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心乐:不许人间见白头

 

法国华侨到东京观赏日本“古装戏”,闲暇浏览电视时看到某人,顿时有惊为天人的感觉吧,巴巴的远道传给我回味。的确相当受刺激,即刻回复:中国俗语是千锤百炼的准确——人间不许见白头。

把省略的上句话取回也可以——自古英雄如美人。虽然在这句话里的英雄是暗喻沙场名将,这个时候“英雄”很可以断章取义改为英文:Handsome Male,英俊的男人。

法国华侨传来的是正上日本电视一位银色老将,折算没有78最少也有75了。如果他是普通的老哥,会觉得他还是头是头脸是脸的,一头半白华发仍然浓密,高鼻梁也没有突然塌下来,脸上皱纹是岁月的自然痕迹,很可以被表扬没有加入胶脸一族。这一族是最男女平等的,没有人强蛮说是女性专利,男士要胶(娇)没有人非议。

但这位老哥是高桥英树哟!连我这位昔年标准高迷,都认不出是他了。昔日英姿还真可用白居易的小诗来形容:来如春梦不多时,去时朝云无觅处。

东方美男子

昔年的小影迷饱食终日不知人间疾苦,看罢电影还别出心裁选出东西方最美男子。西方自是舍亚伦狄龙其谁。东方的还要竞选过,是小林旭还是高桥英树,真正难为了小影迷,还没有踏出校门就傻到自己提早面对日后在社会里的无数个鱼与熊掌难于兼得的踌躇。

小影迷后来很公平的评论两大美男,正确说法:小林旭是充满雄性不羁的性感魅力,单论容貌,英俊还是应该让位给高桥英树。

附带解释:那时看不到中国电影了,金焰、舒适、赵丹都上了年纪了,台湾的柯俊雄与凌云还未出道,只有高远还可以加入竞选。那时加山雄三也还未出现。

很记得姐姐的闺蜜林姐,是第一个提起高桥英树的人,那是个星期天早上,我还在洗上学要穿的白鞋,林姐说有部日本电影叫《飞男玉女》,但是完全文不对题,戏很好看。于是,姐姐就带了我去丽都戏院。林姐完全对。这戏太好看了。但她没有说男女主角这样好看。女主角吉永小百合也成了我的偶像,男主角就是高桥英树,饰演一个街头小混混的头目好勇斗狠,深夜悄悄在灯下用功,要考入东京大学。卖相与角色都教人不得不喜爱。

主题曲风靡一时

《飞男玉女》的著名还有一点,主题曲曾经名列西方流行曲金榜风靡一时,歌的内容是抬起头向前走,不要让眼泪流下来,西方改名为不伦不类的《Sukiyaki》。

我心爱的高桥电影还有一部是他与吉永小百合主演的《春心荡漾》,邵氏当然识货就由岳枫执导拍成《春暧花开》。电影不坏,但那时我赌气的不喜欢。

法国华侨说他上次到日本买到了高桥的《九纹龙》,嗳,电影收集家小Y早为我下载了。日本男星不拍一部纹身好汉电影仿佛就还不是真男人一般。这江湖恩怨的电影还真的是“社会家庭伦理文艺片”。电影里还是大学生的高桥回家继承父亲的黑社会社团,最大的敌手是一个女人领导的更大社团,他不知道那女人是自己的母亲,曾经是父亲的妻子。中港台电视剧怎么还不偷桥?

雅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