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怎么了?

150825b32_C1245-0

令吉近期大幅度贬值,更直泻至1998年以来最低,勾起了大家的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回忆。

令吉兑美元汇率今年来已暴跌超过17%,其中一个主因是市场普遍预测,美联储最快将于9月升息,促使外资抛售大马资产,把钱汇回本国。

事实上,其他新兴市场的货币与原产品为主经济体的货币也全线下滑,因此这是一个整个区域货币兑美元汇率齐齐走低的大趋势,并非令吉独有现象。

然而,令吉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却大于各个东盟邻国,最近甚至比印尼盾还糟。印尼因为出现双赤字,印尼盾被视为是东盟各国货币中最弱的一个。

这显示,令吉短期内大贬,绝不仅是美国可能升息及原产品价格再度下跌所导致这么简单。

政局不明朗

我认为,造成令吉大跌的其他主因,包括国内政局不明朗,打击了投资者信心。

尤其是连国家银行总裁也须出面辟谣,表明不会在近期内辞职,以及大马不会再度实行资金管制措施。

但投资者似乎还不买账,这可从国行总裁8月13日发表有关声明后,令吉继续“跌跌不休”看出一斑。

我们不能怪罪外资抛售马币,导致令吉大跌,因为他们曾在1997/98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被套牢,“见过鬼怕黑”,因此如今普遍一有风吹草动,就普遍采取三十六着、走位上着的自保策略。

7月储备金蒸发330亿

截至8月中旬,外资已抛售约120亿令吉的股票,导致大马股市兵败如山倒。

我也对外资在固定收入工具市场的投资深表关注。

打从去年8月的最高峰,直到今年7月,外资已抛售500亿令吉的固定收入证券。

尽管如此,截至7月杪,外资持有的固定收入工具数额仍相当可观,达2070亿令吉。

这相等于我国外汇储备金3650亿令吉超过半数。

若这些外国投资者仍对大马政局感到不安,也不确定大马是否会再度实行资金管制,他们预料将进一步抛售大马证券。

国行无力扶持

一旦他们将资金汇出大马,将再度造成令吉下跌,而国家银行的外汇储备有限,未来料将无法积极进场扶持马币。

单在今年7月,我国外汇储备金就蒸发了330亿令吉,我怀疑这是因为国家银行大举进场干预,致力让令吉守住1998年进行令吉兑美元3.80固定汇率时的心理关口。

结果有关干预证明徒劳无功。在必须避免外汇储备金进一步缩水,以免影响国人信心下,国行别无选择,只好放任令吉贬值。

这就是为什么当令吉失守3.80令吉大关后,其跌势更快更急。

未晋无底洞

随着令吉在过去短短一年内,从3.16跌至4.17,我们现在是否处于危机当中?

我认为我们还未到达这地步,因为我认为,令吉还未进入无止境下滑的局面。

回顾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令吉一度无止境的下挫,在短短6个月内大跌46%,这导致商业与消费者信心还有国家经济遭遇重创。

这一次,令吉的大幅贬值,预料同样将对商业、消费者和整体经济产生一些影响,而进口商将首当其冲。

这也将导致进口货物变得更为昂贵,商家预料将展延投资计划,消费者们则拖慢消费步伐,这将导致原已遭到其他经济因素拖累的大马经济,将在今年下半年进一步下滑。

当务之急挽回外资

出口商则预料将受惠,因为他们将善用令吉贬值,令大马产品变得较为竞争力的优势,而当全球需求反弹,预料出口商们将增加投资,以取得增长,这将为大马经济产生一些抵消负面因素的消息。

然而,我们不应感到自满,并应尽速采取措施,避免令吉无止境下跌。

否则,它将对经济带来巨大“震惊”,拖累大马经济陷入衰退。

当局目前的其中一项急务,是保持国内外投资者们的信心,并通过减少政治不明朗因素,说服他们继续在我国投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