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蓝色多瑙河

150822D11_C1130-5

 

多瑙河(The  Danube)是欧洲第二大河,仅次于俄罗斯的窝瓦河。其开端源自德国黑森林地域,流经奥地利、斯洛伐克、匈牙利及其他中欧和东欧国家,再经由多瑙河三角洲注入黑海。

我其实是先知道《蓝色多瑙河圆舞曲》这曲子后,才进一步去了解它的存在与历史。

选择去东欧,便是带着一种类似音乐朝圣的心态去的。读音乐的人总梦想到维也纳这广称为音乐之都的古城去感受音乐脉搏,当然还有孕育出不朽名曲《蓝色多瑙河》的那条绵延流长的多瑙河流域。

我们先是到维也纳,这里山明水秀、绿荫蓊郁。而且仿佛随处都可从拂面而过的微风中听见叮叮咚咚的乐器奏鸣声,有时因距离远听得不很清楚,但清幽淡雅的余音总会牵扯着思绪飘游得老远,很抽象的。

史特劳斯成名曲

被誉为圆舞曲之王的小约翰·史特劳斯(Johann Strauss)的金色雕像伫立在维也纳市立公园(Vienna Stadpark)里,我在如茵绿草上仰望他优雅的姿势侧头拉弓奏小提琴。大理石筑的拱门内,他神态栩栩如生,琴弦仿似随时会顺着风势飘扬起优美的音符。

时光凝固在永恒中,就像那千古不朽的的《蓝色多瑙河》。史特劳斯一贯拉着其成名曲,有似锦繁花与翠绿草地为伴,竟也伫立了百多个年头。无视风霜雨露、艳阳繁花,春夏秋冬只是季节交替时的点缀,只有那年对曲子的情痴,成就了一辈子不懈的盟约。

我们过后在露天咖啡座上品尝当地咖啡,惊喜地听见咖啡馆内播出《蓝色多瑙河》。在蔚蓝天空下感受午后的阳光,配合着如许天籁之音,夫复何求?

到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Budapest)的多瑙河畔时虽是傍晚时分,但初冬夜色降临得早,岸边已是一片灯火辉煌了。

多处重复播放

我们在游艇上坐好位子后,招待员给我们斟上红酒,我对着悠悠河水出神。眼下多瑙河静静地淌流,偶而卷起淡微细白的浪花。两岸古老典雅的建筑物倒映在波光粼粼间,河面上灯影闪烁明灭。夜幕下,多瑙河是雍容华贵的。

游艇上全程重复播放《蓝色多瑙河》,曼妙轻快的节奏在夜色间洋溢着。我尝试在脑里重组两百多年前维也纳宫廷盛会华时绅士淑女的衣香鬓影,以及华尔兹舞者的旋转,不禁神往。

隔天到当地一家音乐餐馆,见到四人一组的乐队以匈牙利的传统乐器大扬琴、小提琴及大提琴来演奏。熟悉的《蓝色多瑙河》再次从耳畔缓缓奏起,对着这百听不厌的曲调,我们不禁莞尔一笑。

这曲子是欧洲人的骄傲,所以他们不厌其烦的四处分享夸耀这属于他们的世界名曲。无论哪个角落,余音都久久绕梁不散。

没来过东欧以前,还真不知道这曲子已经成为东欧文化的一个特色。有幸能来到其原产地,实地感受曲子的风范,也算不枉此生了。

维也纳市立公园里的小约翰·史特劳斯的小金人雕像。

文:孙天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