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回响:关于饶楚瑜

 

好长的一段岁月以来,我每天面对多份报纸的多样化副刊,可是我最重视的,还是《南洋商报》的〈商余〉版,因为她提供了最多可读性甚高的本土文坛人物逸事之作品,这对我学习搞点马新文艺史料是大有助益的。

而今早(8月17日)出现在〈商余〉副刊的重头文章〈饶楚瑜是谁?——文学史料之必要〉,那是旅台作家学者张锦忠教授的新作。我感激他也正寻找饶氏。

胡君苹是胡伟夫的笔名

我立时心头怦跳加速,接着展开寻找拙编著中“饶楚瑜”、“胡君苹”、“胡陀”、“胡伟天”等的条目,从《马华写作人剪影》(1979)、《新马华文作家群像》(1984)、《新马文坛人物扫描》(1991)和《新马华文作者风采》(2000)等翻遍了之后,我脱口出声道:“哦,是我搞错啦!”——是呀,饶楚瑜原名不是胡君苹!胡君苹是胡陀的胞兄胡伟夫的笔名。

我真莫名其妙,为何会这么胡涂?我在1991年8月出版的《新马文坛人物扫描》一书里头,既已把胡君萍(君苹)列入页131(0731条目),而且在末端处写着“他(指胡君萍)担任过怡保培南学校校长,当时饶楚瑜也在该校任教”,为什么不把页286(1907条目)写饶楚瑜处删除“原名胡君苹”5个字呢?当年(25年前)整部《新马文坛人物扫描》(共508页)是用打字机制作的,删增文句不容易,我与女打字员通常是使用超强胶水黏贴改句的,也可能增贴改过却脱落了也说不定?

总之,这是我(马仑、邱子浩)失误的地方。还有,我在拙编著《马华写作人剪影》(页18)和《新马华文作家群像》(页18)二书中,也犯上同样的错误——“原名胡君苹”——冀请众读友删除这5个字眼,则幸甚矣,感恩!

搞文艺史料是份永远在探索的打杂工作,谁都会犯上失慎的地方;而我呢?所犯上谬误之处最多,盖因我挑战的时间较长、撰写的对象逾5000名,而本身不够专心所致。

当我发现(多由文友提醒及指正)之后,总是设法删修补正,比如:《新马文坛扫描·补遗-另增简介40位》(详见《扫描》页476~485)、《新马文坛人物扫描:修订综述》(详见拙著《马华文学之窗》[1997年·页221~238])、《为〈新马华文作者风采〉修装整冠》(详见拙著《马华文艺脉搏》页228~232)……,亟盼关注马新文艺资料的文友继续惠顾雅正。

饶氏曾在怡保培南执教

回头我再述说几句前辈名家“饶楚瑜”。

噢,台湾有位宋姓的“楚瑜”,是台湾亲民党主席,今年8月6日宣布参选2016总统;而我们正追踪的饶姓“楚瑜”,早在37年前,我就千方百计地为他写小传(我误当他为胡君苹)。这么多年已溜逝,不仅探听不到“饶楚瑜是谁”、找不到他的遗照,还在“原地操”留下“原名胡君苹”的讹误。为此,我委实感到汗颜与不安!并向知情者如张锦忠博士等致表谢意。

31年前(1985),我曾拜托在广东省梅县的前辈张天白(1902~?,即马达、丘康)打听饶楚瑜的下落;我曾把张乡长于1985年2月1日的覆信刊在《扫描》一书内(页286):“饶楚瑜于1984年10间逝世。他回国后。在大埔中学任教。他的眷属至今还在南洋。……”

之后一直延绵至今,我多么期盼饶老师的旧同事及学生们(饶氏在怡保培南执教过)可协助提供一些其生平事略。若有回应∕回音,那就功德无量矣!

临末,顺笔提一提胡传夫(笔名:胡君苹),我在2000年编著的《新马华文作者风采》里头以210字简介他(胡伟夫,页104,条目0693):1950年9月,他在星洲被驱逐出境,居住广州,在桥委办公室任职,久无讯息……

文:马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