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白喊的自由

26亿令吉政治献金汇入纳吉私人户头,有不少人就迫不急待的裁决说那是贪污。我比较愚钝,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而那些好像死都要捍卫言论自由的人也这么说,我就更加糊涂了!

按我简单的想法,不管是路边小贩捐的10令吉或者是中东国家神秘人物(可以是很多人)的26亿令吉捐给政党或政治人物,私人户头还是团体的户头,都是言论自由的表现。

这可不是我胡乱凭空捏造的。在2014年4月2日美国最高法院判决限制选举政治献金的合计金额违反了美国第一修正案(包括言论自由)。这意味着,日后美国的选举政治献金将无上限。

金钱如水有缝就钻

不要忘记,这是美国选举献金无上限的合法化。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愿意,有钱人可以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绕过献金数额的上限。这不是什么新闻。

在民主的社会,没有金钱的政治,是无法想象的!更形象的说法是:金钱如水,那儿有缝隙就往那儿钻。

所以,如果你看到人家慷慨捐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不是选举资金,因此可以用在很多地方),说那是贪污,那接受10令吉或者43令吉是不是贪污?反对党一些人不是说要”零贪污“,对金钱政治有道德敏感症,那不是连五分钱也在意吗?

你会说你够荒谬了:10块钱或43令吉,怎能与26亿令吉相提并论?这是上上智人的想法,像我这种不能望他们项背的书生,认为贪污这种行为,不能以金钱多寡来衡量甚至不能以物质来衡量。

远的不说,我们南部的邻国,以性贿赂的案件不是天方夜谭。这是非金钱的贪腐。

还有,不少属于上上智人,为了自己方便,给几十块贿赂,普通得很。你难道要辩解说:这不是贪腐?还有一些政党在宴会筹到的钱没有几十亿,几百万应该有吧,那是不是贪污?那些捐少少钱的人,难道心里不会觉得捐钱是为了表态(有些说是为了正义而出钱)?

自由必须付出代价

选票之外,这些上上智人其实并不认同“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鬼话。他们手上还有另外一票:银票。他们捐钱,有自己的党派议程,只是捐的数目是绝对的小巫见大巫,心理可能很不平衡,酸溜溜的:人家一出手就亿亿声,我们出钱只能希望“兴、旺、发”,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还有那些在言辞上表现的好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的人,要参加净选盟4.0大集会。他们说那是自由,要“献”身。你要“献”身没问题,那人家只是献出身外之物的金钱,实际上比你们的牺牲还小。

我相信,这些要出席净选盟的人,属于上上智的人。出钱的人比较笨,也不够义气,只敢捐出身外之物。所以,那些出席可能演变成“誓师大会”的超级聪明人及超级侠客,好自为之。自己有什么冬瓜豆腐,自己负责。

自由是有代价的。天下没白喊的自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