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正金钱政治

转型实力●依德利斯贾拉

首相署部长兼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总执行长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读者和政客便怒火中烧,不但在社交媒体展开连串炮轰,遇到朋友时也不忘讨伐我。

我的拥护者和想法雷同的人则挺身支持。他们肯定管制政治献金的好处,也呼吁大家停止争辩往事,不要玩弄政治。

很明显,大马人希望透明可靠的制度能打击引起民愤的贪污。现时社会大家互不信任,但欣慰的是,有人大力提出管制政治献金的意见。

律师公会前主席兼民权支持者拿督安比嘉便是很好的例子。

她在推特上说:“依德利斯针对政治献金写了好文章。我们还需要指南来解决利益冲突,但一些领袖没看到这点。”

其实,外界的抨击内容更精彩!他们呼吁我“做好本行、远离政治”,也问我“……真的相信那纯粹是政治献金?”

细读回应后,我在此回答三个多次出现的留言:

1.“为何卷入政治?你搞好经济就行了!”

2010年1月,我们在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主导的国家转型计划下,推出政府转型计划,当中的七大关键任务之一,便是反贪。

早在2009年时,我们便咨询反贪专家和聆听民众及反对党的反贪意见,然后为政治献金拟定可靠的管理架构,以便清楚和透明地处理政治献金。

这些年来,我都坚决认为,制定透明的政治献金管理制度已迫在眉睫,因为献金问题与贪污有直接关系。

6年已过,要实现目标还有挑战,但我们没有改变初衷。工作必须达标,而我身为掌舵人,从来没有乖离既定航线。

2.“你的文章忽略了最大问题——26亿令吉捐款”

若在2010年落实我们的建议,现在就没有26亿令吉政治献金的问题,因为当年的建议规定,收到捐款时必须发收据、户头要稽查、详情要公开。

不管怎样,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在8月5日发表的文告表示:“首相户头中的26亿令吉是来自某方的捐款。”

只要没有管制,政治献金会继续汇入政党或个人户头,朝野皆如此,而政治献金问题也陷入灰色地带,让人民觉得不妥。

为了避免问题发酵引起猜疑和埋下失信的种子,我们必须改革并建立透明机制,否则,坊间将涌现各种揣测。

3.“你怎么怪民联导致当前的局势?”

我从没指责任何人,而只求做好本分,完成责无旁贷的工作。

我要强调一点,落实改革不应预设条件,因为改革是必要的!

管制政治献金
朝野应派员参与

2010年至今,没有任何政党采纳我们的建议,5年光阴平白流失。

负责廉正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和其团队一直游说政党接受建议,但朝野阵营无动于衷,让改革沦为应急说辞和相互指责空话。

首相近日宣布成立政治献金国家咨询委员会,令人鼓舞。刘胜权将领导有关委员会,而我则成为其副手。

我建议该委员会纳入其他政府机构和监管委员会与机构,如选举委员会、社团注册局、反贪污委员会、廉正学院和首相署法律事务组,也让大马国际透明组织、律师公会、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青年团体等公民组织加入。朝野政党也应该派员参加。

这个委员会将管制政治献金,确保各政党透明地处理捐款,顺应时局要求。

每当有心人抹黑和曲解提高透明度和可信度的呼声,并大搞政治游戏时,我就深感遗憾,因为这些行径旨在分化社会和捞取政治利益。

我吁请各界停止开条件和设障碍来拖延改革,让我们合作制定架构来推动政治改革,使到政治人物和所属政党对政治献金负起责任。

首相目前已公开表明意愿,并指大家有责任向有关委员会提出管制政治献金的适当建议。

只要遵守3规定

我认为,政党自愿落实管制建议,是最理想不过的事。只要遵守下列三项规定即可:

1.政治献金必须汇入政党户头

2.每项交易都有收据

3.户头必须稽查,捐款详情必须公诸于世

不过,采取自愿制时,行为不当者该当何罪?民众要我们严管政治献金,更要我们严厉执法。

我的答案是,让国会立法。如此一来,违法的政党将受处分。

前路茫茫,我们可以走有道德的方向。大家要看到可靠可信的领袖,而这一切就从管制政治献金做起。

我相信,管制政治献金也让各政党收获政治本钱。路在何方,大家心中有数。所以,尽管做便是!

欢迎寄上合理的回馈和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