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漫画疯癫37年

马来西亚的漫画迷不少,但敢说大多数追看的都是海外漫画,尤其是日本和香港漫画,又有多少人懂得欣赏本地的创作呢?

其实本地的漫画创作,在80年代就已经崛起。过去几十年来也有过辉煌时期,只可惜最终也抵不过市场压力,以及海内外网络漫画的打击而日渐退潮。

不过,在国内倒是有两种漫画特别吃香,那就是针对儿童或青少年的漫画,以及“马来语漫画”。

反讽幽默创意
你能看懂多少?

在马来西亚能成功撑过几十年的漫画周刊,老实说是廖廖无几。

但这本漫画周刊,它曾经是马来西亚出版过的漫画周刊中,最多人看的一本。它透过嬉笑怒骂及幽默的方式,反映社会、文化、经济及政治题材,并集齐一群大马顶尖的漫画家。很多人都称它为“创意思维的重要历史文物”。

从它们长达37年的成功,多少能探究出马来西亚的漫画市场。

在出版《Gila-Gila》漫画周刊之前,贾法泰益(Jaafar Taib)就已成立了一家出版社,只是当时出版的都是其它类型的刊物。他回忆道:“当年在国内的市场多是以海外刊物为主,尤其是美国、日本和香港的漫画和杂志,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他们能把漫画文化发展得那么好,我们却不行?

《Gila-Gila》的创办人贾法泰益表示,年轻时就很爱看漫画,或许是画家的身分吧,所以跟艺术相关的事物都非常喜欢;可惜,当时的资源不足,所以都是追看报纸里的格子漫画而已。

《Gila-Gila》的创办人贾法泰益表示,年轻时就很爱看漫画,或许是画家的身分吧,所以跟艺术相关的事物都非常喜欢;可惜,当时的资源不足,所以都是追看报纸里的格子漫画而已。

4月1日大马漫画日

“而碰巧我们一群人里,包括再纳布昂胡先(Zainal Buang Hussein)、米沙(Mishar)和阿兹曼尤索夫(Azman Yusof)都是画家,所以就决定挑战看看。第一期的《Gila-Gila》漫画周刊,在1978年4月1日的愚人节推出。”话说,首相纳吉曾把4月1日列为大马漫画日,虽然不多人记得啦,但已经足见它在国内举足轻重的地位了。而第一期的销量,自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贾法泰益就说:“老实说,当时有20%的担心,但信心倒是有80%,哈哈哈!第一期只出版了9000本嘛,之后的销量就不断在增加,而巅峰时期的销量更高达20万本。期待,是每一位生意人都会有的心态,那时候我觉得有5万就很好了,然而它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和销量,早已经超出我所期待的范围了。”没错,它是双周的刊物,意思是两周有20万本销量的话,四周就有40万本了。

这就是《Gila-Gila》的第一期封面,当时一本只要1令吉,如今这本创刊号已升值至6令吉左右。

这就是《Gila-Gila》的第一期封面,当时一本只要1令吉,如今这本创刊号已升值至6令吉左右。

特刊破销售量记录

薄薄一本漫画周刊,谁会想到它能有如此大的魅力呢?而贾法泰益也依稀记得在1990年代,以开斋节为主题的特刊更破了最高销售量的记录,当时还有很多读者因买不到而抱怨。但那都是以往的光辉岁月,现在很多实体刊物都受到电子刊物的影响,相信《Gila-Gila》的销量也大不如前了吧?贾法泰益点头解释:“现在的销量只有3万本左右,其实也不只有我国受到影响。”

150823D02F1_1

150823D02F1_2

150823D03F1_1

幽默内容达致乐趣

贾法泰益借美国的《MAD》漫画月刊为例,“这本刊物的概念跟《Gila-Gila》很像,但他们的销量也日渐下滑,为什么呢?刚开始创立的几年内,我国的漫画市场很好。我觉得跟人们能选择的娱乐媒介不多有关,因为不管是电视或电台的频道都很少,但国内却有很多刊物做几期就停刊了,或许他们的内容和方向都抓不准市场需求。但你看,我们是带点讽刺元素并主张幽默的漫画周刊。

“我们要确保做出来的内容能让读者看了会笑,以满足他们的娱乐需求,作为除了电视和电台外,另一个能够消除生活和工作压力的大众选择。但现在的人能接触的传播和娱乐媒体已逐渐增多,尤其是网络和社交网站兴起后,很多漫画都能够在网上找得到,甚至很多海外的年轻漫画家都以社交网站为平台。这样的现象多少会对我们造成颇深的影响,这是我必须接受的事实。”

150823D03F1_2

仍具存在价值

确实。近年也有不少资深漫画家这么说,但那是否意味着,实体漫画刊物的未来会更糟糕呢?贾法泰益却说:“若想要继续做实体刊物的作家、漫画家或出版社,对于印刷或销售方面可能不会达到他们期待的量,这点一定要做足心理建设和准备。但我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坚持下去啦,因为若你问我实体刊物会否走向没落,甚至是完全消失,我倒是觉得不会。为什么?

“虽然现在的市场已逐渐趋向年轻一代,而他们也是比较喜欢网络的传播方式,但我觉得科技的淘汰率会比实体刊物来得高,所以它作为主流趋势的现象并不会维持太久,最后……人们还是会重投实体刊物的怀抱。你看美国和日本就好了,科技比我们的先进许多,但他们的实体刊物还是能持续地做(而且还发展得很不错),对吧?也或许是已经成为他们的文化了呗。

“但也要看是什么类型的实体刊物,譬如说百科全书,其实体在网络新兴的新时代就会显得很不实际。好,那长达37年的成功,当中的原因真的只有这样吗?曾有一位本地漫画家说过:很多华人看漫画都抱着目的性,譬如对画工和故事性等的要求,而马来人就只是追求“放松”。虽然《Gila-Gila》也有华裔读者,但总体而言还是巫裔和印裔居多,所以就应验了此漫画家的话。

150823D02_C691-5
Fatah Ngah作品

共鸣才是关键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的画工和故事性都不强啦,毕竟也集合了一群国内顶尖的漫画家,只是他们的画工跟一般在海外漫画看的不同,而他们也比较主张真实且幽默的内容,因此跟一般以虚拟故事为主的漫画也不一样。最重要是,不管是画风、笔触或人物创造都很有道地风味,绝对没有在效仿或抄袭海外漫画的风格或元素,当然能够轻易引起读者的共鸣才是关键,你说是吧?”

然而,另一位本地漫画家曾说过:巫裔读者和华裔读者最大的不同是,前者会主动去认识漫画家,譬如会留意他们的动向和新作品等;但华裔读者往往都是看过就算,有时候甚至不关心由何人创作。而在《Gila-Gila》里面的漫画家群,基本上都在读者心中占有一定的位子,譬如在前文中有提到的4位创始人外,还有Reggie Lee、Tarzidi、Fatah Ngah和Ujang等。

仿与作家交流

甚至在国内很红的网络政治漫画家祖纳(Zunar),他也曾经是《Gila-Gila》的一员,其漫画充满对政事的批判和讽刺,因此几度遭到内政部查证和逮捕,但这都是发生在他离开之后自己发展的时期了。但他还在任时,相信也给此漫画周刊带来不少忠实的读者。而长期对马来漫画有研究的慕利亚迪(Muliyadi Mahamood),则表示专栏作者的文章是此漫画周刊画龙点睛的部分。

他说:“我们阅读文章仿佛就是在跟作家交流,而它一直都获得本地著名作家的支持,包括沙谷伯(Pak Sako)和沙末伯(Pak Samad),的确,他们的专栏无形中提高了杂志素质,因为他们的文字和课题都非常平民化。就算是今天再看回以前的作品,也能够引起本地读者们的共鸣,百看不厌。”

在国油画廊举办的签名会,吸引很多粉丝前来,让签名会持续长达两小时;虽然很累,但已有六十几岁的贾法泰益表示,他们都是塞着车前来支持我们,所以一定要坚持签完。

在国油画廊举办的签名会,吸引很多粉丝前来,让签名会持续长达两小时;虽然很累,但已有六十几岁的贾法泰益表示,他们都是塞着车前来支持我们,所以一定要坚持签完。

让人发笑才是最困难的事

长期对马来漫画有研究的慕利亚迪说:“漫画反映出了一个年代的社会,因为漫画家的灵感,主要是来自社会课题或现象。”虽说是以写实的社会课题为主,但在被问及经营漫画周刊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时,贾法泰益也坦承是点子的部分,为什么呢?

他解释:“既然是主打幽默,那我们的责任就是生产出能让读者会心一笑的内容。但其实要让一个人哭很容易,要让别人笑才是最困难的事。”(没错,很多电视谐星和喜剧导演都曾沿用过此精句。)他继续道,要让别人笑就要动用到各方面的智慧和知识,所以漫画家有足够的阅读量是关键,当你的阅读量越多时就表示你所知道的越多,那创作才会显得更有意思。

慕利亚迪

慕利亚迪

批判或自贬具挑战

虽然也会牵扯到政治的成分,但《Gila-Gila》的创作模式,不像常惹祸的法国漫画周刊《Charlie Hebdo》般直接和极端。贾法泰益说:“其实我们更多是在批判或取笑自己,毕竟我们也不想自找麻烦,这样的呈现方式是蛮困难和挑战的。”早前,国油画廊(Petronas Gallery)更为他们举办展览,让新旧漫画迷有机会回顾37年来多达200份的原稿。

当中包括早期版本、很经典的编辑漫画和引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堆头、以及知识撰文等等,让参观者能深入了解本地漫画家的创意思维,同时表扬他们对历史和现代艺术做出的贡献;而展览的成功更让他们决定推出限量版(第777期,只有1000本),更举办粉丝见面和签名会。活动还未开始,但已见一众粉丝在门外排队守候,而印有限量码的首200本很快就销售一空。

而最受欢迎的漫画系列,当然要属法泰益的“Jungle Jokes”和“Kalau”了;前者的呈现方式是围绕在人类与动物上,他通过漫画将各种动物(包括大象、老虎、鳄鱼等)拟人化,呈现出人类的幽默、嫉妒和欺诈等行为,因此引人发笑。而后者画的是因果,譬如“若人类活在水底……”或是“若我要减肥……”等,既能让读者和漫画家本身发挥天马行空的创意和想象力。

左边的“Pepatah-Petitih”就是沙谷伯的文章作品,而右下方的“Tong Kosong”,则是再纳布昂胡先(Zainal Buang Hussein)的创作;他以趣味的漫画图来批评一些不是很好的行为,希望人们能有所改善。

左边的“Pepatah-Petitih”就是沙谷伯的文章作品,而右下方的“Tong Kosong”,则是再纳布昂胡先(Zainal Buang Hussein)的创作;他以趣味的漫画图来批评一些不是很好的行为,希望人们能有所改善。

毒舌调侃更吸睛

当然,其他漫画家也有各自让读者印象深刻的作品。至于评论专栏,则是有笔名为“Minahleter”,所撰写的《Ehem……Alahai》;他总是以犀利言语来评论男生的行为,这种毒舌风格在较封闭的时代是难得一见,所以自然能够吸引到一群忠实的读者。而据说,这为了平衡“Matt Romeo”的创作作品,因为他的角色就是一个主打浪漫的男生,但身边却围绕着一群女伴。

若你也是忠实读者,你就会对一个角色感到特别的熟悉,那就是“Serba Tahu(全知)”教授;在外型上,他有一头光滑的秃头(同时留有珍贵的三根卷发),但却有一把长又浓密的胡须,并佩戴一副圆形的黑框眼镜还顶着一个大肚腩。虽然听起来不是很讨喜,但却是《Gila-Gila》的官方代表人物,差不多每期都会见到他。

前文一直有提到“共鸣”,但就不知道此漫画周刊,有否在华社引起共鸣了,你说呢?

笔名为“Aidiladeeja”的作家,以“ Hari Itu Nak Jadi Sejarah–Kisah Seorang Pejuang”为题,利用马来英雄末基劳(Mat Kilau)时代的虚构角色,来批评摩登巫裔过度吸取西方文化的行为。

笔名为“Aidiladeeja”的作家,以“ Hari Itu Nak Jadi Sejarah–Kisah Seorang Pejuang”为题,利用马来英雄末基劳(Mat Kilau)时代的虚构角色,来批评摩登巫裔过度吸取西方文化的行为。

报道:洪诗迪/摄影:陈奕龙、受访者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