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现代爷爷启示录

 

相对来说,古人的寿命比较短,能活到“含饴弄孙”,已是莫大的福气。现代人因为营养、居住环境、医药等等因素的进步,活到四代同堂的也多有所见。

但不好意思地说,现代人寿命是长了,可爷爷的待遇,却从含饴“弄”孙,滑落到含饴“顾”孙的层级,也许这是长命的一个代价吧。

快乐到要哭

我有一朋友,他太太连生5胎,一家子挺热闹的。儿女早几年全都结了婚,5“厂”齐开,“产品”源源而出,不几年就有10个孙儿孙女了。

现代小家庭,流行夫妇出去打拼,小孩送给老爸老妈看管。有一天登门拜访,我老婆见朋友老妻忙上忙下,不亦乐乎,不禁叹曰:“这么多孙子孙女,我想你一定很快乐。”

这位老奶奶也叹口气答曰:“是的,很快乐,快乐到要哭。”

这样的情况,我家也有独家版本。我老婆管3个小孙,大的8岁,小的3岁;有时,还在襁褓的小小孙,也抱过来凑兴,其忙可想而知。我写了一首短诗调侃她:

嬷嬷银发生辉/孙儿孙女常围着她闹

大孙才撒了尿/小孙又拉了满裤屎/小小孙又吵着要吃奶

嬷嬷轻叹:没完没了

我想,这是天下共相,大概每个家庭都有机会出现这种情况。生活本来就是没完没了的。即使你本人“有完有了”,可遗留下来的事物,也必须有人接手,还是没完没了。

早做Ahmad,晚做Kakak

在8年前,我就和Jacky 灿一样,荣登“拉督”阶级。8年后的今年,有一天傍晚,诗友金苗打电话来,我正好在洗碗,谈着谈着,忽听他惊叫一声:“什么,你白天做了Ahmad,晚上还要做Kakak?”

原来白天我要驾“巴士可乐”,载送两个孙女上下学,这是Ahmad(司机)的工作。傍晚吃了饭,要洗碗整理餐桌,这是Kakak(菲佣)的工作。但我认为,金苗未免大惊小怪了,你没听过“能者多劳”这句话吗?

说起来,我倒很羡慕另一文友巴兰公子,他告诉我,他儿女结婚时,就郑重地和他们约法三章:你们可别期望我替你们看孩子。

果而其然,他说到做到,每天看书读报,要不然就是泡咖啡座摆口水阵,优哉悠哉过日子。有时他电约我喝茶,听到我正为小孙忙而拒其邀约,不禁掷话筒而叹曰:“你实在享尽了儿孙福!”

心甘情愿顾孙

是的,现代的爷爷,除了极少数之外,已没有单纯“弄”孙这回事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弄孙,即使有也是非常短暂的。他们更多时候是顾孙,这个哭了去哄他,那个“闹塞”了就跟他洗屁股换衣裤。一两个还不打紧,假如忙到好像上面那位老奶奶那样,就真的是“快乐到要哭”了。

爷爷奶奶顾孙子孙女虽不是天经地义,但却是心甘情愿的。说什么都是自家子孙,你不顾谁顾?舐犊情深,人之常情,何况,孙子孙女都是蛮可爱的。

我常在看顾孙子孙女之际,回想以前自己孩子成长的过程,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

亲情就是如此,尽在不言中;正如古哲所说的:“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天何言哉?”

文:锺夏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