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疲劳

街场神戏又开场,取悦一般好兄弟。

希望不会歹戏拖棚,但人间却有连场歹戏。

歹戏开始,观众还想分个忠奸,然而忠也白鼻,奸也白鼻,分不分都那样,只望它快快落幕。

再拖,落不落幕也一样,就让它自己无疾而终吧。

当歹戏上演时,人间集体失智。

挖苦的,开口就挖苦‘

讥讽的,开口就讥讽。

恫吓的,开口就恫吓。

来来去去就只一个口诀,唱唱说说,到疲劳来袭时,什么都没有意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