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而不实的《安倍谈话》

8月15日,正当日本迎来战败70周年之际,安倍晋三首相在亚洲战争受害国和美国等的压力之下,终于发表了《安倍谈话》以赔罪,意味着我们在新的一场“抗日战争”中奏凯,日本/安倍又高举白旗投降了!

过去的首相村山富市和小泉纯一郎曾分别在战后50周年和60周年发表“谈话”,均通过“殖民统治”、“侵略”、“深切反省”及“由衷道歉”这4个关键词来表示悔悟;轮到70周年这一关键时刻,人们起初都认为鹰派首相安倍不会由衷道歉,不采用上述关键词,只顾面向未来,大谈“和平”及“积极和平主义”。

人们深切忧虑的理由一大箩,并非杞人忧天,包括:1.安倍曾主张日本拥有原子弹,8月6日广岛纪念原爆70周年时,也不提日本坚持《非核三原则(不拥有、不制造、不引进核武器)》。2.他不承认日本侵略他国,认为侵略的定义未定。3.他从来不批判军国主义或大日本帝国的对外军事侵略。4.他是鼓励日本人对外侵略之精神支柱的靖国神社迷,一有机会便参拜或奉献杨桐叶或祭祀费,或由夫人代为参拜(对今年3名女部长参拜该神社也不处罚)。5.他积极通过对宪法的扩大解释,以实现日本与美国联手对他国动武的目的,有损“和平大国”日本的形象和非战理想……

不提2000万亚洲人死亡

由于这背景,安倍原想在其“谈话”中完全不提上述4个关键词,只对日本的未来志向大发议论,什么“积极和平主义”啦、“尊重法律的统治”啦、“不行使武力,以和平手段和外交途经解决问题(不忘攻击中国,暗指华扩军)”啦、“坚持自由、民主主义和人权的基本价值”啦、“世界应彻底告别殖民统治”等等,但明眼人一定看得很透彻,这些美丽动听的口号与安倍平日的主张前后矛盾、口是心非,一点也靠不住,何况谈话中不明确使用加害者日本为主语和揭示军国日本的罪行。这种以第三方或局外者的口气高唱理想,大谈和平,的确高风亮节和美丽动听,但相信安倍本身也不会照自己所言去做,遑论一般日本老百姓和中韩、马新等国的受害者,他们是不会轻易买单的。

我们受害者,长期听其言,观其行,结果发现问题更多。首先,安倍在谈话中没总结日本战争祸首军国主义的罪行,也不加以抨击,而是温情脉脉,手下留情;反之,他只提一战1千余万人战亡,二战有300万日人牺牲,却只字不提2000万亚洲人死于日军尖刀下的残酷事实。安倍仍只讲日本在东南亚与欧美打战,不提与华侨为敌的事实,好像华侨是局外人,无资格成为日帝对象,而华侨肃清这一重大惨案及人数,简直不当一回事。其实,安倍除了大谈美丽的未来,理应郑重其事地把上述具体惨案和固有名词交待一下,让大家吸取教训,而非大做文章,玩文字游戏,自我陶醉,不作反思。

天皇显然不满安倍谈话

《安倍谈话》文长3500字,比《村山谈话》的1500字多出一倍多!但字多未必好文章,安文仍漏洞百出,引人诟病。他说:“在日本,战后出生一代已超过人口八成。我们不能让跟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背负继续道歉的宿命。”安倍为了争取年轻一代的选票,居然把历史充当祭品,把“原罪”一笔勾销,那是不智之举。此“原罪”是不应也不可轻易忘却的。日本人牢记广岛和长崎原爆灾害,强调受害,为何对残酷加害事实视而不见,无勇气直面?

总的来说,安倍是站在局外人立场来讲风凉话,长篇大论的《安倍谈话》满是词藻华丽的漂亮话,却缺乏一片诚意和彻底反思的态度,让听者深为铭感,博得称赞,如此淡化战争责任的谈话,不发表更好。

8月15日,作风温和、81岁高龄的明仁天皇在二战终战70周年纪念日悼念仪式上,首次公开声言“对之前的大战深切反省”,显然这是天皇对讲一套,做一套的《安倍谈话》不满,连高高在上的天皇也甘冒触犯“不问政治”的禁忌,以微妙的表达方式警告首相,大唱反调,说明事态的严重,非同小可,安倍的战争观与历史观是很危险的。

安倍留下一个历史大包袱,显然也是日本后代子孙的一大不幸!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