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铝矿污染大集会
以红攻红

红土祸民系列4

关丹的铁铝矿开采活动所产生的矿,在开采和运输过程中甚至能飘扬几天至达百里以外,将引起空气污染范围广大。

关丹的铁铝矿开采活动所产生的矿,在开采和运输过程中甚至能飘扬几天至达百里以外,将引起空气污染范围广大。

终止铝矿污染行动会(Gerakan Hentikan Pencemaran Bauksit),对于反抗铝矿污染活动,誓不罢休,决定于明年(8月22日)展开反铝矿污染大集会。

终止铝矿污染行动会主席阿里接受专访时表示,停止铝矿污染行动会希望政府能够“说到做到”,但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严格执法的承诺如“空雷”,已让民间质疑其执法决心。

 

安南曾经发表采取严格取缔行动以及停止所有铝矿开采的言论,多次落空。

安南曾经发表采取严格取缔行动以及停止所有铝矿开采的言论,多次落空。

他说,该组织原本只有10名理事,民众就是会员,目前已经有1万名会员加入该组织的面子书。

“会员们都相当踊跃谈论铝土矿污染问题,并会把铝矿污染的照片或报章咨询上载在面子书上,让会员们获得第一手消息。”

他呼吁822集会参与者身穿红衣,“以红攻红”以反对铝矿污染所带来的“污染红潮”。

以阿里(前排右三)为首的终止铝矿开采行动会将于8月22日举办反铝矿开采大集会。中为公正党米昔拉州议员安丹苏拉。

以阿里(前排右三)为首的终止铝矿开采行动会将于8月22日举办反铝矿开采大集会。中为公正党米昔拉州议员安丹苏拉。

 

根据事件演变资料档案,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空雷不响”几宗罪:

执照没吊销:

7月31日安南受访时说:州政府会吊销全彭34张开采,8月起铝矿开采将绝迹关丹。

结果:8月后,开采铝矿活动依然火热进行,铝矿业者依旧“马照跑,舞照跳”,经过记者实地考察,并没有一个矿山有停工的迹象……

接着安南耶谷转口再说:他之前所宣布的吊销执照,只是针对临时开采执照(MOL),其他级别及种类的开采执照,依然在运行中。目前,共有11家公司持有合法开采执照。

结果:彭亨州的铝土矿开采活动依然会继续进行。

150821D08_C2428-4

没有严格进行路障检举行动,肮脏超载罗里依然络绎不绝。

取缔活动纯属演戏:

安南今年6月州议会期间面对朝野州议员的质问说:即日起将执行5大方案取缔行动,其中包括进行设路障检查载矿罗里以及取缔非法开采。

结果:经过记者几日考察,只有两天设路障检查,疑是非法的矿山依然运作,但对于居民来说,政府的执法行动如同“演戏”,并没有真正严格进行执法行动。

肮脏罗里四处跑:

安南也说过:将会限制罗里载矿的时间。

结果:罗里依然昼夜在道路上奔驰。

路边花草都沾满矿尘。

路边花草都沾满矿尘。

水质安全问题:

针对《新海峡时报》的测验报告,安南耶谷似乎有意回避,但在最新一次的记者会中,宣称“环境局”已收集在双溪哥拉的水质样本,送往原子能机构检验,水质是否出现重金属质,影响海产可食性,还需等一个月,才有结果。

议员逃避问题:

民联州议员于8月3日举办铝土矿课题对话会,受邀的13个政府部门及执法单位当中大部分,仅3名代表出席,国阵议员也同样没有现身,导致对话会无结论收场!

“开采铝土矿对环境带来的后果:关丹何去何从”对话会,市民所抛出的各种问题也没法有效传达予有关单位,出席的官方代表也将问题责任,相互推卸。

检测报告造假嫌疑:

关丹州政府在5月26日当天,曾公布“红海”内的水质干净,没有重金属,然而,《新海峡时报》自费测试的报告显示不同的结果,针对上述争议,公共设施及环境委员会主席拿督苏菲透露,关丹港口在今年5月14日发生“红海”事件,翌日,化学局即收集样本化验,依据报告,水质没有异样,没有问题。

他坚称,在直落尖布辣海边以及巴洛所发现的死鱼,是由渔夫所丢弃的,与“红海效应”无关。

他坦承,关丹码头海域红海,是因铁铝矿厂库一时疏忽导致而铁铝矿砂泄漏,流进大海所致。

虽然有关当局一再给予不同的承诺,但如今关丹环境污染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当局“开口”进行预防措施,未免予人“亡羊补牢”之感。

苏菲坚称水质没有异样。

苏菲坚称水质没有异样。

市区或也沦陷

李志雄博士出生和生长于彭亨关丹,在考获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TM)化学工程荣誉学位和硕士学位后,他继续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曼彻斯特理工大学前身)材料学院腐蚀与防护中心修读博士学位。

目前是他是一位工程顾问,也活跃于民间环境保护运动,他曾经为反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组织,如拯救大马委员会,反莱纳斯联盟以及绿色盛会提供技术顾问和援助。

由于关丹铁铝矿污染环境事件继续蔓延,本报特别专访李志雄博士分析了关丹铁铝矿开采对环境和健康的影响。

李志雄指出,关丹铁铝矿开采,因滥开发土地,胡乱挖掘导致土地变化,将可能导致关丹年底雨季水灾,而含有毒素铁铝矿物质或会流向关丹市区的河流,后果不堪设想。

李志雄指出,累积的矿尘有碍农产品的生长。

李志雄指出,累积的矿尘有碍农产品的生长。

土壤侵蚀河床增高

“关丹铁铝土矿是属于露天开采法,大量砍伐对土地造成不良影响,包括改变自然土壤原状、无法有效的抓住泥土、引起泥土大量流失的土壤侵蚀、河流改道、河床被不断增高和破坏自然生态等问题。”

他说,武吉莪等地处于地势较高和仅距离关丹只有10公里,雨水将泥土和矿尘冲下游而导致阻塞和排水问题;因开采铝矿而导致土地改变,大量雨水的降落也无法被土地吸收,雨水无处可流,加剧关丹市或周边地区年底雨季水灾的情况。

针对最近报道关丹海产被化验出含高重金属,甚至砒霜和放射性物质。李志雄认为重金属和放射性物质通常来之铁铝选矿和精炼过程所产生的尾矿,但他不排除在开采过程中,有对环境释放出微量有害物质的可能性。

另外,李志雄指出,铁铝矿所产生的红色尘埃,不仅碍眼也对居民生活造成滋扰,或可引起健康的危害。

尘埃在空气中漂浮的程度,取决于粒子的大小。根据他研究指出,关丹的铁铝矿开采活动所产生的矿尘,95%是大于2.5微米(也称为PM2.5),并可在空气中滞留几分钟或几百米范围。剩下的5%被视为小于2.5微米的微粒子,在开采和运输过程中甚至能飘扬几天至达百里以外,将让空气污染范围广大。

李志雄:铁铝开采不当,会造成环境污染,甚至危害人类身体健康。

李志雄:铁铝开采不当,会造成环境污染,甚至危害人类身体健康。

引起慢性呼吸道疾病

沉积的矿尘如果累积在农作物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一定的程度上是有碍农产品的生长,并影响这些植物的生产率。

至于对人类的影响。他说,因为铁铝矿尘本身拥有硅、微量的重金属和在开采过程中沾染有毒化学物质,例如化学品和燃烧废物等,吸入体内将危害健康。

“接触大于PM2.5矿尘的典型短期影响包括刺激眼睛、鼻、咽喉和呼吸道感染;一般常见的症状如呼吸困难,或出现哮喘、咳嗽流鼻水和加重哮喘。”

如果长期吸入小于PM2.5的微尘,将对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他指出,基于微小粒子能够深深进到呼吸道,到达肺部,这将引起慢性呼吸道疾病,如结核病(TB)、气喘、支气管炎以及胃肠道感染。

此外,持续暴露也会致使成长中孩子肺部的伤害,和加剧老年人的健康状况。

政府设定每个矿山进出口,都需装置罗里清洗器。

政府设定每个矿山进出口,都需装置罗里清洗器。

复“地”难收

李志雄建议,开采活动进行之后,需要在矿地进行土地复原,这目的是恢复矿区到有用的状态,并能维持生态系统,让土地再继续使用。

可惜至今,还没有任何一方提出明确的环境还原的方案。

根据他探析,目前的做法是开采业者预留了一笔预算,以作为油棕园主在开采后期翻种油棕用途。

换言之,对于土地复原的最终责任在于垦殖区园主,以确保他们的油棕地仍然能够生长的农作物,并还是能够从油棕取得收入。

“但,要复原关丹矿地隐藏着巨大的隐忧和艰难。”

李志雄认为,清水洗地,并不能解决污染问题。

李志雄认为,清水洗地,并不能解决污染问题。

无一套完整系统

他提到,一般铝供应链包括从开采,选矿,精炼到冶炼,而关丹铝矿活动不包括所述的整个生产流程。更确切地说,只是牵涉第一个阶段,即挖掘矿土。

“关丹的开采活动是将铝土矿挖出,并完全出口。”

他提到,矿地的环境复原,需要将挖空的矿坑,重新放置泥土,并回复自然排水,恢复当地的生态和地质才能重新翻种。但要填补这数以万吨流失的泥土的大洞并恢复到有用或原有的状态,是一般小园主办不到的。

根据他的考察,关丹的铁铝矿偏小型和孤立,一般矿地较为宽而深达10尺。在许多情况下,与住宅、道路和油棕园为邻,这形成一个大洞又一个大洞的景观。

他建议,首要善后工作就是必须控制水土流失,减少坡度,并允许自然排水。如果这些坑不加以处理,它们成为积累水和泥沙的低点,也会有山泥倾泻的风险,届时修复工作更为艰巨。

“倘若没有进行土地还原的规划,恐怕‘复地难收’,矿地变成荒地,环境破坏的后遗症无法弥补。”

李志雄预测,武吉莪滥开发土地,导致土地变化,年底水灾“红潮”泛滥。

李志雄预测,武吉莪滥开发土地,导致土地变化,年底水灾“红潮”泛滥。

明日预告:珍妮湖污染进一步恶化。湖水呈混黄色,几乎所有水上植物都枯萎,过去以荷花为名的珍妮湖,一片荷叶也不见踪影了。

报道/摄影: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