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43亿仍属温和水平
大马外债未亮红灯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92

 

150824X32_C1222-0

希腊债务危机也引爆了欧洲债务危机,世界各国的天文数字外债与公债,是这几年被热烈讨论的经济与金融话题之一。

国债涉及一国的财政风险,不管政府或人民,都很关注本国债务状况。

我国政府债务截至今年次季达6275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GDP)53.8%,而外债总额达7943亿令吉,等于约2084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8.1%。

从宏观角度来看,我国的债务程度是否处于可管理水平?在结构上是否属于健康并有足够支撑力?

根据国家银行次季经济报告(截至2015年6月30日),我国的外债达7943亿令吉,比去年同期增加约8.7%,仍属可管理水平。

若以美元计的话,大马外债有所降低,从去年次季的2251亿美元,减少至2084亿美元。

政府债务则从去年次季的5689亿令吉,增加约10%,至今年次季的6275亿令吉。

我国外债超过50%是海外贷款,而政府债务有17%属于海外债务,无论外债还是政府债务,都属于适度增长,价值增长主要还是受到令吉贬值所致。

截至次季,国家银行的国际储备金有3981亿令吉(相等于1055亿美元,考量了外汇差价变异)。

惟近期令吉受原油价格下跌、美元上涨等等不利消息影响,跌破4令吉心理防线,我国外债和储备金继续受到汇率因素打击。

150824A07F1_200x85a1

150824A07F1_200x85a2

储备金可抵7.5个月进口

截至8月14日,储备金降至3564亿令吉(945亿美元),足够融资7.5个月的进口,国家银行指这个水平比国际的3个月基准要高,而且现有储备金是我国短期外债的1.1倍,对于一个金融开放国来说,是适度的水平。

令吉下跌的好处,是让出口变得相对便宜,有利出口活动;坏处是持续贬值会影响外资信心,并导致国内需求不活跃。

政府一直强调我国债务水平仍受控,并将继续采取措施控制债务,谨慎使用财政担保。

事实上在2013年政府已宣布成立财政政策委员会,致力巩固国家财务状况、削减财政赤字。

抵御不稳定因素
扩内需减少依赖出口

稍有好消息是在赤字方面,今年次季赤字是1.4%,比去年同期的2.2%有所改善,这是由于税收增多,而辅助和补贴减少,使到营收的增长速度比营运支出的幅度大,财政政策收效。

仍有空间的是,我国的外债有超过一半属于中期至长期到期债务(占外债的57.1%),当中少过一半(有40%)的外债是以马币计值,那是非居民持有的债券和储存。

短期债务比重较少,在时间上来说,我国无论在汇率或还款能力,仍有修正机会。

近年来我国一直致力于贸易平衡、扩大内需和入口,以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抵御国际原产品价格不稳定和汇率波动等风险。

除了扩大内需,我们仍要努力持续减少依赖原产品出口,以及提升各行业的附加值,那样才能够提高竞争能力,扩大国际市场的占有率,冲淡令吉贬值的不利,债务也就能缓和。

150824X32_C1268-0

大马国债冠东南亚

但是对比东南亚各国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我国是东南亚新兴经济体内,政府债务比重最高的一个,其次是越南和菲律宾。

菲律宾在2013年的公债比重接近50%,经过调整,其比例有所下降,但是在区域内仍属较高比重。

截至2014年9月,印尼政府债务余额约2130亿美元(约8753亿令吉),比前8个月债务减少了30.3亿美元(约124.5亿令吉)。

印尼政府自3年前就开始定下一系列改善债务的目标,包括2015年整体税收目标,以作为推动经济成长的主要财源,并且削减开支。

但是世界银行发布报告中认为,印尼政府的税收将和目标出现了短差,主因是税收目标制订定并不实际。

150824A07F1_200x85a3

越南债务占GDP比重一半

过去十年,越南实现经济增长迅速,以国企带动经济、靠廉价制造加工业支持增长,同时也带来债务增加的问题。

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经达到50%以上。意识到这个问题,越南政府也正视改善公共债务管理,以更好地监管政府担保债务状况。

“财政空间”看国家债务空间

纵观世界国债状况,除了备受瞩目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债务也触及了18兆美元(约74兆令吉)的上限,他们的债务对比GDP高达百分百,东南亚各国的债务与这些国家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在西方国家急于降低过高比重的国债之际,亚洲各国是否也该采取措施减轻国家债务?

在这个疑问上,国际货币基金研究员早前却有指除了一两个国家,亚洲区域各国的债务仍有“上涨空间”。

该篇名为“何时该降低政府债务?”的文章说,研究员采用“财政空间”(fiscal space,指一国债务仍可上涨的空间,亦即不致使政府的融资利率过高、不违约下所能应付的债务水准),来看一国的“债务上限”与“债务对比GDP比重”距离。

150824A07F1_200x85 noresize

财政健康可与债务共存

在这个排行榜中,韩国是其中一个排行在“安全区”的国家,另三个亚洲地区是香港、台湾和新加坡(新加坡的政府债务对比GDP比重高达100%以上,但是国家净资产同样高,并且债务主要用以投资,而不全是支出)。

“安全区”10个国家有4个来自亚洲,还有两个是亚太平洋的澳洲与纽西兰。

唯独日本,其政府债务对比GDP比重一直是世界之最,高达200%以上,截至2013年6月的日本政府债务已达10.46兆美元(约43兆令吉)。

国际货币基金这次把日本列在财政空间的红色“危险区”,与面对债务危机的国家如希腊和意大利毗邻。

研究员认为,日本进行额外财政巩固政策是有必要的。

研究员建议,在财政空间方面仍有条件的国家,可以与债务共存,建议这些国家政府如韩国和澳洲,可以考虑适当或投机式降低政府债务,让经济获得成长,来降低债务比例,而不是加税或削减其他政府支出。

总的来说,一国的债务是否属于危机或仍有“上限”,需要视该国的经济健康程度而定。

一国的经济成长稳健、国内社会状态稳定造就了健康的经济氛围,政府在调节债务上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150824A07F1_200x85a4

书到用时:

政府债务

政府债务,通称为公债或国债,这是普遍用来查看一国债务程度的数字。

国债产生是因为政府财政收入不抵支出(出现赤字),而需要国家借钱支付,年复年则产生了国债。

一般会以政府的总债务除以GDP后,所得到的百分比来作为衡量国债的表现(政府债务占GDP比重)。

除了对比GDP,政府债务也可以根据债务总额来报告,也可以根据净债务来计算,也就是政府的净资产减去净债务后所得。

而“外债”则是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债权人来自海外的债务,欠债的可以是政府、企业、或私人。债券可以是私人、商业金融机构、其他政府或国际金融机构。

有意见,请电邮:[email protected]

或浏览大马经济网: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文:许晓菁(马大经济系学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