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邹派应悬崖勒马(上篇)

董总叶邹派星期二在首相署耍猴戏,上演一出丢人现眼的剧目!

叶新田及邹寿汉等人在一群支持者的陪同下,前往首相署呈交备忘录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希望他们插手、关注和采取合理措施化解董总当前所面对的危机。

以中文书写的备忘录首先是重点阐述董总是捍卫华教的民间团体,在发展华文教育方面的贡献。这点虽然毋庸置疑,但却是往自身脸上贴金的做法。

董总在华文教育的贡献始于创办人及历届领导不屈不挠的付出,才铸起这一个华教堡垒,叶邹派领导的这几年,却是乱象纷呈,内斗不休,叶新田的说词根本是掠人之美,自我膨胀。

备忘录的第二个重点就“莫名其妙”了,且看这备忘录怎么写:

别人都错自已都对

“近来,董总内部出现了一批分裂夺权分子。这批人不顾董总的章程和法庭的判决,擅自召开改选中央常委委员会议,之后又将不合法的中央常委名单呈交雪州社团注册局,导致该注册局官员发出要吊销董总注册的通知。”

备忘录指责“他人”不顾董总章程,这种指责简直是搬石头砸脚,董总事件发生以来,究竟是谁不遵照章程行事、是谁不理会法庭判决?是谁继续不断的节外生枝?

摊开这次董总风波始末,明眼人看得清清楚楚,但叶邹派却厚颜得可以理直气壮,尽指责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自己。

记者询问他有关致函首相的举措会否带来其他隐忧,他回答:“目前事态发展至今,如果没有国家领导人关注这个问题,社团注册局很可能就会吊销董总注册。”

他声称是因为不满注册局的处事手法,别无他法才求助首相的。

他指责雪州注册局要他们(双造)在一个月内给予满意解释的要求太过主观,要如何定义“满意的解释”呢?他说,这个“满意”是很困难的,可能心情不好什么都不满意,这是完全主观的想法。

走投无路选择下策

叶新田身为华教组织的“领导”,可以如此轻率的诠释问题吗?

较早之前,叶新田曾寻求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出面协调董总纷争,也找了民政党副主席拿督刘华才协助此事,然而都自讨没趣,碰了一鼻子灰。

如今叶新田众叛亲离穷途末路,在无计可施之下如此这般 “做事”,向首相提呈“求救”备忘录,但他是否考虑到会因此弄巧成拙呢?又或者他认为,要如此“做事” 才足以显示出他是一位义无反顾 “捍卫华教、保卫董总”的斗士?

追根究底,董总纷争陷入今日的严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叶邹派的不民主、不守法,一意孤行将内部问题越闹越僵,越闹越不可收拾。

如今,叶邹派虽使尽各种斗争手段,却落得众叛亲离,无法获得多数州属董联会的支持,穷途末路无计可施之下,突然使出这最低级招数,要求首相调解,手法拙劣,不合逻辑,堪称令人无地自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董总纷争初始,叶派何不与挑战派人马协商,以平和方式解决内部问题?事情闹至今日全无转圜余地,竟然“无厘头”要求首相出面。是谁将这起纷争搞得社团注册局出面?是谁三番两次不遵守社团注册局的指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