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外资齐跌警钟响!

令吉汇率未来走势和它对经济与民生的冲击还待观察。

令吉汇率未来走势和它对经济与民生的冲击还待观察。

今年已过了近八个月,这多事之年所发生的许多事,看来难在这剩余四个多月里结束,令吉兑美元汇率大跌,是这多事之年所结的果,和去年比较,令吉已经下跌超过20%。

针对这问题,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答得很干脆,原因是美联储准备调高利率,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许多国家对美元汇率也因此下跌,那不只是大马的问题。

至于令吉对美元汇率跌幅为何如此大,大到成为本区域各国货币兑美元汇率中,跌得最严重的货币,洁蒂答得更妙,过去令吉兑美元汇率上升时,同样比其他任何国家货币汇率起得高而快,下跌时当然也同样快和凶。

外资至少跌近半

洁蒂是经济学家出身,在这多事之年,自当要避开政治,转而直接从经济因素利落回答。

洁蒂避开了一个重要课题;此次令吉对美元汇率逆转,碰巧遇到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和7亿美元(约28.9亿令吉)流入政府高官私人户口问题。

这很不巧的巧合,恐怕会使到令吉汇率跌得更凶,若未予以解决,这些问题会阻碍令吉将来回升。

令吉汇率未来走势和它对经济与民生的冲击还待观察,不过,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本周三公布的今年上半年核准总投资表现,尽管和去年上半年比较算是持平,但是却明显反映外资对大马的投资兴趣转淡。

上半年总投资额比去年同时期增长1.34%,从1120亿令吉,微增至1135亿令吉,这看起来可圈可点,但是,外来直接投资额却大幅度萎缩了41.8%,从去年的366亿令吉下跌至213亿令吉,剧减153亿令吉或逾四成。

这还是以令吉为单位计算,随着令吉汇率比去年同时期显著下跌,按照美元汇率计算,实际投资额恐怕跌得更严重。

投资额恐比去年低

即使所核准的本地投资比去年同时期显著增长21.99%,从755亿令吉增至921亿令吉,外资如果按照两个时期的美元汇率计算,跌幅如果不是超过一半,至少接近一半。

而综合计算,今年上半年大马投资发展局所核准的投资总额恐怕比去年低。

恢复信心解国难

政府高官可以找到许多理由,说明外来直接投资减少因由。

但是,不管这些理由如何唐皇,外资减低对于大马本身就是个不利因素,尤其大马国际外汇储备已经跌破千亿美元。

当然从技术角度而言,外汇存底走下坡是小事,如洁蒂所言,这储备金下跌是外资撤离所致,只要外资重新进场,外汇储备又会丰富起来,这只是一项调整。

翻阅我们的国际收支平衡,我国财务账项去年全年负约816亿令吉,直接投资和组合投资双双呈赤字。

今年上半年,依然如故我,负近274亿令吉,只是赤字比去年同时期的近492亿令吉改善了约44%,还没有转为正数。

洁蒂博士的理论是正确的,只要外资进场,就会丰富我国外汇存底,套用她的比喻,我国外汇存底过去曾经跌到800亿美元,跌破千亿是小事。

促脱售海外资产

如果真是小事,似乎也就不需要首相纳吉这么紧张促请官联公司和大企业脱售海外资产,让令吉回流,这还不如首相胞弟纳西尔所言,纠正投资者先入为主的印象和负面情绪,让投资者恢复信心。

令吉跌外资减,警钟已响起,一马发展和那流入高官私人户口的7亿美元事件,必须尽快彻底解决,否则信心难恢复,令吉汇率恐怕会持续下跌,国难当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