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教育移居砂州

一个马来西亚的部长实在太多太多,仅首相署,就多达11位!一个人口三千万小国的首相署要11 位部长干什么?在总数三打有余的正部长中,无论是新知旧雨,大马人都不知他们是何方神圣者,也为数不少。甚至连新科教育部长,杨巧双一看其名就为下一代感到伤心的马哈基尔卡立,虽然早已是部长,大多数国民也不知他是谁?以及为什么杨巧双要为下一代伤心。

不过,每一次换教育部长,教师、学生、学生家长都要感到焦虑、伤心、无奈,却是数十年来不争的事实。至少是自从拉伯当教育部长,推行后来被人改掉的3M教育开始。

砂州要求自治权力

大马的教育制度,每换个教育部长,就改一次。每改一次,水平就降一次,而国立大学在世界排名,就是最佳铁证。教育改到一个地步,教师的时间不是花在诲人不倦,而是有写不完的报告,和输不尽的资料又面对日夜当机的吐血—好长一段时间个个都是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推巨石上山到顶滚下来,再推上去。

马哈基尔卡立受过什么教育?懂多少教育?众人一无所知,不过,他的多元源流学校妨碍国民团结的缪论,暴露僵化思维,杨巧双的为下一代伤心,绝非杞人忧天矣。

全国人民对巫统的教育部长们深感无奈。不过要求更多自治权的砂拉越州,看来甚有机会脱离苦海。砂州要求的自治权力,包括教育。理由即每次中央改换教育部长,就改革教育。一次改革,一次大伤元气和士气受打击,再改下去,真会气若游丝。因此,砂州不愿再任由中央的教育部长蹂躏下去,要自己来。若是砂州教育制度能听从柔佛苏丹殿下的建议,大马各州人民无法或不想移民他国者,应该移民去砂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