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

死刑问题,在应然面上不应、在实然面上也不只有狭隘的一个面向。它绝不是加害者一人的事,当中涉及对受害者形式化补偿、受害者至亲的心理感受,以及对社会大众的教育意义等。

我们必须认清,当今社会依然存在穷凶极恶,死刑具有惩戒的功能。当然,我们也必须明白,社会中有穷凶极恶不能直接就论证死刑应该继续维持。可是,社会中不能失去惩戒穷凶极恶的功能。

从杀了妻子刑满出狱后再杀两条人命的台湾人黄贤正、当街把两岁婴孩重重摔在地上的北京男子、无情杀死53人的俄罗斯屠夫、杀死48人当中包括6位小孩的绿河杀手、乌鲁木齐火车站暴力袭击及IS杀人头为乐的恐怖行径,面对这类冷血、严重威胁社会秩序,并把夺取他人宝贵生命当作稀松平常事的人,我们必须采用明显有别于坐牢的惩罚,展现绝不向恐怖主义妥协的最高决心。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阐明,社会存在反人类罪,其中包括种族清洗、恐怖主义等。试想想,如果朋友拉扯中杀死一人及IS这些冷血杀死很多人或种族清洗都被判处终生监禁,我们又要如何突显这类恐怖主义是恶中之恶、冷血中之冷血?

抑恶扬善彰显社会正义

惩戒恐怖分子如IS,以及种族清洗的大恶犯,其意义绝不仅仅在于惩罚,更重要的在于抑恶扬善,彰显社会正义,让穷凶极恶受到最高的刑罚。

康德在《道德形而上学之基础》及美国法学家罗伯特也支持这观点,他们认为处罚的痛苦度必须和罪行成相关,让重大罪刑的罪犯存活对社会是不义的。

死刑到底应存应废,我们都必须诉诸理性。面对生命被剥夺,我们可能难免有点情绪,不过,死刑不是关乎一条生命,而是攸关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安全,我们必须放在宏观的社会化角度进行理性探讨。理性探讨,我们才能在人权及社会安全上,找到一个平衡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