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云”笼罩武吉莪
居民吸食铝矿尘

红土祸民系列3

150820D08_C1339-4

一些商店外,铝矿尘埃累积。

目前,受铝矿开采污染最严重的黑区是武吉莪一带,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铝矿开采犹如一层“红云”,笼罩在武吉莪,居民吸食铝矿尘,是挥之不去的“尘影”。

武吉莪一带是一地清幽小镇,但却因蕴藏了大量的铝矿,被蹂躏了,一片又一片的树林、油棕被砍伐,绿油油的丛林变成了“铝矿沙漠”。

偶尔,仿佛下了一场“红尘大雨”,住宅区、商业区的建筑物沾满红尘,屋外红尘,屋内是扫也扫不完的尘埃。

一些商店内,货品铝尘满满。

一些商店内,货品铝尘满满。

一条直通林明的清新道路,却被铝矿染红了,红色道路,红尘滚滚。

路旁的植物,野花野草,都沾上铝矿尘埃,似乎在喘息着。

树林里原本自在快乐的猴子、山猪,为了求存,也纷纷迁移,铝矿砂流入附近河流里,几乎所有小河、小溪都变成红河,河里的小鱼小虾,都生存不了,原本栖水而居的可爱水獭,也失去踪影。

锦乐师傅自铺的石路,被罗里辗坏,心血毁之一旦。

锦乐师傅自铺的石路,被罗里辗坏,心血毁之一旦。

人呢?居民每天生活在红尘笼罩中,成了人肉吸尘机,提心吊胆,恐吸入铝矿带来健康危害,在心理上蒙上一层阴影。

记者在此处呆了半个小时,鼻子塞着,眼睛刺痛,非常的不舒服,更何况是居住在此的居民?

学生上课吸铝尘,鼻子受不了。

学生上课吸铝尘,鼻子受不了。

70%非法开采铝矿

根据本报探析,铝矿在国际市场有价,在武吉莪一带拥有丰富的铝矿脉,原有的铁矿业者因铁矿跌价,有许多转入开采铝矿。

他们运用同样开采铁矿的机械,如火如荼展开活动,于今年2月泛滥开采铝矿的活动,在短短不到半年里,武吉莪大大小小数十个矿山,约千亩地段开发,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

这里的铝矿开采活动,70%是非法开采,当局仿佛视若无睹,而无执照开采者的方式要“赚快钱”,在毫无规划的方式底下胡乱挖掘,多是深达10公尺深的大洞,已引起破坏环境生态破坏的隐忧。

150820D08_C1332-4罗里车厢铝矿尘飞

虽然州政府口口声声采取严格的取缔开采铝矿行动,却只是“纸上谈兵”。综合了居民的看法,造成武吉莪一带环境污染的原因是矿山太靠近铝住宅区,武吉莪约有5000名居民,天天与铝矿开采为邻。

载铝矿罗里进进出出矿山,罗里车身沾满了铁矿尘,未清洗就上路;铝矿浆从罗里溢漏出来,铝矿尘从罗里后车厢飞扬出来,导致武吉莪至关丹码头的道路变成“红路”。

运输铝矿的管理不当所致的原因,虽然政府制定载矿罗里在驶出矿场前,车身一定要冲洗一番才可上路,但因执法不严,肮脏罗里依然在路上行驶。

锦乐师傅自铺的石路,被罗里辗坏,心血毁之一旦。

锦乐师傅自铺的石路,被罗里辗坏,心血毁之一旦。

修道养身心愿难了

关丹净业林师父锦乐花了19年时间经营净业林,打造成一个“清静环保”适合修道养身之处,不料此心愿还未完成,就被铝矿开采捣灭了。

锦乐花了数年时间推车自铺石路,以方便车辆进入净业林的石路,也被进进出出的载铝矿罗里碾坏,一番心血毁之一旦。

对大自然有一份情怀的她,眼见净业林旁的树林一片又大一片被砍伐,树林进出的猴子不见了,不禁心酸。

她担心开采活动胡乱进行,造成泥土流失的问题,影响净业林地段的结构,造成崩塌,危及人命安全。

“打造环保理念的修道心愿不能达成,还需担忧安全问题。”

吸进矿尘威胁健康

她说,因为从甘榜士巴当进入净业林的道路没有沥青,她不辞劳苦使用手推车,赤手用一块块石头铺路,约一公里远的石头路都是她亲手铺出来的。

“现在,进进出出的罗里将我一手铺的石头路碾坏了。而原本空气凉爽的净业林,因开采活动,一片一片的树林被砍伐,天气变得相当酷热难挡。

“铝尘飞进庙堂非常严重,一阵子,就铝矿尘满布,一天要打扫至少两次,地面抹两次,桌椅抹两次,抹布扭出的水是浊黄色的。”

她担心身体健康受威胁,尤其吸进矿尘多的空气会导致肺部疾病。

她说,过去净业林没有水供,她都在附近小河挑水饮用,自从开采铝矿之后,河流已经变成红河,之前可以看到的可爱的水獭嬉戏、小鱼、小虾不复见。

开采铝矿靠近住宅区。

开采铝矿靠近住宅区。

全国唯一黄色垦殖区

武吉莪垦殖区,载矿罗里扬起的铝矿尘污染,随风飘扬数公里外的垦殖区,在短短半年内,变成全国唯一的“黄色”垦殖区。

垦殖区的屋子、道路、学校都被染黄一片,居民忧郁的神情,是一张张“黄色脸孔”。

3间学校——武吉莪国小、武吉莪华小、武吉莪宗教学校都是黄蒙蒙的一片,课室里的桌椅、窗门都布满了铝矿尘,学生在一片黄尘中上课,无奈的过着“与尘为伍”的生活。

过去水獭栖息的河水已变成红河。

过去水獭栖息的河水已变成红河。

学生捏着鼻子对记者说:“自从铝矿开采,大风一吹,就吹来铝矿尘,呼吸困难。”

根据本报探析,垦殖区约有100名地主将土地租借给铝矿业者,由于开采铝矿造成武吉莪一带环境污染问题,引起其他居民不满,并跟政府投诉,燃起反对开采铝矿课题的火苗。

铝矿开采活动,挖10公尺深的大洞。

铝矿开采活动,挖10公尺深的大洞。

矿山就在店屋旁

商业区染上一层黄褐色的矿尘,店铺外地砖和大门处一层厚厚的矿尘,武吉莪商业地带被当地居民形容成“牛仔城”。

汽车维修业者杨永胜,日日吸食吸铝矿尘,感到非常无奈,担心身体健康受到危害。“我每天都吸铝矿尘,曾三度吸入过多矿尘,而感到全身无力,头昏脑涨。”

维修摩托车业者黄劲翔的店内,则被一层铝矿尘覆盖着,他每天吸食铝矿尘埃,望着货物被一层铝矿覆盖,无可奈何。他的货品用纸袋装着,但却被铝矿尘粘着,透明的纸袋,变成黄色纸袋。

“店里的物品不到半天的时间,就会沾满铁矿尘,满满的铝矿尘抹也抹不完。顾客到此光顾,因铝矿尘飘扬在空气中,不到半个小时,鼻子就会感到不舒服,眼睛刺痛,感到不舒服,顾客也少了。”

杨永胜吸食砂尘,担心身体健康受到危害。

杨永胜吸食砂尘,担心身体健康受到危害。

愤怒控诉交通安全

居民刘贵文愤怒的控诉,载矿罗里进进出出林明路,不但导致附近花园住宅区路段更加繁忙,曾经发生过载铝罗里翻覆的事件,导致该区交通安全问题。

他说,对于铝矿发展,却可能要牺牲居民的身体健康,他深感无可奈何。

“为何政府允许铝矿开采在靠近住宅区?进行任何铁铝矿开发,都应该必须远离住宅区。”

现在矿山就在家旁,居民怎能袖手旁观,任由铝矿开采进行?

榴梿开花不结果

受铝矿开采疑造成环境生态平衡破坏,林明路太上老君庙的榴梿园“开花不结果”,今年榴梿欠收。

位于梦幻花园的太上老君庙不但受铝矿尘笼罩,因附近地带都进行铝矿开采,环境生态平衡受影响,导致今年榴梿欠收。

太上老君庙师傅丘尉邦说,太上老君庙的土地种植了200棵各种品种的榴梿,从往年的每日1000粒榴梿,下跌至不超过100粒榴梿的收成。

黄劲翔:空气污染,顾客却步。

黄劲翔:空气污染,顾客却步。

破坏环境生态平衡

他质疑,铝矿开采导致附近环境生态平衡受破坏,胡乱开采铝矿,地下水变成酸性,土壤也变成酸质,引起榴梿生长形态受影响。

“榴梿开花季节,榴梿花都沾上铝矿尘,导致榴梿开花不结果。”

他说,过去榴梿季节时,许多游客向他预定榴梿,在庙里大开朵颐,如今,因榴梿量不足,大扫游客吃榴梿的兴致“种植榴梿的目的是为了绿化环境,并可享有榴梿收成,一举两得。”

如今,武吉莪胡乱开采导致地面一洞一陷的,泥土流失,一些小河更因开采而消失。

太上老君庙种植了200棵榴梿树,以绿化环境。

太上老君庙种植了200棵榴梿树,以绿化环境。

明日预告:终止铝矿污染行动会(Gerakan Hentikan Pencemaran Bauksit),对于反抗铝矿污染活动,誓不罢休,决定于8月22日(星期六)展开反铝矿污染大集会。

报道/摄影: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