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全民的部长

曾经号召巫裔消费者抵制(不肯降低物价)华人商家的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比里,日前再次发挥“爱我民族”精神,建议在吉隆坡玛垃大厦设立“刘蝶广场2”,一个专供马来商家租用的电子通讯产品商场。

此言一出,马上引起华人社会大力反弹,纷纷指责沙比里作为部长,不该有这样的种族隔离思想。

就在一面倒声中,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另有创见,他说:沙比里部长若是为了扶助土著商家而设立“刘蝶广场2”,那是无可厚非,但如果这建议带着种族思维为先的考量,马华可就不认同。

谁知道沙比里究竟抱着什么思维?他可以在不同的人面前讲不同的思维嘛!

魏部长不愧是见惯世面的人,不负他在政坛打滚了数十年,所以讲起话来就面面俱圆,既不让沙比里感到不悦,也不与华人打对台,两面光,果然如古小说形容老于宦海的高人,待人接物如琉璃蛋般圆滑亮光。

我总觉得从“抵制华人商家”到“刘蝶广场2”这两桩事件的表现来看,沙比里部长与华社有很大的隔阂,对华人有不小的误解,所以在评论到与华人有关连的事务上就远远不如魏家祥的圆滑周到。

中总与玛拉不能比较

即如刘蝶广场,并不是该广场不让土著租用商业单位。实际上,除了州政府或市政府拥有的大楼有权指定只供土著租用外,没有任何私人商业大厦敢拒绝让土著租用,只有土著不租用,或租用不久就退租而已,如果沙比里部长发现刘蝶广场没有土著租户,情况也正是这样,所以沙比里部长应该研究土著为什么不在该广场做生意,这才是对症下药之方,如其不然,开设再多再版刘蝶广场也无补于事。

沙比里拿中华总商会与玛拉相比,那可牛头不对马嘴了,玛拉机构有政府注入庞大资金,让它去协助土著从商,以及培训土著成为企业家。中华总商会则是联谊性质,让会员互通讯息,有事就由商会代为陈情,它无权也无钱协助华人商家,更无资金来培训华人成为企业家,它拿什么来和玛拉相比?

部长应了解本身职责

与此同时,中华总商会曾从中“拉线”,协助土著去中国做生意,现在有很多土著与中国有商业来往,是中华总商会居中拉拢之功,沙比里部长如果不知道这样的事,那他与华社确实太隔阂了,所以不知道中华总商会并非是种族性的、排斥其他种族的组织,与玛拉只限于协助土著乃截然不同的机构。

假若沙比里并非部长,只是巫统区部或州主席,那么他建议设立专属土著商场,那就如魏家祥说的“没问题”,但他是中央政府部长,所负任务是为全民工作,并非只为土著工作,所有部长都应了解本身职责。因此,他提出这样的建议,无论基于什么思维都是不适合的。如果他建议“刘蝶广场2”保留70%至80%单位给土著,其他的开放给非土著,这尚可称为全民部长。希望全体部长都以全民部长为己任,跨种族、宗教为人民谋福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