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华学生作文大赛”获一等奖
培风女生文笔获肯定

符淑蓉(中)与两位导师郑力嫣老师(左)及林艾妮老师(右)分享得奖喜悦及重温得奖文章。

符淑蓉(中)与两位导师郑力嫣老师(左)及林艾妮老师(右)分享得奖喜悦及重温得奖文章。

(马六甲23日讯)马六甲培风中学在第16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中高唱丰收,18个得奖名额里横扫了6个,该校理一生符淑蓉更荣获赛会一等奖,如此辉煌成绩及卓越能力傲视全国华文学府界。

作品写本身故事

凭借《她在等谁的电话呢?》文章作品获得一等奖的符淑蓉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指出,作品概念取自于她本身的经历,将她与亲人的故事通过文笔书写成文章,交由老师投稿参赛。

她对于获奖感到惊喜,认为获奖属于锦上添花,最重要是能借着比赛的机会作为文笔磨炼的平台,得到专业评审的评语肯定,才能不断地在文笔上自我提升及学习。

“从小喜欢诗歌跟文章,曾在小学四年级时获得校内写作一等奖,被老师称赞一番,之后渐渐喜欢上写作及阅读诗句,慢慢感受到文字的美妙。”

借此,她感谢华文科主任兼指导老师林艾妮及郑力嫣无私的奉献,常鼓励及给予信心,让她在写作方面可以自由发挥,遇到挫折时还能得到指导老师的援手,引导她写出好文章。

林艾妮:培养学生爱华文

林艾妮指出,常年来国内外中文写作比赛无数,该校华文组也特别安排数位老师重心负责比赛部分,在获得有关比赛事项后将信息转达到该组,再把简章发放给各班华文老师为同学讲解比赛题目及内容,鼓励同学踊跃写作投稿参赛。

她赞扬符淑蓉的表现,同时肯定符同学在文笔上的能力,并认为写作不单只看天赋,还需要师长的后天指导,以及学生自己孜孜不倦的笔耕,才能越写越好,得到理想的收获。

“当淑蓉同学获奖的消息公布后,周围的同学都为她感到光荣,同时觉得写作虽然辛苦,但获得奖项那刻是无比的荣耀及开心,这样就能激起同学的写作兴趣。”

此外,她强调学校不志在得奖,而是希望学生多写作、爱写作,进而培养学生爱上华文。

5同学获二与三等奖

郑力嫣透露,符淑蓉长期热爱编写文章,尤其懂得善用网络部落格及论坛作为写作平台,常阅读及参考他人作品来自我增值,借此不断地增强自身写作能力,以致练出一手好文笔,获得今日的肯定。

她称赞符同学的文字表达成熟,能通过文字述说自己内心的想法,成熟的一面呈现在文章,这就是她的过人优势及天分。

另外,两位指导老师都认为,在协助学生写作方面,指导老师仅能扮演引导的角色,因为学生有自己的独立想法,老师不能去狭隘学生的概念,也不能过多地去纠正学生文章的架构,若是如此就不是指导而是侵犯,所以,指导老师必须尊重每一篇文章的作者。

该校获奖者还包括二等奖的沈诵勤、三等奖的林欣薇、张溢炫、叶铭俊及陈欣琳;颁奖仪式将于9月19日上午11时在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礼堂举行,届时将邀请中国大使馆代表来颁奖;得奖学生的指导老师也同样获授荣誉证书。

郑力嫣老师(右)祝贺符淑蓉(中),而林艾妮老师(左)则鼓励符同学继续热爱写作。

郑力嫣老师(右)祝贺符淑蓉(中),而林艾妮老师(左)则鼓励符同学继续热爱写作。

第16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作品:

符淑蓉/《她在等谁的电话呢?》

我大姑今年70多岁了,只生下一个女儿。她女儿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结婚,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常年在首都打拼。原本大姑和她老公一起住在距离首都几钟头远的地方,女儿虽然不常来,还是有老伴陪她,闲时种种花,修修草,日子很快过去。

去年她老公骤然去世,她一个人在那里孤孤零零,便把房子卖了,搬到我家附近租赁一间屋子住下,她女儿在首都是寄宿别人家的,大姑说不好意思去打扰女儿。她说这样方便,有什么事家人就在身边。话虽如此,她常常在我家留宿,和我睡同一张床,那间房子对大姑而言,不过是摆放家具的地方罢了。

大姑手机用得不是很熟练,手机上唯一会按的按钮就是打电话了。我教过她如何用手机拍照,如何用手机录音等等,没隔几天她又忘记了。我甚是不解,为什么“打电话”她会,拍照录音却总是学不会呢?后来翻开她的“手机联系人”才明白,那里只有两个人的号码,一个是我妈,另一个是她女儿的。我再翻翻她的通信记录,发现距离她女儿最后一次通电时间是3个月前了。

在我家的那段时间,大姑是闲不下来的。看电视的时候手机都放在身边,即使冲凉她都嘱咐我,说如果有人打给她就说她在冲凉,她会打回去。有时候吃饭吃到一半突然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她会丢下吃到一半的饭碗跑去查看手机,但这些都是电信服务的来电。一开始我是觉得莫名其妙的,后来渐渐明白她是在等女儿的电话。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姑不直接打电话给女儿,而是要等女儿的电话。不等我问出这个问题,我就在她与妈妈的对话间知晓了。

“她一个人在首都工作到半夜,我不好去打扰她。”

这种情况日后越发严重,半夜里在睡梦中时不时会听到一些叹气声,睁开眼见到理应睡在我身边的大姑坐起来,背靠墙壁,在那里拿着手机叹气。在关上灯的房间里,我从她望着手机屏幕而发光的眼睛看出了一些东西。闪闪烁烁,晶莹剔透。在一些下大雨的夜晚,她会跑到客厅一个人不开灯坐在沙发上,静静不说话。

我知道她是在等女儿的一个电话。有时候邻居不小心心直口快说出“你女儿该不会是忘了你吧”这种难堪的话时,她立马反驳,“我女儿还叫我注意身体呢,还有带我出国旅行呢!”——尽管那是一年多的事。父母都是一样的吧。即使自己心里不好受也不希望别人诟病自己儿女。

一日从甚少联系的堂哥身下得到表姐的微信账号,回到家马上下载了微信,开设账号。第一件事就是搜索表姐账号。加了她后我在私信里发了张我偷拍她一个人在客厅的照片,说起大姑最近的生活,“她也很想你,常常在等你的电话。”之后的一整天我的重点都放在大姑的手机上了。

中午大姑冲凉时大姑的电话铃声响起了,我满怀期待地跑去接,谁知道来电者还是电信服务。等了许久还是等不到,我也渐渐不再怀揣期待了。直到睡前仍然没有等到电话。我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第二天起来时看到大姑脸上带着笑容,我问她什么事,她也只是笑着不答话,像是吃到了糖的小孩。我心里顿时有了几分了然。乘着她洗澡时间,偷偷翻了通话记录。

嗯,表姐在早上6点半前曾拨来了一通电话。

专访/摄影:陈和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