碗接一碗,吃得笑不拢嘴。美味如此简单,因为它拥有妈妈的浓浓亲情。

林德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