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块文章:记“作者座谈会”

我在1968年10月来到吉隆坡工作,尽管工作繁忙,每天仍然抽空到咖啡店找报纸看。

吉隆坡的咖啡店不像小地方,不是间间有订报纸。日子久了,我知道峇都律哪间有《南洋》供给顾客阅读,哪间订《星洲》,哪间顾客是看《马来西亚通报》,哪间只有西报没有中文报。

我翻报纸主要是看副刊,〈商余〉每天非看不可,那时期只看没投稿。

五一三过后不久,《南洋》除了〈青年园地〉,在地方版增辟了一文艺版提供读者投稿,北马是〈绿原〉,霹雳是〈绿洲〉,中南马是〈绿野〉。〈绿野〉的编者是孟沙。从这时候起我就开始投稿〈绿野〉,很幸运的,编者常采用拙作,这大大提高我对写作的信心。

编者邀请出席座谈会

有一天突然收到编者来信,邀请我出席“作者座谈会”,我看了信后受宠若惊,我不是作家,我只是一个刚从乡下来到首都干粗活的粗人,身上没有一点书生样,文章写得不是很好,竟然会被编者邀请。

集会日子到来,当天早上向同事借了威士霸,战战兢兢来到报社,在门口就见到孟沙在等候,他带领我到食堂,在那儿已有文友比我早到,之后又有几位到来。

我还记得,当天出席的有:叶谛(端木虹)、诗悌、杰伦、孟庐、叶曼沙、沙燕和我。人数到齐后各自叫了茶点,边吃边谈。召集人孟沙宣布原本是“座谈会”改为“交流会”,大家可以随意交谈,当时个个侃侃而谈,交流甚欢,谈论范围离不开马华文坛概况和写作心得,我因是文坛新雀,很多情况不甚了解,不敢随意发表意见,只有听的份儿。

临时建议拜访韦晕

“交流会”结束,孟沙提议去拜访韦晕前辈,有人有事先离开,剩下5人刚好坐满一车,车子就朝向韦晕住处开去。

我没有想到韦晕的住处和我一样在中南区,可惜当天他不在,屋主说他去了关丹。

韦晕不在家,忘了是谁说去找在附近开书店的黄怀云,我们步行至一巷口,也就是“建成书报社”所在,幸好老板在。经介绍后,我才知道这位几乎天天见面的老板,原来是位诗人。

在咖啡店喝茶时,我对诗人说:“我是你书店的常客,每月必买一本《当代文艺》。”

怀云笑笑回答:“谢谢你光顾!”

作者按:

①:27/06/15 拜读草风兄大作:〈霹雳增版的‘绿洲’〉后,有感而作。

②:谨以此文向在养病的孟沙兄问候:祝早日康复!

文:江上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