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家人魂归故里已够苦
家属还要劝阻朝野骂战

彭文志(留条纹衣+背对镜头者)在灵车离开后,仍与代表部长一行人的人士争执。

彭文志(条纹衣+背对镜头者)在灵车离开后,仍与代表部长一行人的人士争执。

(槟城20日讯)家人魂归故里已够苦,还要劝阻朝野骂战!

在曼谷爆炸案罹难的4名大马人,他们的遗体于昨晚在大马与泰国政府的协助下,顺利抵达槟城国际机场,可是槟州政府与中央政府的代表却在遗体离开货运大厦前发生口角。

根据记者观察,死者家属当时在州政府秘书法立占的协调下,处理遗体的认领手续,并在关卡前等待警方与灵车从货运大厦出来,以开往医院太平间。

这时,代表首相前来的首相署部长拿督马袖强与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汀巴杜卡周美芬等一行人抵达货运大厦,并欲靠近灵车时,却被民主行动党的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胞弟彭文志阻止,后者同时要求警方与灵车尽快赶往医院。

彭文志自称死者家属

根据记者现场所见,虽然国阵领袖解释,他们是要让爆炸案幸存者梁依琳上灵车,可是彭文志却说,他不相信梁依琳要上灵车,并宣称自己也是死者家属,坚持灵车必须马上前往槟城中央医院太平间,因为家属不能等。

结果双方随即互相破口大骂,一方说要让部长与家属瞻仰,另一方却坚持灵车必须抓紧时间赶往医院,双方僵持不下,场面相当火爆。而在争吵中,记者听到彭文志高喊“这里不要有政治”。彭文志本身也是民主行动党峇眼联委会主席。

双方的僵持不下,令在场的死者家属、警方与灵柩车的员工相当尴尬,不过在警方的催促和家属的协调下,灵车最后顺利离开货运大厦,梁依琳则乘坐另一辆轿车离开。

彭文志在离开前质问,马袖强一行人若要瞻仰,为何却迟到?

梁依琳是与4名家属的遗体乘坐同一班机回槟,她在下机后不久即在马袖强及周美芬等人陪同,步出机场,到机场货柜运输部领尸。

针对彭文志的行径,周美芬说,她感到遗憾,因为此举让梁依琳无法在灵车上陪伴其丈夫李子翔遗体。

彭文志:要尊重死者及家属。

彭文志:要尊重死者及家属。

彭文志否认自称死者亲属

被指在曼谷大爆炸案4名死者遗体运回来时,在机场与马华及民政领袖发生小争吵的民主行动党峇眼联委会主席彭文志,否认曾自称是死者亲属。

他说自己只是协助家属而已。

他声称在此事纯粹只是想帮忙,由于当时死者家属急着回家,而且已经上车,可是现场有官车在机场通道挡着去路,所以他才要他们尊重死者及家属,不要挡路。

彭文志今日在丧府,针对昨晚发生的小纠纷,如此澄清。

他说,中央政府有派人到场是好事,可是他们却穿着国阵的制服来。

“没必要与没有素质的人争吵,否则自己也成了没有素质的人。”

灵车在警方的开路下,准备离开货运大厦。

灵车在警方的开路下,准备离开货运大厦。

马袖强周美芬否认要瞻仰遗容

首相署部长拿督马袖强及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否认昨晚在机场因要瞻仰曼谷爆炸案4死者遗容受阻,而与行动党领袖引发小争执。

他们两人受询时异口同声表示,他们没有如传言所指般要瞻仰4名死者遗容,反而只是站在一旁,陪伴死者家人;当时只有家人要瞻仰死者遗容。

“我们昨晚9时许抵达机场,但飞机延迟至晚上10时30分抵达,我们过后一直陪伴家人身边。虽然知道外面有些争吵,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中央万元拨家属

他们认为,公众不应该将此事复杂化,因为死者家人都在悲痛中,不应节外生枝。

马袖强今早在民政党槟州秘书胡栋强、民青团槟州团长方志伟等陪同下到李子翔丧府慰问死者家属。胡栋强过后移交1万令吉遗体运输费,给李子翔家属。

他说,中央政府拨出1万令吉给罹难者家属,以减轻运输遗体费用的负担。

“对于李子翔的年幼儿子,我们也会给予帮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