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令吉过一天

在已经实施了消费税(GST)的一个马来西亚,六令吉一个人可以过一天吗?

且说个故事。

几年前,有个爱FM的粉丝“扣应”,在空中大发牢骚,他越讲越激动,我越听越好笑。内容大概是,从前的日子真好,什么都好;现在日子不好,样样都不好。问题出在百物涨价,日子真难过。从前一碟蚶炒粿条才三毛钱,而且是用槟榔叶包,特别香。现在一碟蚶炒粿条四五令吉,是用塑料纸包的……。

这位老兄是怀古派,今时不如旧日,什么都厚古薄今。实际上,古有古的好,今有今的妙,不能一概而论。

在蚶炒粿条一碟三毛钱的年,城里的生意人住砖墙瓦顶的店屋,楼下店铺,楼上可能是挤入一家老小十多二十口。新村里,环境好一点住锌板屋;差一些,住在亚答屋,地板是泥的,因为天天踩而发亮。不过,下雨时,要用美禄罐阿华田罐开音乐会。

那时,城里的老板也未必有车,人人骑脚车。家里若有一辆Reliegh牌的脚车,还要擦到光亮光亮。

虽然蚶炒粿条三毛钱一碟,但是多数人只能看,张艾嘉唱的《童年》——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别说是小孩口袋里没有半毛钱,许多大人也一样。用槟榔叶包,特别香的蚶炒粿条三毛钱而已,只能闻闻免费香味者多,能大快朵颐者少。

让人体验贫穷生活

有了GST之后,一碟已涨到五六令吉。不过,如今大家住什么屋子?家家户户几辆车?若有骑脚车,也是几千令吉一辆,然后一直升级升级到几万令吉一辆的运动脚车。

从前好,我们还要回到从前吗?

在一个马来西亚,别说是有了GST,在没有GST之前,六令吉是没法过一天的。

在槟城有团体举办:“挑战贫穷线,一天6令吉够活吗?”夺标的参赛者甚至可以用2令吉59仙过5天。每天只吃一餐,两片饼干和白饭豆芽充饥。结果是常常全身乏力,经常困倦。这是在饥荒的状态中,若再熬下去,必定倒下去。

办这么一个活动,参加这么一个活动,让人们反思、体验一下贫穷生活,甚具意义。

日前马六甲州首席部长说,许多人批评经济不好,但在大马没有人饿死,有许多人饱死。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如今一个开斋节,浪费的食物高达27万吨!堆起来是双峰塔的30倍,可以喂饱1亿8千万人!

贪官少吃人民好过

一个马来西亚内忧外患,部长说经济面对挑战,央行说需要内需来提振经济,但内需不应是浪费。

六令吉不能过一天,但人们每天所花的,太多不是所需要的,只是想要的;即使所需要的,有些也可以不必这么贵这么多。

经济不好不能开源,赶快节流,除非家财万贯,吃喝玩乐的达人告诉听众如何坐飞机去泰国著名商场大吃大喝全力血拼,血拼回来的东西,其实一辈子也只用了一次,或连一次也没用过。

大马人不必天天喝白开水吃白面包,我国的面包吃多了血糖会升高的。只要欲望少些,生活简单、简朴些,经济不好,还是可以过。

情况不是特别恶劣的话,大马人还不必过上贫穷日子,不会回到三毛钱一碟蚶炒粿条也只能闻闻免费香味但吃不起的穷日子。

不过,以我国资源的丰富,只要大群贪官少吃一点,全民每人每天都应有至少60令吉过一天才合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