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信给剑桥:浪漫都市 巴黎

150825D05_C632-0

回想起一年前报废的巴黎机票,心还是会隐隐作痛。一年前的8月,原本答应好友萧到巴黎拜访她,谁知赶着回国,匆匆忙忙地也来不及给她一个好的解释,就取消了行程。

萧是我在剑桥大学认识的朋友,是法国华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文,听起来根本与法国人没两样。萧虽然身上流着华人的血,但样貌颇像夏威夷小妞,一身古铜色的皮肤。

她说是因为爱游泳,被海边的阳光晒成那样的。这次回到剑桥一游,我决定兑现一年前的承诺,到巴黎走一趟。我在剑桥待了几天,便程搭火车Eurostar从伦敦直接到达巴黎。

在火车上的时间,我兴致勃勃地想象着法国的浪漫,有时嘴角会不经意地露出一丝傻笑。两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巴黎北站。一踏出Gare du Nord火车站,我顿时感到有点茫然若失,因为火车站附近的风景,与我想象的华丽感有点差异。

火车站外抽烟的人还多不胜数,感觉乌烟瘴气的。走着走着,还闻到一阵阵尿骚味。一开始,我实在不解为何会有异味,后来才发现法国人很喜欢养狗,狗儿撒的尿导致阵阵异味。

世界上最繁忙火车站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带着平常心,好好享受这个久违的旅行。我在车站拿了一些路图,才发现“北站”是法国的6大总站之一。车站的人群鼎沸,果然是最繁忙的日本以外,世界上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

这里的旅客成千上万,远远望去,好像是蚂蚁一样。来自不同国家的旅客,不同的肤色,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的一身贵气打扮,有的一副随兴装扮。我挤在人群中,也不晓得闻到的是路人的香水或汗水味,有时一阵芬芳,有时一阵酸臊味,好不容易挤出人群,走到巴黎的街道上。

一到巴黎,当然是先把重重的行旅箱搁下,所以先得寻找旅店。渐渐走远火车站,发现离火车站越远,环境就越干净些。在酒店放下行李后,就迫不及待地到外头悠荡。

沿着大路一直走去,才发现来到了巴黎著名的圣马丁门(Saint-Martin),位于圣马丁街,是巴黎的纪念碑。在圣马丁门是一个凯旋门,由石灰岩和大理石建成。圣马丁门上有精致的浮雕,有着不同的图案;大门的北侧有个坐在狮子旁的女人,其他侧面还有人的雕像。

穿过大门,是大街,大街的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店,有餐厅、咖啡店、酒吧等。

非到不可的艾菲尔铁塔

来到艾菲尔铁塔,是巴黎非到不可的旅游景点。艾菲尔铁塔的四周,果然跟火车站的一区,天渊之别。艾菲尔铁塔的附近,有许多名牌商店,街道也显得特别宽敞,空气也比较新鲜,再也没有一阵阵怪怪的味道。

来到这里,心情好像舒畅了很多,感觉这里就是我想象中的巴黎浪漫。这里,让我感受到巴黎的庄严,是鼓舞人心的。虽然这一带也是人山人海,但却有我喜欢的亲切感。

艾菲尔铁塔的锻铁尖顶直刺云霄,广阔的凯旋门守卫是巴黎最迷人的大街,香榭丽舍大道、巴黎圣母院、灯火通明的桥,横跨塞纳河。在铁塔下,偶然还遇见一对对的新人。看着穿着白婚纱的新娘子,脸上那红粉扉扉的样子,难怪巴黎有恋人之都的美称。

望着这些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心里也感到甜丝丝的。当我看着一对正在拍外景的新人,突然新娘的长裙被一位路人不小心踩着,穿着高跟鞋的她差点跌了个四脚朝天。幸好,她只打了个转,站稳了脚步。还真替她捏了把冷汗。

艾菲尔铁塔附近有充满艺术风格的咖啡馆,坐满了客人,在咖啡馆外的柳条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巴黎的市容。巴黎的市容不是一成不变的,我想不变的是已经留传千古的浪漫风情。

(廖颖乐 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

廖颖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