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块文章:菜亦花

 

我手上握着一把利剪,正在埋头剪树仔菜。晨起趁着一股劲,剪菜连拔草,奋战中忽觉有异,鹤立鸡群这一株非草也非菜(树仔菜),少不得另眼相看,这一下可认了出来,是一株苋菜!漂亮悦目的一株苋菜。6寸宽的圆茎挺立,近3尺高,层层分芽,翠叶相迭,已经过了食用时期,密麻麻长着一挂挂花穗子,饱满地藏着无数的种子,就等着成熟时刻。

剪刀一张一合,何其快速容易,也少了剥夺肥料水份的劲敌。这一株不能食用的苋菜基本上就等同一棵根野草呗。且慢,心里忽然宏亮地喊了一声。小小一株细线般的幼苗,附依在别人的土畦边沿,躲过了蜗牛的啃齿,避开了蚱蜢的拉锯,多少次弯腰弹起当脚步踩过,烈阳暴雨中它一天天长大,柔柔的月光是最好的朋友罢,终于它有了今天,挺腰玉立,迎风摇曳,开花结籽。它还要继续它的生命之旅,欢唱它的生命之歌!

我快速地退后两步,走向另一畦树仔菜,抹了抹满脸的汗。

小时候外公的菜园里,日常菜蔬样样俱有。我在学校跟同学讨了花种子,回家来嚷嚷着要种花,藤椅里摇晃的外公哈哈笑他说,傻娃呀,花不能吃种来没用呀!我可不听,找一天外公不在园里,偷偷把种子埋在菜畦里。后来星状小花红了半边篱,那是葛萝。外公到底还是把花苗移植在篱芭边沿上了。

而这一株苋菜,赏心悦目,且错把它当一株花吧。

文:晨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