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杀

在球类运动中,除了足球,羽毛球算是我比较可以上场的一项运动。

在我们念书的年代,很容易受到潮流的影响。每当举行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我们这些小毛头也学人家拿一个皮球,打着赤膊光着脚,随便有块沙地就可以踢到满身臭汗直到日落西山才回家。小时邻居有不少马来和印度朋友,只要在一起踢球,大家就是兄弟。

同样的,在汤姆斯杯羽毛球赛举办期间,我们也会拿起球拍随便找个空地,拉起一条塑胶绳当球网分两边,几个人就会厮杀到身疲力竭方肯罢休。那时我们当然不会像今天的小孩一样,每个人都有一把Yonex球拍那么高级,只要其中有人有一把飞机牌球拍就已经很奢侈,那时大家都有共享互助的精神,每个人轮流借用,就可以打断一个下午。

最高境界就是扣杀

在我渐渐懂事也比较会打羽毛球的初期,我觉得打羽毛球的最高境界就是扣杀,一个又狠又准又辣的杀球,让对方无力招架,胜利就会站在你这边。所以我以为只要杀球的技术掌握得好,就一定胜者为王。

我有一位同学,也是我们同辈中羽毛球打得最好的一位,他往往可以从半场往后跳起来到底线杀球,由于跳得够高加上力度够大速度够快,对方往往接不到球而失分。他杀球的动作和身影仍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五体投地。

真正实力是持续战斗力

直到有一次我看他和另一学校的学生比赛,对方并不杀球,而且杀球的力度也明显没有我的同学那么准确和有力度,但比赛的结果竟然是我的同学落败。我实在很不理解这样的结果,问了究竟,原来对方善于柔软的打法,不做阳刚的扣杀,这我才想起观看比赛的过程,发现对方善于化解强而有力的扣杀,然后是准确的落球和场边吊球及推网前球,让我的同学穷于应付,扣杀反而消耗更多体力,拖延回防,最后对手以柔克刚,赢了比赛。

后来我就渐渐了解,羽毛球的真正实力是在于互相拉锯的持续战斗力,找出对方的破绽给于痛击,从技术本位上来说就是运球和吊球的能力越好则获胜的机会就越大,必须沉着、冷静、忍耐,扣杀只在于关键时刻的致命一击,完成使命而已。

因此比赛最后的胜利不是蛮力,而是智慧;不是技不如人,而是意志力强弱之分的结果。

比赛的精神在于强强对决的胜利,而不是利用对手的失误或弱点来赢得比赛,这样则胜之不武,不算英雄。强强对决的关键除了技术之外,就是在于心理、意志和耐力,蛮力的扣杀往往是失败的因素。

李宗伟和林丹的巅峰对决,基本上就是一场强强的决战,打出了一场超凡的比赛,打出了艺术,也打出了美学,留下了世纪的经典。我对李宗伟另一个欣赏之处,就是比赛获胜之后不会有太嚣张的大动作,沉得住气,不会让对手难堪,也不会让人反感。

贵于懂得柔软对应

这个道理放在待人处事上亦复如是。

与人的相处就贵于懂得柔软的对应,而不是扣杀的强暴之力。处处强势扣杀,赢了面子,输了人心;赢得战役,输了战争。

进入职场开始不懂其中道理而常碰钉子,磨久了才发现,无论是对人或对事,都不能过度或太多的扣杀,必须让身段变得柔软,避免硬力的对抗,互相进退相让,彼此之间有缓冲,有空间,才能磨合,才能顺应,才能成事,才能走得更远。

吃过亏,终于明白,方免于失败。

扣杀,逞一时之强,非久长之计,非胜利之钥,更非生存之王道。

黄建华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