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撰稿别过火

新加坡宣布纪念第一任总统尤索夫的贡献,将该国东南亚研究院易名为“尤索夫东南亚研究院”。尤索夫这名字,老报人再熟悉不过,他也是《马来前锋报》创办人、马新知名报人,曾经历政治干预,当时他掌权的报社接到指示,必须倾执政党、协助执政党宣传政策与政绩。

个人读过有关他的论述,作者在书中指他因为不偏、不冲撞主政者,也不放弃新闻自由底线,选择辞职而不执行指令。这种坚守岗位与牺牲小我的精神,随着时间变迁和社会价值观的改变,有其风范者少之又少。

反思今日媒体发展趋势,无限感慨。网媒与纸媒线上的自由撰稿人、公民记者和报刊记者,更着重寻找能引起舆论的课题来发挥,冲着吸引读者跟随为荣,有支持之言论即存在正义;亲自经历及搜集真相这等辛苦工作,能免则免,千里观事物再表态及写出牵动人心的言论,才是绝世武功。

视拦路者为埋没未来

媒体肩负争取民主与自由话语权的功能一直在减弱,发展洪流中少有人会因言论疏失而道歉,他们相信跟着潮流兴取悦性的报道,能沾到名气,受到任何形式打压可成为“受害者”被同情。

因为撰稿人不能坚守第一线,各自角度看待事情,即使一体两面道理人人懂,但控制不了想参与潮流的冲动。比如明白发起“倒首相”是危害国家秩序的,但是崇尚自由撰稿人觉得安逸会被遗忘,所以更有干劲,要圈定拉倒贪污领袖是民权运动该做的事,用文字为上街头的群众打开这场运动。

“该行动啦”的价值观会影响参与和被关注的一方,参与者会觉得牺牲是值得的,有一群撰稿人在关照他们,为他们历史留名。所以,我们不难看到,小于21岁的年轻人还没经历社会洗礼就站上街头,用着西方那一套,依样画葫芦摆出道理,拿着炽热之心,标榜为国、为民,任何人拦路就是试图埋没未来。

好多人还没搞懂维和的社会价值观,就被崇尚“独立思考”者牵着鼻子走,不用牺牲而智取的方法肯定存在,古人的智慧和学问中都有记载,但是忙着“独立”思考,忘记一起讨论与协商可以有更好与和平的出路。

所谓民主路,对这个国家而言还很远,中庸思考者被追求独立思考者挑战。停下思考、多交流,很难吗?还在打文字战的撰稿人该收手时就收手,勿再犯过去的错,在恶性循环的缩影中重复历史;当他们自认掀起骨牌效应,弹指神通就能引发言论推倒强权,这种不肯罢休的自私行为最后也会伤害社会追求安宁的一群人。

圈里人肯定知道,政治、报刊业者、记者、金钱利益、潮流压力都会威胁新闻自由。当今追求新闻自由的同时,我们是否越过底线?一发不可收拾?

人人希望修得一套武林秘籍真传,可这不能急,否则像小说角色自己先自宫(葵花宝典),后来方悉有其他方法修得武功,但已自宫却为时已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