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宗铁矿开采祸国殃民
听噪音喝生锈水

AIR_1

1.打开过滤芯,呈生锈颜色。2.自来水放置一天,就会呈现铁质的沉淀物。 3.流出黑褐色的“生锈”水,令人生畏。

关丹斯里再也因为铁矿开采,罗里运输不当,取经斯里再也大街,造成空气污染。如今,连自来水源也疑遭铁矿污染,居民吃“铁矿尘”,喝的是“铁矿水”。

斯里再也原本是一个清新小镇,以铁山闻名;铁矿发展,载矿罗里路经过斯里再也大街,居民在餐馆喝茶吃饭聊天的当儿,铁矿尘飘荡,沾到饮食上,空气却飘扬着铁矿尘,宛如在“吃尘”。

最初居民不断埋怨,铁矿尘太严重,也曾采取抗议行动,阻挡载矿罗里的行驶,但渐渐的对铁矿尘麻木不仁。

可是,目前不只是铁矿尘污染空气,连自来水的水源也遭开采铁矿污染,这才是令人生畏的地方。

自来水变黑褐色

近一年来,疑开采铁矿污染了斯里再也水质,只要启开自来水,严重时流出“生锈”黑褐色的水质,轻微时流出黄色,即使是流出干净的自来水,放置一整天,底下就会有疑是铁矿粉质的沉淀物。

含有大量铁矿的自来水,引起居民恐慌:“谁也不知道,长期喝了含有重铁质的自来水,会对健康有什么影响。”

居民恐自来水含有有毒物质,纷纷装置过滤器过滤自来水,有者甚至不惜花数千令吉购买品质优良的名牌过滤器。

面对水质问题,居民已经多次投诉有关当局,但仍无法解决!

150822D08_C689-4

倪可山所指为瑞河的源头。

民主行动党斯里再也支会主席倪可山认为,这与开采铁矿活动脱不了关系,疑是大量铁矿随着泥浆,流入附近河流,导致自来水水源受影响。

他说,斯里再也的水源供应主要是来自瑞河(Sungai Rui),才经过过滤站,供应出去,他并自带领记者到水源供应河流瑞河观察,发现铁矿山位于瑞河旁,铁矿砂崩泄入河流中,形成黄河。

检验含铁矿物质

他说,瑞河附近有许多铁矿开采活动,而附近的山丘都被开采得一片光秃秃,铁矿流质流进河里。“过去,居民很喜欢在河流进行钓鱼活动,但如今钓鱼却空手而归。”

他建议,倘若连过滤站都无法过滤铁矿,水务公司应该另寻水源,远离铁矿地带的河流。

针对此,彭亨州水务公司总经理阿米尔受询时坦承,该公司接获斯里再也居民投诉后,进行了自来水抽样式检验后,证实的确含有大量铁矿物质。

他坦承,目前的过滤站系统无法过滤铁矿,“该公司会继续研究,并寻找解决方案。”

荷花美景不复再

此外,以荷花为名的珍妮湖,污染进一步恶化,湖水呈混黄色,几乎所有水上植物都枯萎,过去以荷花为美景,现在连一片荷叶也不见踪影。

3年前,珍妮湖周遭地区因为开采铁矿,大量铁矿浆流入湖水,导致湖生态环境污染。如今,事态更严重,由于铁矿开采,树林大量被砍伐,土地流失,导致去年12月发生水灾,殃及湖边附近原住民村庄。

记者曾走访珍妮湖,观察其污染现象已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仅如此,山林砍伐,泥土流失,大雨一来,湖畔就会发生水患,低洼地区,大多都泛滥成灾。

今年再度造访,目睹珍妮湖河畔都是水灾后的痕迹,一些房屋因水灾损坏,倒塌,木桥设施毁坏等,居民都忙维修房屋。

原住民阿兹米表示,低洼地区都发生水灾,唯有往高处逃生,住进救灾中心,不然就借住高地区居民的屋子。“水灾把我屋子都淹没了,导致损坏,我唯有进行维修。”

虽然珍妮湖原住民见珍妮湖被污染之后,多次向州政府投诉,但却没有任何解决,湖边旁铁矿厂继续作业。

政府也为安抚人心,因原住民不能再饮用湖水,接通自来水供应他们使用。

原住民爱娜表示,她还是想念过去在湖边洗衣服,孩童在湖中戏水为乐的日子。“如今,在珍妮湖洗衣服,反而衣服因湖水浊黄,不但洗不干净,还因湖水太肮脏,也禁止孩子在湖中戏水。”

耗资逾百万令吉的珍妮湖码头,过去钓鱼人排排满满,载游客游船河的船只不停。如今变成空荡荡的码头,游客见变了样的珍妮湖,都已失望而归。

150822D08_C706-5

谢伟祯医生

后遗症慢慢爆发

到底关丹居民成了“人肉吸尘机”后,对身体的危害有多大?

本地一急诊医学部主任兼顾问谢伟祯医生受访时表示担虑,他说:“铁铝矿尘从空气中吸入体内,具有刺激性,将会刺激呼吸气管,间接引发咳嗽、哮喘等呼吸道疾病。

“尤其是老人和小孩因身体抵抗力较弱,空气中含有的铁铝矿尘太严重的话,容易刺激呼吸气管,就比较容易感染咳嗽、哮喘等疾病,同时会刺激眼睛,间接造成眼疾。”

海产引发重金属中毒

长期生活在铁铝矿中的人们,尘粘在皮肤外层将会引起皮肤敏感,例如容易痕痒、长疮等皮肤疾病,假如铁铝矿砂十分细小,也会被皮肤毛孔吸收,导致铁铝中毒问题。

提及海中含有大量的铁铝矿是否会被鱼类或其他海鲜类吸收。谢伟祯表示,铁铝矿砂倘若被鱼类吸食,将沉淀在鱼只或海鲜的体内。

“一旦人类吃了上述鱼类或海鲜,或有可能导致重金属中毒。但吸入太多铁质或铝质不会造成铁质或铝质中毒的问题,一般是从饮食的管道,服食含量过高的铁铝矿物质,才会导致重金属中毒。”

铁质中毒,将会引发血液性的疾病;而铝质中毒,将会引发脑部疾病。

他说,根据多项案例显示,长期生活在铁铝矿尘的人类,将有可能导致尘肺病,因粉尘沉淀在肺部,但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才会引发尘肺病。

“倘若生活在铁铝矿尘中或工作环境中含有大量的铁铝物质,人们需要时时佩戴口罩,以避免吸入铁铝矿尘,这是一项预防措施。倘若自来水含有重金属物质,可装置RO逆渗透过滤器,可过滤重金属物质。”

150822D08_C692-4a

珍妮湖犹如荒芜的“黄湖”。

采访手记

请归还我们自由呼吸的天地!

人类为了发展,个人利益,忘却了上天赐给我们的大地。彭亨州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蕴含丰富的矿物,人类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牺牲大地。

在采访过程中,我结识了热爱大自然和爱惜家园的朋友,但,也知道了只为自己利益的人士。

州政府领袖监管不严,让铁铝矿业者为所欲为,导致关丹沿海之城变了色!且“空雷不响”口说而不进行,令人失望透底。

尤其是“自扫门前雪”的人大有所在,矿尘没飞到我家,不关己事的大有所在。

你可知道?铁铝矿污染黑区虽然都在关丹郊区,但跟关丹市区仅有一小段距离,郊区环境生态破坏,很大可能波及至关丹市区。

环境生态平衡一旦被破坏,就很难复原,且还有许多未知的后遗症。

过去,观望着关丹沿海一片蓝色清澈大海,路边处处是绿油油的树木,绿化了我的心,让我忘切凡尘。

如今,铁铝矿尘环境污染是我的“心尘”。当我经过关丹的大海,眼见被污染的红海一片,一阵心痛。

经过关丹的道路上,滚滚红尘,树木都被矿尘厚厚的覆盖着,呼吸着满是矿尘,眼睛刺痛,鼻子痕痒无比,路旁的河水变成红河,河中鱼虾还能生存吗?

我已经不想再到珍妮湖,一片黄湖,仿佛对着我哭泣。或许,红海、红河再也恢复不了原状。

看着生活在矿尘埃的孩子,对矿尘污染似懂非懂的孩童,依然绽放着天真可爱的笑容,一股心酸涌上心头,请还孩童们一片自由呼吸的天地!

(完结篇)

 

报道 / 摄影: 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