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岳2滤水站延期完成
推替代方案解水荒

卡立挑战 SELCAT就水供重组事宜召开听证会。

卡立挑战 SELCAT就水供重组事宜召开听证会。

(莎阿南20日讯)冷岳2滤水站预计展延至2019年完成,雪州政府将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推出一些替代方案,以便解决州内水供短缺问题。

款项庞大需追加拨款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指出,由于替代方案涉及庞大款项,故将带入2016年预算案追加拨款,所以暂时也无法在本届州议会宣布有关方案。

“州政府重视滤水站延期后,可能造成水供短缺问题的出现,然而,一切替代方案都会在预算案讨论后才通过。”

早前,他在回答柏马登区州议员苏莱曼的口头提问时说,雪州与彭亨州政府于2007年11月22日通过签署生水买卖合约,促成彭亨输送生水源到雪州的销售计划。

“有关计划全权由中央政府旗下能源、绿色科技及水务部所负责,主要承建工程包括在彭亨州兴建水坝、输送水管、地下水道及在雪州兴建滤水站等。”

阿兹敏指出,彭亨输水工程已完成,相对雪州滤水站工程则在进行当中,承建工程包括从地下水道兴建全长3公里的衔接水管至滤水站、兴建能够供应每天11亿3000公升(JLH)净水的滤水站、兴建7个水池及50公里衔接至吉隆坡和雪州的输水管。

“根据初期规划,滤水站原定2017年初竣工,然而,现在料挪后至2019年才能完成。”

他也指出,有关滤水站的兴建工程由能源水务部及水务资产管理公司(PAAB)所承建,因此州政府无法提供工程兴建的详情,包括兴建详情和参与工程的承包商等。

“不过,州政府监督有关工程的进行,以确保该计划的建造资金与工程符合等值,因此工程的费用最终将成为水源供应成本,并成为水费而转嫁给人民。”

他指出,前州政府于2014年8月期间,同意滤水站工程的兴建,不过,在现任政府接管后,基于水费最终将由人民承担,因此州政府要求参与兴建该计划的决策权。

阿兹敏和卡立再次因水供问题而扛上,阿兹敏淡定回应。

阿兹敏和卡立再次因水供问题而扛上,阿兹敏淡定回应。

为水供重组杠上
两任大臣唇枪舌剑

雪州前任大臣丹斯里卡立与现任大臣阿兹敏阿里,今日为雪州水供重组一事再次“杠”上,卡立更挑战召开雪州能力丶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还原水供真相。

阿兹敏阿里今早在口头提问回应州议员关于雪州储金数额及用意时,卡立在附加提问提醒阿兹阿里正视水供重组,确保37亿储备金不受波及。

卡立促请州政府说明收购价格的分配,确保不超过整体96亿令吉,包括公开说明,除按照合约内容用价值20亿令吉水资产抵押给PAAB,套取中央政府20亿令吉贷款收购的同时,其余76亿如何处理?

阿兹敏阿里回应时说,这是前行政所遗留下来的“烂摊子”,由他去处理,促使卡立深感不满,呛对方召开SELCAT,让真相还原,人民了解过程。

大臣:无权召开SELCAT

阿兹敏阿里表示无权召开SELCAT,因这是雪州议会权限,并声明雪州政府对此不畏惧,随时配合。

同时,他强调,不动用储备金应付水供重组,只用在人民福利及发展项目方面。

阿兹敏阿里也反指水供重组一事由卡立处理,过程中的合约种种疏漏,需要州政府来处理。

阿兹敏:分两架构
重组水供数据卡立决定

阿兹敏阿里在午休时刻接受媒体访问时揶揄卡立,指重组雪州水供的数据是在他的时代决定。

无论如何,他解释,重组雪州水供分为两架构,一是由雪州政府所拥有的资产,即20亿令吉资产交由水务资产管理公司(PAAB)负责收购四家公司;第二架构是由特许经营公司所拥有的资产。

“这包括雪河2及雪河3( SSP2&SSP3)滤水站,这些由该些公司当年通过债券及借贷方式建设,收购不包括土地。一旦工作完成,才会重新回到雪州,从中开始商谈抵押或出租给雪州政府的资产分配,所以给予60天的时限去谈。”

因此,他说这是对方(卡立)所做的,雪州政府在解决。

 

 

报道:潘丽婷、林秀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