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玩(政治)不能玩教育

教育一直是人民的痛!三不五时被人拿来搞局,怎不旧疾未愈,新伤又来?

教育总监拿督凯尔于周二召开会议,邀请华、印文教团体在教育部会面,汇报教育部有意统一华淡小国文课本,并收集各方意见。

统一小学国文课本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早于2009 年,教育部就首次提出,在教总大力反对下,内阁最终于2010年作出决定,不统一国小、华小和淡小的国文课程和考试。

问题并没就此完结。殊不知5 年后却有人企图旧事重提,二度试探,也再次伤害华教感受。也如意料中的,再次受到教总对全无创意新意的故技重施,大力反对。

教总主席王超群形容,政府强制统一华小、淡小及国小的国语课程纲要,不但违反教育原理,而且对华小学生造成负担,甚至影响华小的特征。教总将尽最大努力,坚持反对到底。

教育部以提升华淡小国文水平的理由,冷饭翻炒,反映了教育部长久以来,甚至不欲面对宪法赋予人民母语教育权益,以及华淡小教学媒介语有异于国小的事实。

国小的母语是国语,华小的母语是华语,国语则是第二语言,二种不同源流的学校,不能采用相同的国语课程网要,否则无异于强迫不同源流小学统一国语为教学媒介语。

王超群一语道破母语不同,不能相同国文课本的问题症结。“强制实行,只会本末倒置,不但提升不了华小国语水平,弄巧反拙拉低整体成绩,甚至影响华小三语并重教学。”

只要对教育有所认知,都知道要提升华小的国语水平,应该重新检讨现有华小的国语课程,才是加强华小生掌握国语能力之关键,而不该一再提出旧、似是而非的种种借口,以破坏华小母语教育的特质与根本。

周三,经马华部长斡旋后,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卡立同意不会统一各源流学校国文课程纲要,华小及淡小学生将根据现有的课本学习国文。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说:“教长对此事毫不知情,并对有关建议感到震惊。”而更让人震惊的是,教育部竟敢无视内阁数年前的议决,擅作主张提出一再“震惊”华淡教育界的小拿破仑言行。

小拿破仑得以长久生存,久治长安于各政府领域,最大的腐败是问责的缺失,政府执法不严,既破坏民族互信,劳民伤财,政府习以为常的后果,只会加深人民对政府问责、透明、果断的怀疑烙印。

教育朝令夕改、前瞻不足、举棋不定,随政治动摇的例子比比皆是。也是同一天,教育部考试局宣布展延原定于明年落实大马教育文凭(SPM)英文科必须及格和科学实验统一考试,主要是让教师、学生及有关方面有更充分的准备。

人民对教育失望,反映在人才外流,回流后又出逃之外,高级教育文凭4A生不获所选大学及科系更是对逾十年苦读学子的一大伤害。试想想如果连在“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都成梦想的年代,考满分却不获梦想科系的残酷现实下,我们该如何“虎”得下心肠“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藤鞭出人才?

也是周三,首相署部长魏家祥指出,内阁已指示马华及国大党部长跟进优异生考取平均累积分数(CGPA)满分,而不获分配进入属意科系问题,而高教部长也答应会尽快处理。他也说,当局正在统计受影响的优异生人数,以便尽快汇报给高教部长。

“无事找事,有事马上处理”像电影重拍,虽有其市场,但大家都不愿意承认,观众偷偷离场,票房每况愈下的事实,而更致命的是,教育从来就不是拍戏,NG了可以重来的游戏。

再穷不能穷教育, 再玩不能玩学子,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光阴不能回头,邻国竞争对手再仁慈,乌龟也不会放兔子一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